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網站已關閉,發表文章請點此處訪問天馬博客

《天馬》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投稿 公告
發揮你的特長,加入我們。
查看: 100|回復: 3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收起左側

[社會] 搓澡工

[復制鏈接]

2

主題

5

帖子

97

積分

一星作者

紅豆
45
威望
226
貢獻
241
聽眾
3
好友
0
精華
0
注冊時間
2018-12-3
最后登錄
2019-6-15
在線時間
31 小時
性別
保密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6-7 15:14:56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搓澡工(一)

        許家祥騎著一輛老式的上海產鳳凰牌自行車一圈又一圈地在街上遛。這在敦化這個東北時髦的小山城里尤其引人注目,雖然一輛藍紫色的舊自行車在汽車堆里顯得特扎眼,極不協調,但他卻不以為然。
        思往矣,不禁令人心生感慨。那昔日曾經占滿大道的上班族的自行車大軍不知何時早已悄悄退出了時代的舞臺,如今取而代之的是長街上眼花繚亂的小汽車,諸如人力三輪與自行車卻越來越少,這與七八十年代的光景截然不同。
        許家祥左腳著地,右腳仍然放在自行車的踏板上,雙手握住車把屏住呼吸,四周環顧。
他的眼睛仔細搜索著每一家店鋪的玻璃窗上是否貼出了最新的招工啟事,甚至不敢眨眼,生怕漏掉什么信息。這已經是他不知多少次在找活干了。從正月十六到陽春三月,變換工種之頻繁連他自己也不相信。
一方面是現代的公司和單位招工多數都有年齡限制,年紀大的就會被拒之門外。這對于五十出頭從單位下崗的許家祥無疑是一個不利的因素。媳婦是農村的,沒有工作。再加上大女兒第二年準備考大學,七月份小兒子又要上小學。“錢、錢、錢,”所有的一切都需要錢。老實巴交的許家祥在心里急得團團轉,兩只眼珠子都快綠了。
另一方面當今社會上需要的是技術工人或者行業成手,啥都不會哪兒能行?沒辦法,只好出大力。唉!出大力還干不動。
       不記得哪位哥們曾經說過這樣話:“你以為你在工廠里是全能標兵或者什么多面手,到了社會上就一定啥都會?呸!別做夢了。你如果想混得下去就必須從頭學起,知道不?”這話挺噎人,讓人聽了心里覺得涼了半截。
        城北郊外一家新成立的肉聯廠大量招聘員工,入庫、滾揉、卷卷、剔肉,工資3000——5000元不等。廣告上說這里的工作時間短工薪高,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爭相入聘。然而各工序的質量要求十分嚴格,新手一開始做的產品很難符合標準。比如剔肉是玩刀的,要求速度快,割的干凈,精準地做到骨肉分離。卷卷要求羊肉肥瘦搭配合理,完成后雙手托起兩頭,肉卷繃直不塌腰。滾揉需要一定的經驗與細心。        
       許家祥報的是卷卷,可能這家伙天生就是一個笨蛋,不但搭配弄不好,卷的也是一塌糊涂,每一次都返工。如此下去,月底連基本生活費都掙不出來。看到成手們嫻熟的動作,一件件出爐的產品,許家祥心里無比著急。最后他決定干出入庫。在一次工間休息時,他無意聽到不少的老員工年前的工資還沒有開,心便產生了動搖,依然棄工離去。   
        他又到個體的小油坊去干榨豆油,最后因扛不動堆積如山的黃豆袋子而作罷。在這期間,他又找了不少活兒,比如飯店后廚、收購站選料、大理石加工、燒木炭、家具制作等他都一一嘗試過了,均以失敗而告終。
