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網站已關閉,發表文章請點此處訪問天馬博客

《天馬》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投稿 公告
發揮你的特長,加入我們。
查看: 56|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收起左側

第六十六章 小插曲

[復制鏈接]

21

主題

27

帖子

978

積分

二星作者

紅豆
491
威望
2249
貢獻
2346
聽眾
7
好友
0
精華
0
注冊時間
2018-11-2
最后登錄
2019-7-7
在線時間
65 小時
性別
真實姓名
翟自明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6-2 11:06:46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高新路的一個慢節奏咖啡在高新廣場小樓樓頂,生意相當紅火下午三點半,熱情的陽光下客人仍然坐了三分之二的座位。安小慧在靠東南墻角第二張桌子坐著,桌面擺著一杯特濃咖啡,一個小吃盤她側頭看著手里一本雜志,不時把目光掃向隔壁桌子就是最南邊的兩個客人坐南面北的是個不到四十歲的男人,身穿黑色夢特嬌體恤,黑褐色條絨長褲,黑皮鞋蹭光瓦亮。板寸頭青頭皮上已經被太陽曬出了小汗珠,金絲眼鏡也已經擦了好幾遍,臉上也幾次涌現出不耐煩的表情。他對面坐的是個三十歲左右女人,淺駝色套裙,金銀首飾齊全從坐下十分鐘左右就開始打手機,四十分鐘里至少打了十五個電話。
    帥小澤從車上下來已經三點四十,和王易佳羅律師三人慢悠悠進咖啡館的樓梯,上到三樓頂后故意四處觀望
    黑衣中年人看到剛上樓梯口的三人,把手揚了一下大聲說:“是帥總和羅律師嗎?這邊!”普通話里帶著濃郁的陜西方言味。
    王易佳微笑在前面引路,來到黑衣中年人面前略微躬身“您是呂總嗎?我是帥先生的助理王易佳真不好意思,臨出門被一個客戶拌住,所以來晚,真是抱歉!
    “哦?呵呵,王小姐客氣了,幾位請坐”黑衣中年人站起來笑著讓座,他對面的女人也迅速站起來,走到他側面站在那里
    帥小澤和羅律師笑著走到桌子近前,都沒有落座。
    王易佳再次微笑指著帥小澤說:“呂總,這是我們總裁帥小澤先生,旁邊這位是法律部羅律師
    “帥先生,你好!”黑衣中年人笑著跟帥小澤握手,然后又跟羅律師握手,“羅律師你好,鄙人是呂慶豐,這是助手小吳
    “呂總的大名真是如雷貫耳,今日相見榮幸之至”羅律師笑著說。
    “羅律師客氣了,請坐,各位坐下說話吧。”呂慶豐笑著讓座。
    帥小澤坐下,微笑著打量呂慶豐呂慶豐也坐下,助手小吳為幾人倒茶,然后坐在呂慶豐旁邊王易佳和羅律師則是并肩站在沙發角。
    “呵呵,帥老弟真是年輕有為啊”呂慶豐笑呵呵的說。
    “不敢當,呂總高看了”帥小澤微笑著說,“呂總的大名,早在鵬程就灌滿耳朵了,今天一見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
    “哦,呵呵呵,帥老弟也是從鵬程出來的?那咱們可要多親多近,以后有什么是需要我幫忙的盡管開口,啊?呵呵呵呵”呂慶豐笑的眼睛快瞇到一起了,但很明顯就是假惺惺。
    “呵呵,那先謝過了”帥小澤淡淡一笑。
    “帥老弟,咱們之前有一點兒小誤會,要是帥老弟不嫌老哥生意小,老哥愿意把荷園小筑百分之三股送給老弟,以解開咱兄弟的誤會”呂慶豐眼睛緊盯著帥小澤的表情。
