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網站已關閉,發表文章請點此處訪問天馬博客

《天馬》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投稿 公告
發揮你的特長,加入我們。
查看: 39|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收起左側

第六十八章 出岔子

[復制鏈接]

21

主題

27

帖子

978

積分

二星作者

紅豆
491
威望
2249
貢獻
2346
聽眾
7
好友
0
精華
0
注冊時間
2018-11-2
最后登錄
2019-7-7
在線時間
65 小時
性別
真實姓名
翟自明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6-9 15:56:06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王易佳恍恍惚惚過完一個下午,腦子里想過無數個理由,都無法說服自己相信袁欣敏手腕的鐲子跟帥小澤無關。天快黑的時候,陶總問她帥小澤去哪兒了,她才發覺他沒在,車也沒在小蔥說看到他跟一個女的開車出去了,她開始懷疑是不是袁欣敏。
    賓客都安排好了,王易佳打算讓小聰送她回家,帥小澤回來了問了一下情況,把車鑰匙給小聰,讓把車開公司。直接開新車回家,王易佳默默跟他上車,路上兩人一句話都沒說。洗完澡,發現今天沒有把換下的服拿去,也沒給他拿睡衣,就拉浴巾圍住身子出來后看到她在書房椅子上坐著,手里端著小半杯紅酒。這時才覺得她有些不對勁,輕輕走過去扶著她肩膀,柔聲說:“佳,累了嗎?”
    她沒說話又喝了口酒,呆呆地看著窗外的黑夜一動不動。
    “佳,怎么了?有心事嗎?”他再次柔聲問。
    她還是不說話,揚頭把杯里的酒喝完,杯子一放站起身往外走。
    他緊走兩步趕上在臥室門口把她攬入懷中,臉貼著她的臉,感覺有些發燙,心想大概是喝酒的原因輕聲問:“佳,不高興了?誰惹我心愛的佳了?明天使勁兒批評他!
    仍然一語不發,也不掙扎,眼睛都沒看他一眼。
    他這下慌神兒了,從沒見過她這樣在他眼里她就是率真大方的女孩兒,開心就笑成一朵花,不高興立馬就喊出來,今天的舉止著實很意外。
    “佳,哪兒不舒服?還是——是不是我無意中做錯什么了?佳,不開心就說出來,好嗎?”他輕聲說感覺就是自己惹到她了,他明白她最在乎就是他。
    扭頭幽幽地看著臥室窗戶淡淡地說:“你下午去哪了?
    “我下午——”他猶豫了一下,不敢說謊話,“下午李嘉說小敏不見了,電話也打不通我跟小崔到她學校找了一下,沒見人
    “那你回來干嘛?咋不接著找?”她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哦,她應該在學校呢,應該不會有事兒,我讓小崔在那等她一會兒”他故意裝作很輕松。
    是嗎?她手上的鐲子是怎么回事兒?”她仍然靠在他懷里,語氣平淡如水。
    鐲子,那鐲子是——”他又猶豫了,不知道該怎么解釋既不想騙她也不敢說那是高育紅退回來的,更不敢說那是定情物可王易佳手上也有外婆給的鐲子,她必然也了解其中含義,“佳,那是可早以前的事兒那一年小敏過生日,我把老媽的鐲子給她了你知道,這幾年都過去是不是?別難過了,怪我以前沒跟你說過。
    “你心里還緊張她,想跟她好,是嗎?”她說的還是很平淡。她的眼睛看著窗子外面的黑夜,感覺黑漆漆景物就是她身處的環境,此時帥小澤的感情比黑夜還模糊,更讓人覺得不踏實
    “佳,你看看,不早了,我們——”他不想騙她,也不敢坦白。
    “逃避?還是默認?”她忽然從他懷里掙脫,幾步走到臥室里從柜子取出一條被子,轉身到書房,把被子放在椅子又從沙發背后取出鋼絲床,支開后又去臥室褥子,床單,再到書房鋪床。
    “佳,別這樣好不好?你要愿意的話,咱過幾天回老家就把婚定了!”他跟她走來走去,明白她擔心他思想活動,他自己也何嘗不是猶豫不決東飄西蕩
    “我不希望你憋屈著過下半輩子,也不想自己每天吃不下睡不著地擔心你,你好好想清楚吧!”她說完轉身往臥室走。
    “佳,別生氣好嗎?我說過會好好照顧你的”他緊跟著她來到臥室,恰好他手機閃爍,有短信來了他幾步來到床頭柜,拿起手機翻開短信是袁欣敏發的:小澤,不用擔心,我很好下午身子不舒服,回來休息過就沒事剛吃了點東西,現在宿舍看書你早點休息吧!晚安!他隨即回復了:晚安手機合上。再轉身跟王易佳說話,卻看到她在窗口講著電話:“你說是嗎?我知道了,好,好,明白,好,謝謝你,再見!
    “佳,這么晚還忙啊?睡吧?”他說著把浴巾扯掉,笑著坐進被窩沒事發生似的揭開旁邊的被子,示意她上床。
    “你過去?還是我過去?”她還是臉色平淡,站在窗邊沒動,眼睛也不看他。
    “佳————那還是我過去吧”他真沒想到她這次如此決絕,從床上下來光著身子走了。
    這一夜他可沒睡踏實,腦子里反復考慮該怎么辦,如何避開袁欣敏的問題還能哄王易佳開心,最終不得其法。
    天亮起床時,他發現干凈衣服在椅子上搭著,以為她沒事了笑著穿衣服,洗涑,完了到臥室一看她不在,被子枕頭整齊的擺在床頭叫著她名字到樓下一看,還是不在,客廳餐廳廚房衛生間都沒餐桌上擺著一杯熱牛奶,燒餅夾韭菜盒子,當天的晚報、華商報,法拉利車鑰匙,充滿電的手機。這些都是他生活中需要的唯獨沒有她的身影心想她可能先去公司了,就邊吃看報紙。

