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網站已關閉,發表文章請點此處訪問天馬博客

《天馬》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投稿 公告
發揮你的特長,加入我們。
查看: 54|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收起左側

[推理] 渦輪機下的定時炸彈九代號楊柳樹

[復制鏈接]

92

主題

92

帖子

2535

積分

三星作者

紅豆
1277
威望
5817
貢獻
5838
聽眾
7
好友
0
精華
0
注冊時間
2018-3-5
最后登錄
2019-6-28
在線時間
24 小時
性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5-31 11:16:28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三天后,這一天是電廠的星期天。何良休息。昨天下午,他的工友李家樹回宜賓城里的家了;何良刻意不回城,準備根據臺灣的特務機關的指示和一個叫楊柳樹的人接頭。

黃昏來了。
何良在17點多鐘把飯吃了。又等到18點多鐘,帶著急切想見到這個同類的心情,穿上白襯衣、皮鞋就下到廠公路上,到了有一墻之隔的(墻里是廠,墻外是廠的俱樂部)路下來,,走過廠外俱樂部朝圍墻口外出去,就是長江邊。
何良要約見人。五六分鐘后,他看到了那個非常熱心的劉大姐散步般從通往江邊的墻口走下河邊,又顯得非常愉悅地從那邊河岸緩步地走過來了。何良也有興致。他覺得人家是散散步,看看黃昏中的長江沿岸的景色。就站起來招呼:
“劉大姐,你來江邊散步呀?”
“是呀。”
“你怎么沒有和那個長得漂亮的小秦來。”
“她是想來的。有事不來了。”
“哦。”
“我到那邊去。”劉大姐說,就走到那邊的一處在江邊的石頭上坐下,個人欣賞長江河岸的景色。
過了十多分鐘,在那邊坐著的劉大姐站了起來,好像有意識地朝何良走來。
劉大姐到了何良側邊。
“何良,怎么只有你一個人?”
“嗯。今天我和李大哥休息。他回城去了,就我一個人。我多早吃過晚飯,想出來走走,散散步。”
“你沒有和你的那些工友呆一起嗎?”劉大姐問。
“沒有。我決定一個人呆一下。”
然后,劉大姐好像有意識地從她穿的蘭花衣服的包里,拿出一張折疊的人民日報,打開,在何良面前,要看不看的。何良的臉就不自然地抖了一下。
何良明白:只要是人民日報就是自己要接頭的人。只是他大感詫異!怎么是一個女的,他還以為應該是一個男的;而眼前還是一個非常熱情工作積極向上的劉大姐。
劉大姐正是在何良馬上變得凝重十分驚異的神色時,把她臉對著神態略難看的何良,她知道何良是她要找的人,因為,此時江邊沒有他人了。就說:
“04號讓我和你迅速建立聯系。”
04號是臺灣情報處在宜賓解放前潛伏下來的臺灣大陸西南宜賓站的站長。毫無疑問,接頭是簡單明了的:就是這一張人民日報。
“你是。”何良問。他非常清楚,電臺里傳遞的信息是讓他和一個有人民日報的人聯系,計劃炸掉電廠。這是在幾天前,李家樹因肚皮痛而早睡了,何良才有機會從收音機里獲得菜價格實際上是讓他開始特務活動的指示。
“我是楊柳樹。”劉大姐直接說。她確定何良是自己要找的人。
“那我們具體要做什么?”何良明白劉大姐跟自己是潛伏下來的人員,他隱隱地意識道,在這個電廠里還有別的同類。
“我們一定要炸掉中國西南這座有名的電廠。哎,在解放前的一個星期,中統的首批計劃是要炸掉它,在執行時被那些工人攔住,沒有炸成。”劉大姐說,非常的抱怨,這事成了她一個目標。
“看來就難。”
“我們一定要炸掉它。讓共產黨不得安生。不能讓他們把江山坐穩!”劉大姐冷酷地說。
“嗯。”
何良又問:”我們接下來,怎么做?  ”
“不要急。原先就是這樣匆忙,以為一下就把電廠炸爛,沒想到事情并不簡單。這次好了,不像原先,被人注意到了,就干不成。這次,沒人注意我們,這樣,我們就會干得順手。”
“廠里還有解放軍。”何良說。
“我看他們什么都不知道。”
“還有軍管會。我們的車間主任是解放軍部隊下來的,非常的敏感!”
“他們忙共產黨的工作,顧不了別的。”
何良沒有說。
“一個星期后,我們在這里見面。”劉大姐說。
“好吧。”
然后,劉大姐就先走了。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客戶端|小黑屋|聯系我們|《天馬》博客(tianmawx.com) ( 冀ICP備11025393號-6 )

GMT+8, 2019-8-9 00:52 , Processed in 0.16016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云南11选5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