    “這個——呂總,請恕帥某不識抬舉了。我們公司在西安第一個項目就是荷院,項目名稱和效果圖以及別墅結構,都在加州做過了注冊,洛杉磯總部對此十分關注所以呢,只能要求貴公司放棄,要不然公司領導非要追究下來,不僅帥某得丟飯碗,貴公司也得承擔法律責任”帥小澤微笑著,語氣不溫不火。
    “哎呀,帥老弟,你也看到了,我們公司別墅已經在建設而且已經賣出去不少,一旦停下來損失非常非常大!”呂慶豐面露難色,“你看這樣行不?你當老哥買下你這個專利也好,或是給你補償也好,我們公司一次性支付給你五百萬人民幣,足夠你豪華過幾十年假如老弟離開現在的公司,老哥隨時歡迎你加入秦鵬地產,咱們兄弟攜手并進,咋樣?
    呂慶豐說完,從身后小包里取出一張建行儲蓄卡,放在帥小澤面前,臉上仍然帶著笑。
    “呵呵,呂總,真是不好意思,”帥小澤看都沒看那張卡,“請恕帥某不能從命帥某眼里不是只看得到利益,還有對公司的責任,對領導和同事的義氣
    “帥先生,你這啥意思?我們呂總是誠心找你解決問題”小吳在旁邊插話。
    “這還不明顯?我們老板不是見利忘義的小人!”王易佳接住她的話,再看帥小澤還是微笑看著呂慶豐,呂慶豐的臉色就顯得極不自然。
    “你說誰小人?我們公司即使一毛錢不出,項目也不停,你們能咋?你們有啥證明誰家的方案出的早我們也能反告你們公司抄襲!”小吳看了一眼王易佳,又把矛頭對準帥小澤。
    呂慶豐此時反而靠在沙發背,即不說話制止小吳,也沒打算幫話。帥小澤則是微笑著看小吳,就像是在看一場笨拙的表演,既不打算鼓掌,還想繼續看笑話。
    “羅律師,咱們不夠證據告他們嗎?”王易佳問身邊的羅律師。
    “嗯——王助理,本來是不太夠,現在差不多了”羅律師說著從口袋里取出一個小型錄音機,在手里晃了晃,“這里面是剛才呂先生企圖賄賂帥總的錄音,應該可以打贏這場官司,要是安小姐的照片也拍的不錯,就更萬無一失了!
    安小慧這時從羅律師身后走出來,笑著把手機往羅律師面前一,文氣地說:“羅律師,你看行嗎?”
呂慶豐和小吳都是一驚,沒想到旁邊座位來得更早女生,竟是他們安排好的。
    就見羅律師說:“挺好,回去沖印出來,當作呈交法院的證據
    “等一下羅律師,帥小澤,咱們今天來就是解決問題的,你們咋給人下套?”呂慶豐坐不住了,說話也完全變成方言,伸手把銀行卡拿起揣進口袋。
    “呵呵,這話說的,你們公司要不叫人偷取我們老板的圖紙,就不會有今天的麻煩!”王易佳臉上浮現出嘲笑般的笑容。
    帥小澤坐在那里仍然一動不動,微笑著看激動的呂慶豐。
    “那你們也是在下套,做事不夠光明磊落!”小吳早站起來了,瞪著王易佳她發現了,這個帥小澤就是個擺設,什么事都由屬下做。
    “行了,現在別說廢話了”呂慶豐喝止住助手,看向帥小澤,“直說吧,要什么條件才能撤訴,一千萬夠不夠,不行就一千五!足夠你舒舒服服過下半輩子
    “呵呵,呂總,我想,我的要求在律師函里已經說明了”帥小澤仍然面帶微笑,“羅律師,麻煩你再給呂總介紹一下!”
    “好的!”羅律師說著,從包里取出個文件夾,打開后看著說“帥先生的要求只有一條,那就是十個工作日內停止該項目,并拆除與效果圖相似的廣告牌!噢,到目前還剩一天半!
    “你們完全沒誠意嘛!害人白曬半天太陽,扯淡,瞎扯淡!”呂慶豐惱了,站起來往樓梯口走,小吳也緊跟在后面。
    “呂總,上法庭別穿一身黑了,吸熱關鍵是土氣,指定給法官留不下好印象!”王易佳笑著喊。
    “上什么法庭拆,都給你拆了還不行?”呂慶豐氣哄哄說著,迎面碰到拿著單子的服務員低聲說,    “小吳,算賬”頭也不回地走樓梯口。
    帥小澤掃一眼狼狽離開的呂慶豐,笑著招呼羅律師、王易佳、安小慧幾人坐下點了咖啡和小吃,幾人忙里偷閑地聊起來。