一看報紙,他上了報紙頭條:本市最年輕CEO帥小澤,成為房地產界新貴別墅開盤兩月售馨,身價暴升過億!心想幸虧梁甜處理的好,要是挨打的場面也見報,就糗大發了美中不足的就是那個奶白褲子白體恤,要知道上報紙就該換套喜慶的顏色。
    帥小澤到公司以后,王易佳果然在辦公室跟平時一樣接電話,做資料,跟員工說話,就是看他時沒有了往日的笑臉,也不說一句話。他就明白她心里還在生氣,就去自己辦公室做事了中午陪托馬斯吃飯,又送董事局一行人去機場王易佳和梁甜負責招呼客人,她笑得都很自然,跟員工說話都是和顏悅色,唯獨面對他的時候,變成平淡的表情。

這天晚上回到公寓,他才意識到事情比想象嚴重的多因為她仍然不在,臥室、書房、客廳跟早上一模一樣他趕緊打她手機,是安小慧接的。笑著說佳佳姐要陪她住段時間,讓他不用擔心,就匆匆掛了。他的思想再次陷入混亂,下樓喝了一瓶紅酒,直接在沙發上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帥小澤從沙發上起來到樓上洗澡換衣服下樓拿鑰匙時發現餐桌上還擺放著早餐和報紙,趕緊出門看仍沒見到她的影子到公司后她還在照常上班,還是對他不理不睬。接連幾天都是如此,發往加州的方案沒有批下來,他也就不忙。去找陶錦鵬喝兩次茶,總是趕上陶樂樂在。她已經成為總裁助理,見面就開玩笑讓他賠男朋友他自己都滿腦子疑難,哪有心情應付她,就回公司考慮老家別墅的事情。
    臨近月底的一天,帥小澤聯系了其中一個承包鵬科荷院施工陜建N公司項目經理洪某跟他說打算在鳳城老家蓋別墅的事,并把圖紙和具體方案發給他,讓他做個報價洪某看完擺了一堆困難,什么施工條件差,什么操作流程多,要求高地理位置偏遠等等話里話外透著不愿意做的意思,僅人工費一項就報了二十萬。帥小澤笑著說考慮考慮,就掛了洪某的電話接著又聯系另一家施工單位建設項目經理魏某,把圖紙和方案發郵件給他,讓他做詳細報價魏某下午上班就發來報價,做出包工包料總造價35萬,單包工12萬的價格帥小澤覺得這個價位跟自己核算的三十萬相差不是很大,也就沒還價,買過的十五萬紅磚也沒計較,同意讓雄風做要求原料必須貨真價實合同也沒要,當天就給雄風打了二十五萬,詳細地址也發過去了,讓他們盡快安排動工,開工時他到現場看。
    天晚上,陜建N公司總經理就找到帥小澤公寓,堅持要免費蓋這棟別墅帥小澤自然不肯占這種便宜,笑著拒絕了。天亮以后,那位項目經理洪某竟然在他門口坐著,把前來送早餐的王易佳嚇一跳洪某又懇求她幫忙求情,無論如何都要蓋帥總家的別墅,還說他要拿不到就得被開除她心軟了,讓他回去等消息,不要在這里影響老板休息把早餐擺放好離開給帥小澤發了條短信,讓他考慮一下洪經理的難處。帥小澤看到短信也為難,雄風那邊錢都付了,也不好拉下臉往回要這邊洪某也值得同情,最重要還不能王易佳的話撂下,本來就鬧別扭著。經過考慮他跟兩家商家,錢還是那么多,由他們兩家共同施工怎樣分工合作讓他們自己溝通,唯一的要求還是尊重原圖,保證材料質量
    事情擺平了,約好六月號動工他高興地找王易佳,認為這次她應該高興了。