如今好工作難找,哪兒都人滿為患。中國就是不缺人,你不干,還有干的人,給人的印象是普遍缺錢。其實又苦又累的活也掙錢,只是現在的人都不愿意付出辛苦。
       黃天不負有心人,許家祥終于在城西一家名叫西關大眾浴池的門上看到了招工信息——招聘服務員、男女保潔、男女搓澡師傅。許家祥眼睛里放著光,馬上推門進去。“請問這兒招工嗎?”前臺上坐著一位中年大媽上下仔細打量了一下許家祥,“不是這兒招工,是我家另一個新開的浴池招人。您是應聘保潔員嗎?是啊!我打電話給你問一下!”不一會兒,那中年婦女笑著對許家祥說:“我把老板的電話給你,你從這個胡同穿過去一直往西走就到了,名字叫華府玉清池。”許家祥忙說:“好,謝謝老板!”然后樂呵呵地騎著自行車繼續向西奔去。
        華府是吉林省敦化市西部新開發的高層豪華住宅區。十八層高的樓群在敦化市內算是鶴立雞群,矬子里拔大個了,這個小山城似乎每天都有日新月異的變化,原來每一個小區普遍都是六層,現在不少的高樓大廈不知什么時候突然拔地而起,令人眼前一亮。當然在華府建成之前,高層區就出現了,比如億洋城等。
西環的華府距許家祥居住的東關玫瑰園有十里長的路程,而且敦化的地勢是西高東低,一路上坡,騎自行車也得三十分鐘左右。
華府玉清池在華府小區大門的南側,整體占據了一二層樓的面積,門上的電子屏幕有文字介紹與招聘廣告不斷播出。牌匾上“華府”用紅綢布遮著,只露出玉清池三個藍色的大字,顯然這里還沒有開業。許家祥整理一下衣帽,推門走了進去。站在門口一個矮個子戴眼鏡的中年男人迎了上來,上下打量一番許家祥:“你找誰?”許家祥笑著說:“你們不是招聘保潔員嗎?”那中年男人停頓了一下:“哦,你跟我來!”許家祥走在那中年男人的后面如入迷宮,根本找不到北,甚至從哪個門進來的都忘了。每一個衛生區的名字以及清掃保潔的要求一句也沒聽進去。
男賓區的門口是客人換拖鞋的地方,鞋架上每一個小格都有相應的號碼。
通過一條長長的走廊,兩側有八個單間浴室和住宿的客房。走廊的盡頭有更衣室,每一個衣柜都安裝的電子鎖,平時客人洗浴時解鎖的管理卡佩戴在手腕上。開門時,把它貼近電子鎖,藍光閃耀幾下,一聲咔嚓,衣柜門便自動打開了,鎖門時也有提示音。
從更衣室出來往西走是休閑室,里面有按摩椅與搖椅。當然客人在按摩的時候需要用手機掃碼支付10元人民幣。最南邊還有一個藤條編制成的吊椅,人坐在上面像蕩秋千一樣,非常悠閑好玩。
休息室有沙發和茶具,墻上超大屏幕的壁投正在播放著影視劇。
二個人推開浴室的門,里面水汽彌漫,人影晃動。許家祥隱隱約約看見有十幾個客人正在一個大池和兩個小池洗澡,南北兩面墻也有七八個人在淋浴。這邊搓澡師傅忙得不可開交,正在給客人做一系列清潔保健服務。這時那中年男人回頭對許家祥說:“保潔員的主要任務是管理浴池的衛生與保潔。比如從地面到墻壁的瓷磚要經常擦洗保持光潔明亮,還有洗漱間和廁所的保潔。還有更衣室與休閑室以及走廊的衛生等。一天就干四個小時,晚上5點到晚上9點,一個月1500元錢。”許家祥一邊聽一邊不住地點頭,表示自己記住了。
從浴室出來,那中年男人用手拍拍許家祥的肩膀說:今天先給你介紹這么多,等你干活的時候我在詳細跟你說。對了,我是這家浴池的老板,姓李名成。你叫什么名字?”許家祥忙說:“你好!老板。我叫許家祥,今年五十二歲,敦林下崗工人。”李老板點一點頭,伸手和許家祥握了一下。許家祥感覺有點不好意思,忙說謝謝老板,轉身剛要走,好像又想了什么?急忙又跑了回來。許家祥問:“老板,我什么時候上班?”那中年男人看著許家祥:“今天晚上就上班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