三月四日早上,帥小澤起床后和王易佳在小區門口吃早點,打算帶她看公司裝修驗收情況。陶錦鵬忽然打電話給他,問他能不能抽開身,可以的話,賠柯家英去趟云南他立刻就答應了,并打電話讓梁甜馬上訂機票。驗收的事情就交給戴維斯,讓王易佳也過去看看,有什么事再電話聯系王易佳不放心,讓安小惠陪他一起去,他同意了。先去酒店接她才接柯家英,然后直奔咸陽機場。

原來柯家英托人在緬甸買了一副黃金樟木雕——大鵬展翅,用來祝賀帥小澤的鵬科集團開業沒曾想貨剛進入云南境內就被瑞麗緝私隊給扣了,懷疑是走私物品,必須見到貨主本人才肯放行。柯家英對生意不了解,就讓陶錦鵬了解情況他一打聽真是這么回事兒,可又不放心柯家英到邊境跑這趟,就告訴了帥小澤帥小澤自然愿意,因為這不僅僅是物品本身的價值不菲,還是大哥一番心意。

三人從潞西機場出來,是下午兩點半柯家英焦急的沒心思吃飯,就找了輛出租車直奔瑞麗市。瑞麗海關緝私局的副局長千臘約,是個地道的德昂族人,也是個十足書畫迷認出柯家英以后熱情的不得了,隨即把扣住的貨車放行三個人親眼看著貨車開出稽查局大門,才算把心放下。

柯家英礙于面子,給千臘約寫了副字當謝禮他高興的合不攏嘴,立刻命屬下人給裱起來。完了之后,千局長還非要請柯家英吃飯,柯家英哪好意思,急忙推讓他一再堅持,柯家英之好答應了,帶著兩人上了他的車。

在姐崗路一家傣族餐廳里,幾個人第一次嘗到瑞麗地方美食有傣家牛撒苤,蘸著檸檬撒或苦撒吃還有綠葉酸肉酸帕菜火燒乳豬蜂俑綠葉包飯等等除了乳豬,其他菜他們連見都沒見過,名字都沒聽過,獨特味道也刺激了他們的味蕾。

夜幕漸漸降下,他們住進市區一家連鎖酒店,打電話預定了第二天從潞西市回西安的機票。三個人在市中心溜達,欣賞夜色中的西南民族建筑,回酒店時還買了幾份泡魯達(類似水果沙拉)。帥小澤回房間剛洗完澡,安小惠過來敲門,說她房間的淋浴器是壞的,要借用他的衛生間稍微猶豫同意了,她在浴室洗澡,他趟在沙發上邊看書邊吃泡魯達。

”“咣咣”。有人敲門,接著是柯家英的聲音:“小澤,睡了嗎?”

來了,還沒有”帥小澤走過去開門,“大哥,里面坐

柯家英進房后直接在床沿坐下,掃一眼浴室燈亮著,里面水聲嘩嘩輕輕一笑“你這是剛洗澡了?”

“呵呵,是啊大哥,剛洗完”帥小澤說著走到門口倒了杯熱茶,笑著放在床頭柜上,“大哥,喝水吧!”

“你是不是還沒洗完?里面水一直流著”柯家英說著,眼睛看了一眼衛生間。

“啊不是,小惠在里面洗呢”帥小澤說完覺得不對勁,又補充“她那邊的淋浴器壞了,所以過來借用浴室

柯家英笑了笑,端起茶杯輕輕呷一口說:“明天晚上的飛機,咱們下午三四點再出發上午我想去附近一村子,聽千局長說那里的風景不錯你是打算跟我一起呢?還是在市區轉轉?

