此網站已關閉,發表文章請點此處訪問天馬博客

《天馬》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投稿 公告
發揮你的特長,加入我們。
查看: 253|回復: 2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收起左側

怪哉,狗事(散文)

[復制鏈接]

12

主題

13

帖子

679

積分

二星作者

紅豆
355
威望
1507
貢獻
1557
聽眾
4
好友
0
精華
1
注冊時間
2019-4-5
最后登錄
2019-6-22
在線時間
50 小時
性別
QQ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4-30 20:54:03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怪哉,狗事(散文)

  清晨,在公園里散步,走到一片竹林邊上時,聽到有人在叫 “寶寶,寶寶”。那叫聲,聽起來很急促,也很無奈。我轉過臉去,見是一位女士,五十歲上下吧,穿著一身晨練的衣服,正在向竹林里窺探,似要鉆進去,卻因為竹子太粗,竹林又太密,進不去。就只能在那徘徊著,繼續的叫著:“寶寶,我的好寶寶,你出來嗎。出來了,回家,我給你好吃的。好不好嘛,寶寶。”
  我有些不解,從年紀看,這寶寶應是她孫子吧,一大清早的,怎么弄到竹林里去了。再一看,她手上拿著一個帶著繩子的塑料圓環。明白了,那寶寶不是人,是她的寵物,不是貓就是狗吧。真是太有意思了,寵物都養成了乖乖寶寶。
  伺養寵物似乎己成了一種社會現象,無論是在大街上漫步,還是在公園、小區里閑逛,總能看到幾個牽著一條狗的,抱著一只貓的人。不僅有老年人,還有年輕人。寵物己是人們生活的一部分了,如果哪一天,見不到寵物以及伺養它們的主人,這個世界可能就不正常了。
  和我們住在一個小區的一位中年女士,具體住在多少棟樓我不清楚。但是,她養著一條小巧巧的,全身都是絨絨的黑色長毛,下嘴唇還有些翻著的狗,我是知道的。每天早晨,大約六點鐘左右吧,她便牽著那條狗到翡翠湖散步。說是散步,那是就晨練的人說的,與她來說,根本就是風馬牛不相及。她將狗牽到翡翠湖大門口,解掉了繩子,讓狗自己跑。她呢,提著繩子在路上隨著狗的玩耍節奏,一會兒長跑,一會兒小跑,一會兒又站在路邊看著她那心愛的狗。然而,經常是她在路邊,狗卻不知道跑向哪里去了。
  入冬后不久,氣溫還不是很低,她的狗就穿上衣服了。那狗的衣服就如同一領披風,從脖子開始,一直包裹到屁股后面,肚子上有帶子系著,很合體,也很漂亮。天冷了,她還給狗戴上帽子,穿上鞋子。真是令人費解,狗的身上有毛呀,是能夠防冷的,為什么還要穿上這些東西。尤其是狗的腳,那是不需要穿鞋子的,現在穿上了,是個穿戴整齊的狗狗了。可是,腳上穿著鞋子,跟原來不穿鞋子,是完全不一樣的。那狗就像是在跳芭蕾舞,深一腳淺一腳的,感覺別扭極了。
  我常常想,如果狗改穿衣服了,若干年后,是否進化得跟人一樣,身上防冷的毛就可以褪去了。
  好幾次,我聽到那位女士跟別人討論狗的問題。說她的這條狗呀,是名貴的品種,價值上萬塊錢哩。吃的是專門從寵物店里買來的狗糧,一個月的花銷要好幾千塊錢。每年都要定期到寵物醫院做健康檢查,還要打防疫針,是一點都馬虎不得的。我覺著她的那條狗,奇丑無比,養它有什么用!
  她對狗的管教還很嚴格,碰到異性的狗,尤其是成年的異性狗,除了互相玩玩以外,還有生理上的需求。于是,狗狗們就主動的往一塊湊,甚至,當著主人的面就來真格的了。她發話了:“聞聞,撓撓可以,真事不能做。要做,也要選門當戶對的”。然后,一使勁,拉著走了。
  這位女士的故事算是一般的,最有意思的是一對年輕的夫婦,結婚差不多十年了吧,硬是不生孩子,卻養了三條大狗。也是在每天的早晨,那位年輕的少婦,一個人牽著三條狗在小區里溜達。我對寵物的認知度很底,不知道那是什么品種,能值多少錢。只見那三條狗,一抬頭都有半個人高,舌頭伸得老長,口水直流,有點像狼犬。三條狗圍在主人的身邊,向各自要去的方向扯著,少婦在三根繩子的中間,就像一根柱子似的,沒法動彈。