主題

5

帖子

97

積分

一星作者

紅豆
45
威望
226
貢獻
241
聽眾
3
好友
0
精華
0
注冊時間
2018-12-3
最后登錄
2019-6-15
在線時間
31 小時
性別
保密
沙發
 樓主| 發表于 2019-6-7 17:49:49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搓澡工(二)

       許家祥從華府玉清池出來,為了多掙錢,當天又在鑫旺金屬回收公司找了一個力工的活兒。這與晚上在華府玉清池做保潔的工作時間并不沖突,鑫旺金屬回收公司下午四點半下班,而浴池晚上五點上班。僅僅半小時,他必須抓緊時間,否則很容易遲到。
盡管許家祥知道這活兒墨跡又埋汰,許多人不愿意干,可是他沒有辦法,好活兒找不到。
       這些廢品回收公司大多坐落在市區郊外的東山,名曰延邊物質再生有限公司。整個山坡上大大小小有二三十家,與江南鎮的五間房村隔道斜對。房屋、水、電應有盡有,與城市居住設施一樣,每年的租金上萬。他們有專門回收廢金屬的,以鐵為主。也有的回收比較雜,金屬、塑料、紙殼、什么都要。其實他們是真正的二道販子,低價收,高價賣。一般收購的廢鐵雇車送往外地的鐵廠出售,紙殼與書本去造紙廠,塑料粉碎做成顆粒。雖然收廢品的人別人瞧不起,但人家兜里有的是錢。活雖埋汰,利潤豐厚。
        公司收購的廢品金屬種類很多,有鋼、鐵、鋁、銅等十多種。許家祥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金屬材料識別,比如鐵與鋁以及白鋼的區別等。是不是鐵,實在分辨不清,拿一塊吸鐵石一試便知。其次是分類,廢鐵分成厚鐵(8~10mm)、中鐵(4~6mm)、薄鐵(1~3mm)與輕薄料(二料)。分類不同,價格不一樣。此外鐵還分生鐵、熟鐵、與鑄鐵。這些銹跡斑斑毫無感情的鐵,外邊與內心都堅硬無比,似乎對什么全沒有妥協的余地。人的皮肉在它的面前脆弱得如豆腐一樣,稍不留神,就會碰傷。為此不少小老板為員工辦理了人身意外保險,許家祥剛來干活,沒有辦。老板的意思是要給長期干的工人辦理意外險。
        金屬剪切是用機器液壓(最大壓力值達到180噸)將長的薄料切短,太大的則動用水焊。壓塊就是金屬打包,利用機器的巨大壓力將廢料壓縮成方體。
許家祥在師傅的傳授下,一上午就學會了壓塊。許家祥打開壓塊機的電源開關,向上抬起第一個操縱桿,壓板緩緩升起,壓縮槽慢慢打開,接著放入輕鐵薄料,比如水桶、洗臉盆、易拉罐等。向下拉操縱桿,壓板徐徐落下,可以聽見金屬被強力擠壓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讓人聽了撕心裂肺。接著向下拉第二個操縱桿,前壓推進。最后第三個操縱桿是側壓,方法相同。塊的輕重與材料有關系,薄鐵可以壓疏一點,輕薄料密一些。
下午裝車,所有的人都集中火力往大鏟車的運載斗里扔鐵。一時間叮當三響,鐵塊四飛。熟練的工人手都有準兒,鐵塊子不會傷到人。
整個一天,許家祥忙得不可開交,跟頭把式的跟在人家屁股后面東奔西跑,弄得他滿臉黝黑,大汗淋漓。主要問題是不會干,不懂運作的程序。
許家祥越來越感到收購站的活并不好干,覺得自己啥也不會,完全是一個多余的人。
在收購站工作,你必須得會開鏟車,懂得水焊 ,能剪切壓塊,還要身手麻利眼里有活兒。每一個人都是大工與小工、技工和力工集于一身,基本上什么都會。媽的,撿破爛的活兒也不好干啊!上收購站找活,老板會問你會不會開車,或者會不會水焊之類的話。