“那樣的話,大哥,你一個人去可以嗎?”帥小澤猶豫了一下看著柯家英說。

“呵呵,沒問題,這里的景頗族人單純善良”柯家英笑著說,“公司那邊準備的怎么樣了?十號能準時開業嗎?

“應該沒問題,今天裝修已經驗收,明后天開始進家具,兩三天就能收拾好大哥,你說應不應該請一些記者參加威廉建議把公司和荷院的廣告同時做,我是想等開盤以后再加大力度宣傳”帥小澤第一次主持公司,對銷售更沒什么經驗。

“這事你可以給老陶打個電話,問他有什么想法,我認為可以在媒體上先露臉,過幾天你的銷售許可證下來了,再鋪天蓋地的宣傳效果更好。”柯家英說著站了起來,“我會拉一些書畫界的朋友過去給你捧場,到時候先給你公司多弄幾幅字畫。”

“那好,先謝謝大哥了!”帥小澤也站了起來。

“就這樣吧,時間不早了,你早點休息”柯家英幾步來到門口,伸手開門時回頭說“佳佳,是個好女孩兒,你要好好珍惜!”

帥小澤當然知道他說的什么意思,那是擔心他跟安小惠在一起,對不起王易佳連忙答應:“這我知道,大哥放心吧!”

柯家英走后沒幾分鐘,安小惠從浴室出來,身上裹著浴巾在帥小澤床邊用毛巾擦頭發半裸的酥胸和悠長的大腿在他眼前晃來晃去,引得他氣血翻騰一想到王易佳和袁欣敏,立刻冷靜下來,那的確是他最難面對的問題。

安小惠靠近他問明天怎么安排,他催她早點回去休息,明天的事情,明天吃完早飯再說。她笑著答應,附身在他臉上輕輕吻了一下他心里狂跳不已,嘴上淡淡地說了聲晚安,繼續看手里的雜志。等她拿了換下的衣服回房間了,他又進浴室沖了個澡,然后上床睡覺。

第二天早上,柯家英在酒店吃完早點,坐出租車到十幾公里外的南京里去了。

帥小澤和安小惠吃過飯后,到瑞麗最出名的珠寶街逛珠寶街位于建設路和勐卯街交匯處,是名副其實的珠光寶氣最關鍵的是據說這里只賣A貨,市場周邊的小攤販才賣B貨C貨。兩人在這個不大的街道轉了很久,買了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和廉價寶石。還到與緬甸有一墻之隔的邊境看了一會兒,什么也看不懂,因為緬甸人和當地人長得都差不多。

臨近中午又到最繁華的南卯街,給王易佳買了幾件漂亮裙子和傣族配飾安小惠也買了套傣族服裝,直接穿在身上。兩人提著袋子在街上走著,來回看著馬路兩邊的招牌,打算找家館子吃午飯。忽然看到前面不遠圍著很多人,各種皮膚的當地人和外國人,好奇地擠進人群場中間地上坐著個白發蒼蒼的老奶奶,看表情很是難過,嘴里嘟囔著他們聽不懂的話一個黃頭發白皮膚男青年在旁邊站著,他身后有個山地自行車,也在用英語說著什么,似乎向周圍人求助。

帥小澤問安小惠能不能聽懂老奶奶說話,她搖頭說聽不懂,可能是少數民族語言黃頭發青年說的英語,大概意思是他沒有撞到這個老人,是她自己摔倒在他車旁邊。四外的人不少,卻都只是看熱鬧,沒有人近前,也沒有人搭話。