“佳,中午一起吃飯吧?順便說一下咱們哪天回去再有十來天咱的別墅就正式開工”帥小澤一進她辦公室隨手把門關上,笑呵呵來到她身邊,伸手輕輕捋她耳邊的一縷頭發。
    “帥總,要沒有客戶要陪,我打算跟小惠在食堂吃,完了去超市些日用品”她說的還是十分平靜。
    “呵呵呵呵,佳,別跟我置氣了好不咱們一起吃飯,然后我陪你去超市,當你的跟班兒嘿嘿嘿”他嬉皮笑臉的說。
    “對不起,帥總,我跟小惠說好了”她說著拿起邊的文件,走到門口開門,讓文員拿給采購部隨后又坐回位置看文件,完全無視帥小澤的存在。
    呵呵,佳,回來住吧,你不在整個房子都是冷清的!”帥小澤仍是滿臉堆笑,湊近她耳邊說了句悄悄話。
    她眼睛沒離開手里的文件,只是輕輕哼了一下,平靜地反問:“帥總,我沒來以前誰陪你熱鬧?還找人家過來不就行了!
    “佳——好佳佳喲,饒了我好嗎?你知道,你才是我房子的女主人,沒有你什么都不對求你了,回來吧!”他又走到她身后,輕輕為她揉肩膀。
    “帥總,要沒事就把你桌子上的文件都看看該簽簽了,簽完叫秘書送走”她說著拿起電話,撥完號說:“喂,劉總嗎?我是鵬科王易佳你們五月份廣告費……”開始跟廣告公司討價還價,仍然把他晾到旁邊。
    他湊到她耳邊輕聲說:哎,下班我等你吃晚飯,然后一起看電影”說完捧住她的臉,不由分說吻住她的唇,半分鐘后才松開,笑著往出走。
    “討厭!”她朝著他背影幽幽地說,語氣透著淡淡的怨和深深的甜蜜緊接著對電話說:“對不起!對不起!劉總,不是說你討厭你看能不能考慮調整一下價位,我們新計劃下來后,下季度的廣告更多……”
    號上午上班,帥小澤跟威廉和梁甜打招呼,然后與王易佳下樓兩人上了紅色法拉利F50,緩緩往馬路上走小蔥開著公司的本田商務車,早在樓下等著了,緊跟在他們后面。
    先后把高大銘馬子祥尤玉嬌袁欣敏接了,向高速方向駛去。他們到鄭州后時間還早,就接了劉燁剛一起到邙山景區玩了晚上,李青到了,九個人又去吃燴面,回到酒店喝酒打牌

七號早上七點半在火車站接了衡信、李嘉一說到吃早點,高大銘喊著要吃港式早茶,劉燁剛也不知道哪有。于是,大伙開車在市區轉了好大一會兒,在紫金山百貨大樓旁邊找到一家不小的茶餐廳十一個人邊吃邊說笑著,吃了不少小吃茶點,直到九點鐘才下樓。