夕陽西斜,暮色余輝。許家祥終于盼到了下班,唉,這一天好漫長。疲勞的身體告訴他,自己現在已經不年輕了,凡事需量力而行,不可再拼命。時間緊迫,不容許家祥多想,他必須趕緊奔赴下一個戰場——華府玉清池。
        傍晚,華府小區燈光齊放,絢麗奪目。推開玉清池的大門,服務臺上服務員正忙著為客人登記,老板李成坐在一邊看著電腦,手里的圓珠筆寫寫畫畫。李成見許家祥進屋連忙笑著說:“老許來了,歡迎!不忙,先坐一會再干活。”許家祥不好意思地說:“不了,現在就干吧,活得往前趕。”許家祥覺得頭上的吊燈實在太漂亮了。美麗的吊式水晶燈綻放出耀眼奪目的光芒,顯現出華麗尊貴的氣質,倚仗一身通體晶瑩的串串垂飾,如若層層疊疊的晶瑩果實,垂飾大小體形不一,裝飾著寬闊的大廳,用燈光營造出富貴浪漫的氛圍。許家祥正抬頭看得出神,被李成拽了一下:“你跟我來,我告訴你活怎么干!”。
在更衣室里,李成說:“我給你兩個小柜,一個放自己的衣物,另一個放保潔工具和物品。”許家祥在李成的同意下,選擇了底層靠墻角的50和51號衣柜。許家祥環顧四周,發現不少客人正在忙著脫換衣服,有兩位竟然坐在凳子上促膝長談,中間的煙灰缸里的煙頭堆積如山,有一個剛掐死還沒有完全熄滅的煙頭,正冒著一縷一縷的青煙。這時李成拍了拍許家祥的肩膀:“你先把休閑室、休息室、更衣室與外面的走廊的衛生收拾一下,然后去打掃浴室。”許家祥回答了一聲:“好吧,我這就去!”
        在衛生間明亮的燈光下,許家祥穿著一條紅色的大褲衩子,站在鏡子面前上下打量著自己:“嗯,身體還算健壯,只是臉部還有一點滄桑。”可是無論如何照,他仍就是一個韶華已逝的半打老頭子,真是歲月不饒人,還沒怎么著呢,人已經老了。,不過他對自己這樣赤身裸體地暴露在眾人面前干活特別不自在,渾身直起雞皮疙瘩。還好大家相互都不認識,而且澡堂子里的人又都不穿衣服,分不出高低貴賤,大家都一樣。奇怪,自己1米68的個頭怎么在鏡子里顯得這么高?好像有1米80。那可是他年輕時候夢寐以求的身高啊!曾經為它苦腦過,糾結過。什么法子都用了,諸如跑步、吃生長劑、穿增高鞋,都沒有效果。不過隨著年紀的增大,身高已經變得不那么重要了,健康才是人生重頭戲。
        許家祥打了一盆冷水,放入一些洗衣粉,攪成泡狀,然后戴上乳膠手套端著盆走回更衣室,擦柜子、拖地,他忙活了好一會兒 ,接著又向南轉去了休閑室。
在這里無論是抹桌子還是掃地,許家祥都躡手躡腳,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不小心打碎了什么東西,在這里他什么都陪不起。休閑室收拾完后,往北拐進入休息室。
這里寬敞舒適,燈光柔和,一付修身養性的架勢。只是沙發上的白浴單凌亂不整,散落無序,有的還留有客人剛起身離開壓出的人形印兒。茶幾上的紅酒瓶敞開蓋,東倒西歪,煙灰缸里的煙頭還頑強地冒著煙。整個休息室虛無一人,只有墻上電視里播放的影視劇還吵個不停。許家祥擦完茶幾拖完地,又一件一件地把床單疊整齊放好,然后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長長出了一口氣:“好舒服,趁現在沒人,俺也享受一下。”許家祥一邊閉上眼睛,一邊調動開關,沙發一點一點伸展成了床,同時他也由坐姿慢慢變成了趟姿。出了休息室,許家祥拿著保潔工具向東拐進了浴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