這樣事情怎么能沒人管呢?時間長了老人沒病沒痛也會撐不住,咋能讓這么多外國人看笑話?帥小澤看不慣這種世態炎涼的風氣,拉著安小惠走到黃頭發青年跟前讓安小惠用英語告訴他,無論是不是他碰到老人的,都該第一時間把老人扶起來,看她有沒有受傷,有需要就送醫院。黃頭發青年聽完后直搖頭,說他正在等女朋友,同時也怕老人是故意訛詐。

“老奶奶!你能聽懂我說話嗎?”帥小澤附身來扶老奶奶,“我扶你起來好嗎?有沒有哪里不舒服?”帥小澤大聲對老奶奶說,伸出攙扶她。

老奶奶沒動,仍然說著聽不懂的話,還用手指了黃頭發青年,言語顯得有些激動。

“哪位聽得懂老人家說話,能不能進來幫幫忙?”帥小澤旁邊圍觀的人求助,“誰愿意幫忙?有認識老奶奶的嗎?能不能通知他的家人來?”

“年輕人,她剛說她是孤寡老人,被那個騎車的外國人撞傷了腰,現在疼的動不了”人群圈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男人說,“外國人一個勁兒地不承認,兩人已經僵持好長時間!”

“呀,那就是這老外不對了小惠,你告訴他,讓他趕緊帶老奶奶去醫院檢查,時間長了出大麻煩!”帥小澤急切地對安小惠說。

This gentleman, please hurry take grandma to the hospital, the longer the more trouble(這位先生,請你趕緊帶老奶奶去醫院,拖的時間越長越麻煩)”安小惠文靜地對黃發青年說。

How is it possible? it doesn't matter to me, I have to wait here for a girlfriend(怎么可能?這事跟我沒關系,我還要在這里等女朋友)”黃頭發青年斷然拒絕。

“他不同意,說跟他沒關系,他還要等女朋友”安小惠又看帥小澤。

帥小澤覺得他應該不是想逃脫責任,只是怕跟女朋友走散,就說:“那你問他女朋友什么時間回來,不行就找當地人帶老奶奶去醫院,他肯出錢就行!”

Excuse me, what time is your girlfriend back, if you couldn't take time off, go find the locals take grandma to the hospital, you pay(對不起,你女朋友什么時間回來,你如果走不開,不如找當地人送老奶奶去醫院,費用你支付)”安小惠再次看著黃頭發青年,語氣說的相當禮貌。

“Impossible, how I know you're not her partner?(不可能,我怎么知道她不是你們搭檔?)”黃頭發青年再次拒絕。

安小惠又對帥小澤翻譯,帥小澤看了看黃頭發青年的表情,態度還蠻強硬立刻覺得事情復雜了,也不能強迫外國人去醫院,不由得對安小惠說:“要不然咱帶老奶奶去醫院吧?這樣僵持對老奶奶危害最大!”

“可是咱下午還要趕去潞西市,晚上的飛機不能耽擱!”安小惠也是一臉的茫然,既欽佩帥小澤的公德心,也為他們的行程擔心。

正在擔心著,忽聽人群外面有女人喊:George, where are you? George?(喬治,你在哪里)

Honey, I'm here!(甜心,我在這兒)”黃頭發青年大聲喊。

一個衣著時尚,滿頭波浪卷紅頭發,二十四五歲的漂亮女人擠進人群,看著地上的老人吃驚地問Oh, this is how to return a responsibility?(哦,這是怎么回事)

黃頭發青年連忙靠近紅頭發女人,說:I don't know, they are a group of, probably to me blackmail(我也不知道,也許他們是一伙的,要向我勒索)

安小惠立刻小聲把兩人的對話翻譯給帥小澤聽,他聽完立刻就把眉頭皺起來了,覺得這個外國人太過膚淺,竟然把好心人當壞人。

“你們趕快散開,不然我要報警!”紅頭發女人用食指指著帥小澤和安小惠,說的滿口流利的漢語。

“小姐,你能不能先把事情搞清楚?”帥小澤向紅頭發女人走了幾步,微笑著說,“你可以問問周圍看熱鬧的人是不是你男朋友騎車撞了老奶奶,我跟同事路過看到老人趟在地上沒人管才要勸他送老人去醫院他卻一個勁兒推脫責任,態度相當惡劣,不但拒絕照顧老人,還口口聲聲等女朋友你這一來咋也這態度,要報警是嗎?打電話吧?順便把120也叫來,把老奶奶趕緊送醫院!”