剛下高速,法拉利就吃不開了底盤低,見坑坑坎坎都得繞著走,自然也引來不少羨慕的目光。帥小澤這次回家的心情真的不錯,一路上跟王易佳聊著別墅周邊環境有些榮歸故里的興奮感覺,錢又了,車有了,夢想家園也即將破土動工她也很開心因為他說見過母親后一起回家,還在她家吃飯順便跟父母聊聊,上次離開時他母親也說過下次回來就定親。

一行人先到北河河灘看了帥小澤的樁基,那里已經多了一排十余間簡易房,有工人在現場卸材料紅磚已經挪到周邊,鋼筋水泥擺在樁基旁邊不遠,攪拌機、挖掘機也十多臺。洪經理老遠就看到帥小澤紅色法拉利,小跑著過去打招呼并簡單介紹了材料準備情況,工人也陸續趕來,不耽誤次日開工。帥小澤笑著跟他聊幾句,讓他認真謹慎,安全比什么都重要,有任何疑問和困難隨時可以打電話溝通

大伙到帥小澤家照個面,跟關愛紅寒暄幾句,由小聰開車送回家,說好第二天早上到河灘集合。王易佳跟關愛紅多聊了一會兒,把為她和帥小買的衣服給她,還讓她試了試,她自然高興地夸王易佳乖巧懂事。帥小澤送她回家出門前,讓母親通知家族里的叔伯,明天開工儀式以后請大家到城里吃飯,支書和村長他回來自己說,就開車走了。
    王易佳的母親幾天前就接到電話,知道今天女兒要帶男朋友回來專門讓丈夫留在家,把家里上上下下收拾一遍,還準備了一桌子豐盛飯菜。車子開進康城小區里面,引來一些人觀看王易佳跟認識的人笑著打招呼下車以后,王易佳故意把大包小包都讓帥小澤提著,她挽住他的胳膊。
    門開了,佳佳母親穿著圍裙站在門里面,上一眼下一眼打量帥小澤。
    “媽,這是小澤”王易佳笑著介紹。
    “阿姨您好!”帥小澤笑著打招呼。
    “快進來,快進來!”佳佳母親把兩人往里讓,還在仔細打量帥小澤,“佳佳說你們開車回家,一路上累了吧?”
    “阿姨,我不累你家好漂亮!”帥小澤說著往前跨了半步,停住扭頭對王易佳輕聲說“你家好干凈,是不是得換拖鞋?”
    “不用不用,快進來小澤是吧?”佳佳父親王仲坤從廚房出來笑著接過帥小澤手里東西,轉身放在旁邊地上帥小澤往里面進,“來,沙發上坐
    王易佳笑著拉帥小澤到沙發上坐下,又拉著旁邊還在打量的母親到廚房說話。王仲坤過來跟帥小澤寒暄,又是倒茶又是讓煙,帥小澤趕忙欠身客氣接著王仲坤又開始問他家里有誰,工作情況,他一一笑著回答。
    時間不大,飯菜擺好了。王仲坤又給帥小澤倒酒,他推讓不過只好答應少喝一點,兩個邊喝邊聊。王仲坤說話太客氣了,弄得很不自然從沒想過見對方家長該怎樣,簡直當成匯報工作似的,而且覺得別扭。王易佳和母親在旁邊坐下,吃著飯菜,時不時插話佳佳母親話不多,高興地給兩個年輕人夾菜。

高大銘跟小聰一起送完其他同學,又通知了章鳳巧、建虹、孫曉雨然后非留小聰在他家住,也方便第二天一起接大伙到北河灘小聰給帥小澤打電話說了一下,他正在跟王仲坤喝酒,隨口就答應了,告訴小聰多買些煙花和鞭炮

兩人先在街道吃了些飯才上樓回家,到爺爺房子打招呼時被奶奶叫住了,坐在沙發上。

高大銘一看,爺爺沒在,奶奶、老媽、三嬸、還有兩個不認識的女人在客廳說話。就隨便問候了幾句,介紹一下小聰就轉身上樓。還沒動地方被三嬸叫住:“大銘,跟你朋友在這兒坐著,喝會兒茶,跟你奶嘮嘮急著上去干嘛?屋里又沒人等著!