主題

5

帖子

97

積分

一星作者

紅豆
45
威望
226
貢獻
241
聽眾
3
好友
0
精華
0
注冊時間
2018-12-3
最后登錄
2019-6-15
在線時間
31 小時
性別
保密
板凳
 樓主| 發表于 2019-6-7 17:51:06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搓澡工(三)

       許家祥推開浴室的門,一團團濕熱的水汽迎面撲來,瞬間鉆進了他身上的每一個汗毛孔,如針刺一般。同時這室內的高溫也令他窒息得喘不過來氣來。事實上浴室里面的溫度至少要比外面高十多度,尤其大池子對面的汗蒸房,已經高達攝氏45度。
許家祥用手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擦了一下模糊的眼睛,繼續一步一步往里面走。服務員按動了排風的開關,不一會兒水汽散盡,浴室里面露出忙碌的景象。
三個水池子有十多位老人在泡澡,旁邊五六個年輕人在淋浴。這一頭,搓澡師傅黃小波正忙著給客人搓澡。
許家祥站在搓澡床邊,拿著抹布,端著盆,很認真地看著搓澡師傅每一個標準的動作,既嫻熟又麻利。他深深地被這一場景吸引住了。
客人的眼睛微閉著,肥胖的身軀像一團沒有骨頭的肉,沉重地壓在鋪著塑料布的革面床上。由于肥胖 ,兩個乳頭抵不住地球的重力,被迫朝身體的兩側傾斜。身體除了一片白白花花的肥肉,最顯眼的是中間黑色濃密的陰毛,在悶熱的水蒸氣里顯得無精打采,散亂地倒向四邊。于是隱私部位就朝著許家祥的面孔,一露無遺。
因為太胖,那身體兩側的肥肉正露出將要四溢而出的盛大氣象,幸虧有皮囊包裹才預以避免。肥胖的屁股又剛好遮住了革面床的邊緣線,猛一看上去,在水汽中整個人就象浮在半空,倒現出幾分令人難以置信的輕盈。
隨著搓澡師傅的用力地搓動,左邊那條大腿上很快現出一道道紅色來,肚子上的肉也隨著搓澡師傅的節奏而一漾一漾地,輕輕顫動。
        搓澡師傅黃小波穿著一條暗藍色的褲衩,胳膊上不時繃緊的肌肉,說明他干活很用了力氣,絲毫沒有偷懶。額上的汗水混著水蒸氣,順著頭發流進眼睛里。他停了手,抬起胳膊擦了一把汗。
許家祥見狀,趕快拿來墻邊上掛著的一條白毛巾,快速遞給搓澡師傅。黃師傅笑了笑,順手把脖子也擦了一把。
失去了外力作用,那具肥胖的肉體停止了有節奏地顫抖。大概是搓澡師傅的短暫歇息打斷了中年客人正在享受的愜意,無力地睜開眼睛,瞥了一眼正在擦汗的搓澡師傅,眼神里透出幾絲不滿。
黃小波趕快擰了一下手里那條薄薄的白毛巾,幾下繞在右手上,再麻利地套上一個綠色的搓澡巾,在客人的大腿內側從上到下一遍遍擦過,灰白色的汗泥被搓成細細的條狀,并慢慢在膝彎處聚集起來,接著搓澡師傅再用盛著溫水的小塑料盆把客人身上的灰泥潑掉。
這時客人又重新半閉了眼睛,臉上又現出舒適的神情。許家祥看了一下會兒,差一點忘了自己的本職工作,馬上轉身就走。