  她對狗狗的行為既無法引導,又沒有力量控制,只能聽之任之,隨著狗的挪動,在那左右搖晃著。直到她丈夫,一個瘦高高的,很帥的小伙子來了,從她手里拿過兩根繩子,牽走兩條狗,她才算是解放了。
  據鄰居說,她們的雙方父母,為勸其棄狗而生孩子,不知道費了多少唾沫,卻都無濟與事,一氣之下再也不來了。
  她家的房子也不過一百平米吧,住兩個人顯得寬敞,再住上三條大狗,可就不是那么會事了。擠不擠到不是什么大事,這狗身上的毛,狗身上的氣味,還有……真的不敢想象,這怎么能相得無間呢!
  我也養過狗,卻不是如今這樣的養法。當然,我養的不是寵物,只是小狗小貓而己。
  三十年前,我住在小城的郊外,兩層三間上下的小樓,一個院落,兩扇對著太陽開著的大門,幾乎就是一處別墅。只是,周邊房舍較少,田野廣闊,一條石子路是對外的唯一通道。這里空氣好、噪音小、灰塵少,適宜居住,只是缺少了點安全感。于是,我養了一條狗,一條黑色的土狗。說是黑色的,卻也不是純黑色的,黑毛中夾雜著幾縷灰色,甚至還有幾根白色的毛。兩只眼睛的眼眶上面,還長了兩個灰色的圓點,打遠看,就像是眼晴上面又長了兩只眼晴。老輩人說,這叫“四眼狗”,養這樣的狗是不吉祥的,尤其是對主人不利。那時,我很年輕,既不懂,也不信,就養著它了。平時,我和太太上班,孩子上學,家里沒人。若散養,放在外面,不怕它跑了,卻怕它咬人,尤其是怕咬了左右鄰居家的孩子,那麻煩可就大了,只好用一條鐵鏈子將其拴在大門內側的院子里了。
  這狗小時,雖然也很調皮,卻只知道吃,只知道上蹦下跳。時間一天天過去,它也一天天長大,成年的狗,即便有性格,也還是很穩重的。二十四小時的呆在門口,除了鏈子以內的地兒,那就是它的窩了。大部分時間,它都是爬在地上,似睡非睡的。
  每天,我們上班鎖門時,它總是在門外站著,搖著尾巴,兩只前腳使勁地往你身上扒。我知道,它不愿意進去,似乎明白我們一走,它便與這個花花世界隔絕了。我們下班回來時,老遠,還未到門口,它就感覺到了,在門的里面扒呀,跳呀,就像遇到了大赦似的。當然,我們回來了,它也只是和我們見面了,有聲息了,有吃的喝的了。其它,依舊沒有什么改變。
  雖然,這只是一條極其普通的土狗。但是,它的忠誠,它的愛憎分明是挑不出毛病的。凡是沒來過我家的生人,根本進不了它守衛的那道門。只要是來過一次的人,它就記住了,下次無論你什么時候再來,它都像對待老朋友似的迎接你。
  我們是工薪階層,收入微薄,屬于窮家小戶。然而,只要是個家,就還有那么點東西,處在遠離市區的這么個地方,便有人掂記著了。
  聽鄰居說,好幾次,有行跡可疑之人在我家門口逗留,我家的狗就像是瘋了似的,前腳扒門,后腳噔地,狂叫不止,嗓子都嘶啞了,也依然不停歇,弄得他人不敢靠近。
  我們若外出不在家,狗便沒得吃的了。喪心病狂的非法者,把雞骨頭泡上劇毒的農藥,扔在它的身旁,意圖毒死它。沒想到,這只土狗,餓得前心貼后背了,也能識別出壞人的別有用心,愣是不吃。它用視死的決絕,保護了家的安全,擔負起了作為看門狗的責任。
  后來,我們搬家了,住進小區,登上了高樓。這黑狗卻住慣了田原野陌,不愿隨我們上樓,盡管是被鎖著的。搬家時,我解掉了拴在它脖子上的鏈子,它呀,一蹦三尺高,甭提有多高興了。看著我們提著大包、小包的離去,它似乎也知道了是怎么會事。我們走,它也走,一直跟著到了我們新家的樓底下。我們上樓,它看著樓梯的一層層臺階,只是用鼻子嗅嗅,卻不上去。無法,只能隨它了。它能去哪里呢?當然,是回到了原來的家。可是,哪個家己換了主人,它認識家,卻不認識人,不進去了,只在門外的院子里溜達。
  自此以后,每天早晨,天還未亮,它就坐在我們新家樓底下的某個地方。我知道,它是在等我們,跟我們打招呼。我上班下樓,帶點吃的東西放在它的跟前,它一邊吃著,一邊搖著尾巴,似乎也很開心。只是,這樣的日子只維持了一個多月。一個多月以后,它不來了。它去了哪里,每天都吃什么,每晚都在哪里睡覺,我己無從知曉了。
  后來,我不養狗了。因為,一想到黑狗就很傷感,覺著很對不住它呢。可是,不知道為什么,老天爺又跟我開了個玩笑。有一天早晨,一開門,居然跑進來了一條白色的狗。這狗不大,長不過三四十公分,高也只有二十公分吧,通體潔白,一根雜色的毛都沒有。尤其是它的眼晴,圓圓的,藍藍的,像寶石似的,非常的誘人。