“呵呵呵,三嬸兒,奶奶,有啥嘮的?我同學家房子明天動工,還得琢磨送點兒啥呢你們幾個慢慢兒嘮吧”高大銘哪有心思跟一群婦女嘮嗑,轉身就想走。

“坐下!這孩子,先好好坐著。小半年兒沒見面了,媽問你幾句話”大銘母親說話了,語氣里面有親昵也有嚴厲,說著還眼睛了一下空沙發高大銘乖乖坐下,小聰也挨著他坐。

“你也老大不小了,就不能穩重點兒?”大銘母親稍微緩和些他。一旁的三嬸給兩人到了杯茶,放在靠近二人的地方又坐回剛才位置,聽大嫂繼續說話,“你這倆表姨剛才還跟我們說起你的婚事,既然你回來了就湊巧相一相吧。差不多就把事定了,下半年工作一落實嘍就辦事兒。

高大銘馬上就不高興了:“媽——你這是干嘛呀?都啥年代還搞包辦婚姻!”

“啥是包辦婚姻?不跟你商量直接拉你拜堂那才叫包辦現在只是叫你相個面,不中意還可以再換”三嬸笑著說,眼睛瞄了瞄旁邊的兩位,“再說了,你要自個有本事自談,直接從學校帶個妮兒回來你媽和奶奶還會為你整天操心?

“就是,他三嬸兒說得對!這回必須得給他把媳婦定嘍,反正沒幾天兒也該畢業了,下半年連上班帶典禮!”奶奶說得更是認真。

“對對對,”旁邊有位婦女也跟著附和,“這叫大登科連著小登科!來年保準兒給你們高家添個大胖小子!”

“奶奶,三嬸兒,你們咋都這樣啊?”高大銘急的不知道怎么解釋因為她們要是把這事跟老爸和爺爺一說,他們也會同意,那他跟袁欣敏就徹底沒希望了慌忙向老媽求助:“媽,這事先暫時擱置行不?等我同學那邊兒徹底沒希望,你們讓我咋都行!”

“咦——調皮蛋兒!你這意思是有意中人了唄?”三嬸聽出高大銘的意思,立馬接住他的話,“快跟嬸兒說說,我,還有你奶保證給你做主!”她正說著看到婆婆精神也一抖擻,順便把她也稍上了。

“啊?行嗎?”高大銘猶豫了起來,本就是順口搪塞,不料她們都認真上了。

“不試咋知道行不行?快說!”大銘母親急切地催促。

“那好吧,她叫小敏,袁欣敏,在北郊幸福小區我們都在西安上學,可是她喜歡我們另外一個同學,所以,所以我覺得沒多大希望”高大銘弱弱地說。

“咱家大銘的條件,還怕輸給誰嗎?”三嬸說著又看婆婆,“媽,干脆咱趁熱打鐵這不徐嫂也在,要么,我跟她帶大銘去那個小敏家摸摸情況要是有門兒,就趁這回把親給定嘍!

“嗯,我看行!老三家,你們這就去吧!來,看你爸書房的東西,挑幾樣好禮”奶奶立馬就答應了,站起身往書房走。

“媽,我到樓上提兩瓶好酒吧?上回育箏拿回來的茅臺還有幾瓶咧!”大銘母親站起來跟婆婆說,隨后高興地出門上樓了。

十幾分鐘以后,六樣不錯的禮盒擺在客廳茶幾上那位徐嫂更是在高老太面前撂下話,憑她的三寸不爛之舌,加上高省長的面子,再有這幾份好禮,勢必撮合成這門親事。高大銘和小聰這時才明白,她和另一個婦女都是職業媒婆。

三嬸正要給老公高育筱打電話問他車子啥時候回來,小聰笑著說他的車子在樓下高老太高興地讓他們馬上出發,許諾事情成了好好感謝小聰。于是,三嬸、徐嫂、高大銘、小聰四人匆匆下樓,開車往幸福小區高大銘心里直犯嘀咕:賤頭兒,對不住了,我也是被她們逼的要是提不成就算了,要萬一成了,改天我再當面道歉小聰這小子,要知道我讓他開車是為了撬他老板的女朋友,肯定不樂意哎,算了一將功成萬骨枯,每個成功背后都有多多少少的背叛,忍了吧!