       每逢周末,人著實地多。現在人人家里都有洗澡設備,卻不愿意在家里洗。總嫌溫度不夠,洗不徹底。通常女人們仍舊習慣到浴室里花費個把小時洗個盡興。然后吹頭發化淡妝。每個蓬頭邊的臺上都放著各式各樣的小塑料筐,里頭裝著高高矮矮的瓶子罐子,什么這個洗發水,那個香波。水霧中,隱約的身形晃動,蓬頭水花落地的聲響,夾雜著女人們的聊天打趣,整個浴室滿是熱鬧歡樂的氣氛。
而男人則簡單的多,洗完澡頂多抽根煙,喝口水,聊幾句,就換衣服溜達了。
這時許家祥找到一個客人較少的旮旯,費勁巴拉地蹲下去,打算擦拭墻磚與地面。“哎呦!腰這個疼。”他感覺自己的確是老了或者可能是白天干活累了,蹲下去就不愿意起來。“不行,我得掙錢,為了孩子……”許家祥想到這兒,他猛的站起來扶著墻壁拿著抹布使勁擦了起來。
浴室新鑲的白色瓷磚明亮光潔,同時在上面也掛滿了水珠,變得濕潤晶瑩。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瓷磚的邊緣上可能會留下了水的痕跡,直至有一天變黃。一般瓷磚上的水漬與油脂一洗就掉,可通過表面微孔滲入到瓷磚里面的水銹卻很難去除。許家祥用抹布擦了很多次也無濟于事,急出了一身汗。這時李成從后面走過來:“老許,別費勁了,弄不掉,還是先擦別的地方吧!頭一天干活先熟悉一下,慢慢來,別著急。”許家祥朝李成笑了笑:“好的,老板。”望著李成的背影,許家祥點了一下頭,心里輕松了許多,無形中李成的話使他卸下一個包袱。
其實每一個光臨浴池的人都不愿意被人打擾,既然自己花了錢,想怎么洗就怎么洗。有幾次許家祥打掃衛生無意靠近他們時,不少客人的臉上卻露出厭煩的表情。
晚上八點以后,客人逐漸少了起來,縱眼望去,凌亂不堪。滿屋除了墻上的籃筐里遺留的白手巾就是可地扔的護發素空袋。最惡心的是搓掉的皴與脫落的皮脂屑,甚至還有分泌物。許家祥又打掃了整整一個小時才完事。
       在更衣室里黃小波正在換衣服,看到許家祥開門進來,便回頭問了一句:“你是新來的保潔員,老哥貴姓?”許家祥爽快地回答:“我姓許,叫許家祥。”黃小波伸出手:“我是黃小波,認識一下。”許家祥受寵若驚慌忙伸手握了握。
黃小波仔細打量許家祥:“你今年有六十”許家祥的心像被電擊了一下,滿臉通紅:“我五十二,長得顯老哈!”黃小波連忙解釋:“不是這樣,我是說你長得成熟。其實顯老的人是我,老哥你猜我多大歲數?”許家祥一臉疑惑:“四十?”黃小波搖搖頭:“我三十四歲。”沒等他反應過來,黃小波又說:“哦,老哥我先走了,改天再聊吧!”許家祥點點頭:“好吧,哪天再聊,你慢走。”
許家祥換好衣服,拎著一大塑料袋垃圾,快步往外走,路過吧臺時李成問許家祥:“老許,感覺怎么樣?浴池保潔這活你能干不。”許家祥笑著說:“老板,這活我能干!”這時墻上的時鐘已經指向晚上九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