“姑娘,這年輕人說的對,你趕緊和你男朋友送老人去醫院吧,時間長了老人撐不住”戴眼鏡的中年人也插話。

“哼,我怎么看你們都是一伙的?”紅頭發女人用鼻子哼了一聲,轉身對黃頭發青年說George, let's go! Don't talk to these rogue entwine!(喬治,我們走吧!別跟這些流氓糾纏!)”說著就往外走,黃發青年也去推車子。

“小澤,他們要走了,還說咱們是流氓”安小惠急切地喊。

帥小澤這下也火了,非要把這閑事管到底,快步擋住紅頭發女人說:“別走!你這女人怎么這么沒素質到底是不是中國人?你難道就沒學過尊老愛幼嗎?

“Asshole!你要干什么?”紅頭發女人大聲喊道。

“小澤,她罵人!”安小惠在旁邊提醒。

“我不跟你一般見識,你剛不說要報警嗎?現在我就打110”帥小澤說著拿出手機撥了區號加110電話還沒接通,就感覺衣服領子一緊,身體斜著就被甩到米以外,手機也脫手掉在地上。

安小惠大叫一聲小澤,旁邊看熱鬧的人都跟著驚呼。帥小澤這下也被氣壞了,轉身一看,黃頭發青年正氣勢洶洶地看著他,剛才定是他從后面偷襲的,不由得也瞪大眼睛站直身子,可跟人家身高還差大半個頭。心想:既然老外動手了,咱也不能跌份兒,即使不能幫老人要來治療費,起碼得讓他知道中國人不可欺實在不行等制服他,我出錢讓本地人把老奶奶送醫院。

想到這,帥小澤沖撿手機的安小惠說:“小惠,先打電話報警,把120也叫來”接著沖紅頭發女人冷冷一笑說:“你看到了?是你男朋友先動手的,可別回頭又顛倒是非說我欺負他!”

紅頭發女人沒理他,而是對黃頭發青年說:“George, beat him!(喬治,打他)”

安小惠又在旁邊擔心地喊:“小澤,她讓喬治打你!”說完又撥打110,快速講了事情進過,又翹著腳看路邊門牌號。

這時的帥小澤不僅沒有慌張,反而輕輕一笑沒有說話,把目光盯在黃頭發青年身上,就見他點點頭,猛地朝帥小澤撲過來。周圍的人大多為帥小澤擔心,尤其是安小惠,講完電話后緊盯著這邊,兩人一高一矮,一黃一白,生怕帥小澤吃虧更不希望他好事還沒做成,再惹來一頓胖揍,把心都提到嗓子眼。

帥小澤早打定主意,要直接下重手,一擊挫敗黃頭發青年眼看黃頭發青年身子到眼前了,忽地從他左側腋下竄出,接著身子就跳起來,正是幾年前校園流行那招衡信的弧線跳躍眨眼間人已經到了黃頭發青年頭頂,這時他剛好要轉身再找帥小澤就在身子轉到一半的時候,帥小澤人就落下來,隨著身子下落左手胳膊收起,胳膊肘朝下,直擊黃頭發青年肩甲。就聽一聲悶哼,黃頭發青年身子斜歪著趴在地上弓了一下沒能起來,鼻尖的汗珠和眼淚立刻就冒了出來帥小澤雙腳落地之后,還向旁邊走兩步,歪頭看黃頭發青年。

就一個照面的時間,大伙都看呆了安小惠趕忙到帥小澤跟前,上下看了他幾眼,再看地上的黃頭發青年正咬牙忍著疼痛。

“混蛋,你把他怎么樣了?”紅頭發女人瞪了帥小澤一眼,又蹲下身子問黃頭發青年:“George, how are you?(喬治,你還好嗎)”