袁欣敏的這兩天的心情也比較亂,知道帥小澤回家蓋房時也替他高興,可一看到王易佳在他新車副駕駛坐著,心里就揪的厲害就連一直看好兩人關系的李嘉,都覺得壓力很大,不時在她耳邊安慰,讓她愈加不能平靜。回家后就給小崔發個短信問:他倆在一起膩著,咋辦?過了好長時間,小崔回復:只要沒結婚就有機會,王易佳家里的電話號碼有嗎?她回復說:8624***,你要做什么?過一會兒收到小崔的短信:別多問,王易佳一般什么時候不在家?她回復到:明天上午我該咋辦?過來很久才收到一個字:等!

吃過午飯,袁欣敏一直在屋里慪氣,暗自埋怨帥小澤做事拖拖拉拉爺爺奶奶在客廳看電視劇,電視聲和討論聲吵得她心煩,索性帶著耳機聽音樂。急促的門鈴聲還是吵到了她,不由得把門開一點縫隙,看爺爺從客廳沙發起來開門去。一看門開了她更是惱火:黃國強怎么又來了?爺爺跟他說話咋還這么客氣?這混蛋怎么跟冤魂纏身似得糾纏不休!臭小澤,死小澤,都怪你猶豫不決!

心里埋怨著把門關緊反鎖,免得爺爺等一下又問她要主意。仍不放心就拿出手機撥打帥小澤電話,也不管他是不是在王易佳家里了。

帥小澤吃過飯正在跟王易佳三口喝茶聊天,看到袁欣敏電話就一陣緊張慌忙走到廚房窗子邊小聲說:“喂,小敏,有什么要緊事嗎?能不能晚點兒再說?”

“我現在就要說,十萬火急!”袁欣敏大聲嚷著,感覺滿肚子沒地方發泄。

“那,那好,你說吧”帥小澤小聲說著,眼睛旁邊掃視,怕王易佳忽然進聽到不高興。

“你到底還想不想跟佳佳說清楚了,還是你打算跟她好?”袁欣敏焦急的說,像敞開瓶口的磷粉,隨時就要燃燒。

這事兒回頭再說好不好?我這會兒不方便!”帥小澤最怕聽她這么問。

“等等等!我不等了!黃國強又來我家提親了,你還在左右搖擺?”袁欣敏這句話幾乎是喊的。

“小敏,能不能先別逼我?我媽今天也提到讓我跟佳佳訂婚,能不能找機會先給她解釋完了咱再商量?”帥小澤耐著性子哀求,打心眼兒想跟袁欣敏在一起,可也真心不愿傷害王易佳更麻煩的還是老媽和家人已經認準王易佳,他為這事也挺恨自己的。

“我真的很愿意等,可是我等不了了,一回來他們都問我咋辦咋辦!我心里真的好難受!”袁欣敏說的也是事實,她已經煎熬很久了。

“小敏,別這樣好嗎?我知道你等的難受,我也很難受,我現在真的不方便,先掛了啊?”帥小澤還以為她拿黃國強提親逼他盡快決定,因為年前她就說過這個人心里不由得開始覺得她不通人情,不能考慮他的難處。

“好,你掛!我立馬就答應嫁給他!”袁欣敏每次聽他逃避就得傷心好一陣,這一次她決定背水一戰。

“小敏你——哎,先不說了,真得掛了!”帥小澤還以為她在耍脾氣,也怪她不分時候。

“那好,你不決定我就決定!”袁欣敏喊完直接按紅色鍵電話掛了,把電話往桌子上一丟,轉身開門到客廳。

這時候黃國強剛離開袁老爺子關了門往沙發跟前走看到孫女氣勢洶洶地站在客廳中間,還以為嫌他接待剛才那年輕人連忙笑著說:“寶貝兒啊,別生氣別生氣。你不喜歡,爺爺下次就不讓他進來,乖,回房休息吧

“爺爺,下次不管誰來提親,你就替我做主答應了,嫁給誰都行!”袁欣敏置大聲喊,眼圈兒都紅了其實真的在生氣,氣帥小澤的猶豫不決,同時氣自己的懦弱。

“我的寶貝兒,爺爺咋舍得讓你隨便嫁呢?別生氣了,都怪爺爺不好,”爺爺第二次見孫女用這種語氣說話,上一次是前年春節他堂哥拿了她的信,知道她是真難過,心疼的不得了連忙說好話“快回屋休息哦?爺爺以后再不多管閑事兒了,她奶奶,給寶貝兒倒杯涼消消火!