主題

5

帖子

97

積分

一星作者

紅豆
45
威望
226
貢獻
241
聽眾
3
好友
0
精華
0
注冊時間
2018-12-3
最后登錄
2019-6-15
在線時間
31 小時
性別
保密
地板
 樓主| 發表于 2019-6-15 05:00:38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搓澡工(四)

       許家祥從華府玉清池下班回到家后,二話不說,揭開鍋蓋,滿滿地盛了一碗大米飯伴上辣椒炒干豆腐絲和咸菜,狼吞虎咽了起來,二十分鐘后,吃飽了的許家祥便一頭倒在客廳的沙發上睡著了。他感覺這一天非常疲勞,冷不丁干兩份活還真有些吃不消。
       夜深了,女兒許馨在北屋復習高中的功課,南屋妻子王月英正陪著小兒子許亮看動畫片,許亮今年六歲,是許家祥和王月英兩口子生的二胎,那一年正好趕上國家開放二胎政策。當時許家祥四十六歲,妻子王月英三十七歲,兩口子礙于經濟困難而顧慮重重,但卻引起了老父親的不滿:“你倆必須再生一個!否則許家就斷了香火,萬一生一個女孩兒也不怕,長大了還能跟我大孫女作伴。”許家祥一咬牙,“一只羊也是趕,兩只羊也是放。”大不了我再吃點苦頭,俺就這個命了,等孩子長大就好了。
許亮雖然上了幼兒園,卻整天淘氣貪玩,不愛學習,尤其到了晚上,這小臭小子,不折騰到半夜是不會睡覺的。
        許家祥出生在一個工人家庭,高考落榜后身為獨生子的他接了母親的班,成為了一名敦化林業局制材廠的職工。后因單位不景氣而下崗。從2011年起許家祥開始了打工的生涯。許家祥由于年齡偏大,又沒有一技之長,所以找工作經常吃閉門羹,剛開始他還有一點不服氣,總覺得別人輕視了他,大有懷才不遇之感。可是到后來他也就慢慢習慣了。
        第二天許家祥早早就起來了。收購站早上六點上班,時間緊迫,他不是不想多躺一會兒,而是怕躺過站。實際上他早就醒了,盡管閉著眼睛,心里卻有數。收購站老板張國四十八歲,是山東人,說話時許家祥有點聽不懂,尤其他們幾個山東人湊在一起用家鄉土話嘮嗑更是云里霧里,許家祥怎么聽都像“越南話。”不過這個老板非常能干,年齡雖然比許家祥小幾歲,但閱歷豐富,精明強干。
想當年張國與其姐夫一萬元錢創業,開始是騎著電動三輪挨家挨戶收破爛,后來成立小收購站,再后來變成橫跨敦化與其郊外的官地鎮的大收購站。張國夫婦和兩個兒子在敦化收購站,其姐夫李強夫婦坐守官地鎮的收購站。
       許家祥早晨一到就開始壓塊,其中那些輕薄料花盒子(易拉罐)比較好壓,外表漂亮,可塑性強。厚鐵皮難壓,不易成型不說,而且在個別筋骨處表現出來不屈不撓的特性,每次壓它們,壓塊機都發出非常吃力的吱吱嘎嘎的響聲。最埋汰的是一堆堆的泡沫膠和油漆,被機器擠爆的時候,流得可哪都是,四處發泡,像枯木開花。
張國的二兒子張小海在一旁比比劃劃,指揮許家祥干活,一會兒這么干,一會兒又那么干。  因為許家祥不吸煙,他又不好意思歇氣,盡管老板娘發話了,累了的時候可以歇一歇。 吃中午飯就算是休息,一小時后又要干活。飽餐一頓后喝點老板泡的蒲公英茶水,說是去火消炎。
時間在干活的過程中變得飛快,不知不覺又下班了。許家祥換好衣服騎著自行車向華府浴池奔去……
       黃小波在許家祥面前已經連著搓了七八個客人,連累帶水蒸氣蒸著,黃小波已經沒了力氣,真想歇一下。可是客人都等著呢,肯定是不能停的。黃小波回頭對許家祥說:“老許,敢搓不?,人家別的浴池的保潔員都會搓澡。不下手永遠不會干。”許家祥笑著說:“我搓!”這時許家祥已經殷勤地拿著一張一次性塑料布,打開來,一頭遞給客人,一頭自己兩端捏著,鋪到革面床上,又回頭端起早已接好的一小盆溫水,學著黃小波的樣子,“嘩啦”一聲從塑料布的一頭潑向另一頭,瞬間,塑料立刻伏貼地粘在床面上。黃小波看著許家祥的架勢,笑道:“就是這個樣子。
       客人很滿意地仰面躺下,兩邊的盆骨尖銳地豎立著,小腹凹進盆骨的中央,兩條腿很不自在地并攏伸開,與第一個胖子相比,又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番氣象。
許家祥套好緊澡巾,在瘦男人的小腹上慢慢往下搓。正面的兩條腿擦完,瘦子已經自動自覺地側躺著,仍舊是由脖子開始往下。然后再換另一面側躺著。最后是趴著擦后身。這一程序完成以后,客人緩緩爬起來,坐在床邊兒上,腿垂在床沿,許家祥趕快拿過床下的拖鞋在她腳下放好。
許家祥的第二個客人,很愛說話,性情也爽快。或許忙著趕時間,不很介意許家祥是個生手,一邊搓澡,一邊和他聊天兒。
“哎,再用點力,我抗搓,,嗯,你是新來的吧?”“是啊,今天第二天。”碰到這樣的主顧,許家祥也跟著輕松起來。
“你年紀多大?”許家祥一邊搓澡一邊說:“五十二。”這個客人又問:“家是哪的?”許家祥
答了一句:“玫瑰園。”那客人又說:“師傅是生手吧?我能看出來,以后多練習一下就好了。”許家祥嘴里答應著:“嗯!好的。”心里卻不怎么高興。
許家祥給客人搓完澡后,馬上打掃衛生,終于在快下班之前把活干完了。
許家祥看著黃小波拿大膠皮管子要沖洗地,忙說“我澆吧,反正我也得收拾衛生。”
在更衣室,黃小波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兒:“老許,你不想多掙一點錢嗎?干搓澡吧,我看你是那快料。”許家祥不停地點頭,嘴里答應著:“行啊!你還別說,搓澡我還挺樂意干呢。”
  更衣室里的時鐘顯示,現在已經晚上九點了。高檔一些的洗浴中心,這時候正好是剛剛才上人兒,酒足飯飽的人們,正在從各個地方趕過來享受午夜的最后一道盛宴;而對玉清池這樣的大眾浴池來講,九點多,已趨于落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客戶端|小黑屋|聯系我們|《天馬》博客(tianmawx.com) ( 冀ICP備11025393號-6 )

GMT+8, 2019-8-15 09:32 , Processed in 0.18750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云南11选5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