“是他自找的!還有你!不是你讓他打我的嗎?”帥小澤淡淡地說。

Oh, pain!(啊,疼痛)”黃頭發青年咬著牙看紅頭發女人,表情相當痛苦。

“I'm sorry! George, I'm sorry, all blame me not good! That bastard……(對不起!喬治,對不起,都怪我不好! 那個混蛋)”紅發女人難過地蹲在地上,眼淚啪啪地往下滴。

“年輕人,我看他得到教訓了,你快走吧!”戴眼鏡的中年人走了進來,“剛才你同伴不說要趕飛機嗎?派出所人來了肯定得把你也帶走,那你今天就走不成了。

“哦?”帥小澤一愣說“這是他自己找的!再有這家伙還沒賠老奶奶醫療費呢!”

“小澤,咱還是走吧,柯老師回酒店見不到咱又該著急了!”安小惠也在旁邊催促,她也擔心外地警察不分青紅皂白,都帶回去一頓審查,肯定耽誤行程。

“啊?那好吧!”帥小澤說著從皮包里取出一沓現金,點了兩千塊對著周圍看熱鬧的人說“各位,我要趕飛機,不能在這里等公安麻煩各位等會兒為我澄清一下,這兩千塊交給這位老兄拿去給老奶奶看病這小子作繭自縛,我就不管了,當是讓他了解一下咱中國尊老愛幼的道理老兄,你懂本地話,就辛苦你照顧一下老人家吧!”說完把錢交給戴眼鏡中年人。

帥小澤又和大家道別,隨后擠出人群,快速向路口走去安小惠提著兩人的袋子緊緊跟在他身后。

回到酒店以后,柯家英也剛回來時間不大三人收拾行李退了房,叫輛出租車趕往潞西市。

三個人到潞西市已經下午三點,又找了家像樣的餐廳吃午飯,三人邊吃邊聊帥小澤把上午逛珠寶街的見聞給柯家英講了,他知道文化人最不喜歡的就是動粗,所以沒提打架的事。

換好登機牌排隊過安檢的時候,帥小澤和安小惠說笑著走在前面,柯家英拉著自己的行李在后面慢慢走。陶錦鵬打電話給柯家英,問他事情辦的怎么樣,他大概把情況講了,并告訴陶錦鵬晚上就回到西安了。陶錦鵬悶悶不樂地告訴柯家英,他寶貝女兒陶樂樂回國了,剛巧也到云南游玩不幸的是今天在瑞麗讓派出所扣了,據說她是帶的英國同學在街頭得罪當地痞子,還被打裂肩胛骨。又告訴柯家英不用擔心,陶樂樂沒事,他再安排騰沖分公司的同事趕過去處理,順便接她回西安。

掛了電話,柯家英繼續拉著行李順隊伍往前走腦子里回想陶樂樂的模樣,她六年前離開西安到英國劍橋讀書之前,陶錦鵬在麒麟閣為她踐行,她當時是個略顯內向的小姑娘如今回國還沒見面,就聽到這樣的消息,不由得感嘆現在的年輕人變化快。再看前面已經過了安檢,站在遠處看著他笑的帥小澤,還是覺得這個兄弟好跟初見時相比,兄弟只是長高了些,成熟了些,穩重了些乍一看還是那樣的率真,那樣靦腆。后來再一想:應該找機會讓樂樂和小澤認識一下,不知道這兩個年輕人會不會擦出火花?唉,算了,小澤已經有了佳佳!怎么總感覺這小子哪里有些不對勁是為了小紅?還是他說過的小敏?唉,時代變嘍,愛情在他們眼里不知道變成樣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客戶端|小黑屋|聯系我們|《天馬》博客(tianmawx.com) ( 冀ICP備11025393號-6 )

GMT+8, 2019-8-15 09:33 , Processed in 0.12500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云南11选5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