奶奶早在旁邊看懵了,聽了爺爺的話趕忙轉身到水嘴里在安慰:“寶貝兒別氣,下回誰再來提媒,奶奶替你把他趕走!”

“爺爺——奶奶——我不是生你們的氣也不是讓你們攆人是讓你們答應不管是誰都行,反正就是盡快嫁出去!看他緊不緊張,哼!”袁欣敏說完扭身回到房子,的一聲把門摔上了。

爺爺奶奶對視了一會兒才回沙發坐下,小聲分析孫女這是啥意思,電視劇再也沒心思看。

小聰把車停到幸福小區東門外路邊,高大銘說什么也不敢下車,只是跟三嬸說小敏家在大門旁邊的C區一號樓18層東戶。三嬸數叨了兩句,就拿著禮品跟徐嫂進大門剛巧碰見黃國強從樓門口出來,還打聽18層東戶是不是姓袁黃國強一看徐嫂模樣,就知道這倆也是提媒的,不耐煩地哼了一下,轉身離開了。

小敏爺爺正跟老伴合計該怎么安慰孫女,門鈴又響了一看還不是下班時間,肯定不是兒子兒媳回來,納悶著慢悠悠起身開門。一看兩個陌生婦女在門口站著,疑惑地問:“兩位是不是走錯門兒了?”

“呵呵,您老一定是小敏的爺爺吧?我們是小敏同學的嬸子”徐嫂笑著跟小敏爺爺打招呼。

“啊,找小敏呀?那進來坐吧?”爺爺正在為孫女煩惱,一聽找小敏,就有些不自然。

“謝謝袁叔叔”徐嫂到底是見多識廣,直接就跟袁老爺子套近乎,“喲,您老把家里收拾的真干凈,這位是阿姨吧?”見到小敏奶奶站起來又親熱地打招呼。

兩位老人還真沒接觸過媒人,但這熱乎勁兒倒像熟人似得就把二人往沙發上讓,還給沏茶,三嬸也熱情地叫叔叔阿姨。

“二位,找小敏有事兒?我叫她出來吧?”爺爺試探性地問沒搞清對方來意以前并不打算叫孫女,要不然沒進門就叫她了。

“哦——叔叔,先不叫也行,我們先跟您二老嘮嘮”徐嫂輕輕一笑,“是這樣的啊,俺家大哥姓高,就是咱們現任省長高育箏俺家侄子嘞,跟您家小敏是同學,一直喜歡小敏不敢說俺大嫂知道以后,有心成全倆孩子,就叫俺倆過來問問,主要是征求您二老的看法,再找機會跟小敏爸媽嘮嘮。

袁老爺子一聽就明白了,這又是來提媒的乍一聽是省長家兒子,還是孫女同學,心里先是一驚,更是不好說啥,也不好得罪這比黃鄉長家勢力大得多,不由得為難地說:“這個,孩子們的事吧,我們作為隔輩兒人確實不好說,要不等下回小敏爸媽在的時候你們再來?

三嬸一聽還以為他們不樂意,這意思就是要送客了,心里不免緊張但她沒說話,而是掃一眼徐嫂。徐嫂再次輕輕笑著說:“叔叔,阿姨,您二老看我們從城里大老遠來了,要么您就讓我們見見咱家小敏?問問她意思?要不然等您家大兄弟跟弟妹回來嘮問問他們有啥想法,俺倆回去也好有個交代,叔叔您說是不是?

袁老爺子猶豫一下扭頭看看老伴兒,她只是看著眼前兩個人。

“叔叔,您大概不知道,這倆孩子在一塊兒上學好些年了,要說青梅竹馬一點兒都不夸張”徐嫂見爺爺沒說話,接著說“您家小敏是政法大學高材生,我們家大銘是西北大學高材生,年齡也相仿,您說這多般配的再一說,倆孩子都快畢業了,回頭俺大哥在省里隨便打個招呼,倆孩子都能安排個好工作,對吧?