  我以為是熟人故意放到我家來玩的,便在門外、樓下搜索了一圈,根本沒人。我知道了,這狗的主人不在這里,是在什么地方把它給弄丟了,它是誤打誤撞的跑到我家來的。
  我己不想養狗了,便想將它趕出去。可是,無論怎么趕,它就是不走。先是躲在廚房里,接著一遛煙跑到臥室里的床底下,不出來了。
  故鄉有一句俗話說:“貓來窮,狗來富,狗來十日成財主。”說家里無端的跑來一條狗,而且不走,喻示著要發財了,是好事,是喜事哩。
  這叫什么狗呢,當時,我還真的不認識。后來才知道,這是一條純種的京巴犬,又稱北京犬、宮廷獅子犬,是中國古老的犬種,有四千多年的歷史了。
  這條狗便又成了我們家庭的一員,太太給她取個名字:白雪,意思是結白如雪。白雪很憨厚、老實。自從來到我們家,吃的、喝的,跟我們人一樣,有粥吃粥,有飯吃飯,不挑不撿。一個星期,或是半個月,我們改善一下生活,它也才有了幾根骨頭可以啃一啃。除此,別無其它了。睡覺,就是墻角的地上,有時喜歡睡在我們的鞋子上。冬天再冷,也是那樣,什么東西都不需要。
  接受了上一條狗的教訓,不再拴著它了,就將它放在家里散養,任它蹦跶。只是,輕易的不讓它出門,怕出去又迷了路,找不著家了。整天,它的任務就是這里嗅嗅,那里聞聞,安全保衛方面的工作似乎是不行的。當然,跟人親熱的功夫比原來的黑狗厲害得多了。
  養了半年多吧,有一天,忽然來了一位老太太,說白雪是她家遺失的,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我家。白雪看到老太太就跟見到其它外人一樣,沒有絲毫的親切感。老太太要摸它,它卻躲在洗手間里,根本不出來。
  老太太堅持說是她家的,怎么辦呢?雖然,白雪只認我們一家人,跟我們有了深厚的感情。但是,我們沒有必要跟一個老太太較真,何況它本來就不是我們的,便只得忍痛割愛了。
  白雪被老太太強行抱走了。在老太太的懷里,幾次掙脫未果,眼晴盯著我們不動,那種難舍難分的場景,至今我都沒有忘記。
  如今,人們養狗養貓,與幾十年前相比,其本質已是截然不同了。很多人,生活漸漸的富裕了起來,精神卻空虛了。整天,除了吃飯、睡覺,其它的時間似乎己無法消磨,找不到樂趣,沒有了認識上的寄托,更看不到明天是什么樣的日子,就只能靠伺養寵物來尋求快樂與存在了。
  這是怎么了呢?我有些迷糊。

  2019年4月22日寫于合肥翡翠湖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97

主題

147

帖子

2881

積分

三星作者

紅豆
1887
威望
4217
貢獻
4254
聽眾
5
好友
1
精華
0
注冊時間
2018-8-6
最后登錄
2019-7-6
在線時間
548 小時
性別
真實姓名
羅蒯
QQ
沙發
發表于 2019-4-30 21:58:57 | 只看該作者
描寫生動。
向大家學習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649

主題

1517

帖子

1萬

積分

站務人員

紅豆
11843
威望
9597
貢獻
11908
聽眾
30
好友
86
精華
1
注冊時間
2018-1-30
最后登錄
2019-8-14
在線時間
2713 小時
性別
QQ
板凳
發表于 2019-5-18 19:10:49 | 只看該作者
加精。

站長微信
掃一掃即可獲得幫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客戶端|小黑屋|聯系我們|《天馬》博客(tianmawx.com) ( 冀ICP備11025393號-6 )

GMT+8, 2019-8-16 12:44 , Processed in 0.14054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云南11选5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