“要說他倆是同學,不妨讓倆孩子見見,要是他倆愿意相處,咱大人之間都好說,她爺說是不?”小敏奶奶覺得要真是跟省長家攀了親戚也不是壞事。

“這個好說,小敏在家沒?俺家大銘就在樓下車上”三嬸跟著插嘴。

“可是,可小敏剛剛——這還得問問她意思袁老爺子始終有些猶豫關鍵是孫女剛才發那頓無名火還讓他忌憚,要是兒子兒媳在家也好辦些。

小敏奶奶忽然把嘴巴湊近爺爺耳邊說:“你說剛才寶貝兒說那意思,是不是讓咱答應這門兒親,要是再問,會不會又惹她不高興

袁老爺子當然也記得這茬,只是不知道她是認真,還是說氣話低聲對老伴兒說:“要不你進去問問寶貝兒意思?她要愿意見,再叫人男孩兒上來。”

小敏奶奶聽完站起身,慢慢走過去敲兩下袁欣敏房門然后隔著門溫和地問:“寶貝兒呀,你是不是有個同學來咱家——”

袁欣敏正在里頭抹眼淚兒,一奶奶語氣還以為帥小澤跑來道歉,沒好氣兒地說:“要是來提親就答應,剛不跟你們說了?要不是提親就攆他走!”

這話把奶奶嚇一跳,立馬轉身看著老伴。袁老爺子也覺得這孩子說話不對勁可徐嫂和三嬸聽了心里一樂:咦,有門兒,原來這丫頭知道大銘提親看意思還嫌他來的晚了,有點不高興倆孩子大概在學校早就談著呢。

“叔叔,阿姨,您二老看,小敏也表態了咱是不是挑個好日子,給倆孩子把這事兒給定了”三嬸看二老不說話,就想趁熱打鐵。

“這個——定親這事真得考慮考慮袁老爺子覺得事情有點倉促。

“叔叔,這還有啥好考慮呢?咱兩家結親絕對是最好的選擇,時間您老定彩禮和聘金老高家不是問題,也不說三金一冒煙兒了,房子咱有現成的,只要小敏高興,讓俺家買個小汽車都不用商量”徐嫂對老高家的實力相當把底兒,當然她的謝媒錢也不會少。

“這你們誤會了,俺老袁家也不是賣閨女!我意思這事不易倉促,起碼也得她爸媽回來合計合計,對吧?袁老爺子不是勢利眼,對徐嫂說的話有點兒不高興。

“對對對,叔叔說的太對了商量完有啥想法您盡管提,俺把大哥大嫂的手機號都留給您,方便您隨時聯系!”三嬸說著從包里取出紙筆。

“這位你咋稱呼?咱們直接跟他爸媽說話不合適吧?”袁老爺子略顯尷尬地說。

“叔叔,我是大銘他三嬸兒”三嬸笑著說。

“哦,他三嬸兒啊?把你號碼一寫就行,寶貝兒她爸晚上回來,讓他打給你袁老爺子也不敢擅自做主。

三嬸笑著把號碼寫下遞給袁老爺子,又跟二老聊了些家常,告辭走了。幾個人回去跟家里人一說,家里人都樂壞了,當晚就留徐嫂這個媒人在家吃飯。最高興的還屬高大銘,之所以不敢去袁欣敏家就是怕碰釘子如今事情這么順利的確出乎他的意料高興之余又顯得有幾分不安,覺得愧對帥小澤和劉燁剛。

袁欣敏的心也忐忑很久,剛開始以為帥小澤來了,后來又沒消息了,急的她坐臥不寧。直到時候,隔著門縫聽爸媽跟爺爺奶奶議論恍恍惚惚聽他們說什么西安回來的同學的三嬸,什么房和車都不是問題,還提到定親的話。心里確定是帥小澤讓三嬸來的,難怪他老說說話不方便也不知道是他自己覺悟,還是小崔在后面起了作用。所以吃飯時當母親問她跟同學定親的事,她只是含蓄地點點頭,然后端著飯到房間吃了。小敏父親見她害羞,也認為沒問題,就給高大銘回了電話雙方約定三天后訂婚,也就是農歷四月二十六月十一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客戶端|小黑屋|聯系我們|《天馬》博客(tianmawx.com) ( 冀ICP備11025393號-6 )

GMT+8, 2019-8-14 03:35 , Processed in 0.15625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云南11选5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