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網站已關閉,發表文章請點此處訪問天馬博客

《天馬》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投稿 公告
發揮你的特長,加入我們。
查看: 47|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收起左側

長篇小說連載 小五的故事 文圖:蔡昌旭

[復制鏈接]

50

主題

53

帖子

2572

積分

三星作者

紅豆
1429
威望
5228
貢獻
5670
聽眾
6
好友
1
精華
0
注冊時間
2018-11-15
最后登錄
2019-6-28
在線時間
138 小時
性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6-10 04:31:15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長篇小說連載
小五的故事
文圖:蔡昌旭

1988年11月1日
又下雪了。雪花飄飄落在地上。小五也很苦惱。分析了家庭這些人的狀況,小五不干吧,誰也沒說的,小五干點事兒吧,總說有很多麻煩事兒,什么事兒都出來了。使小五很生氣,很煩惱。公司死活不知道,小五將來怎么辦?他大哥給小五想辦法,可是又出現這么多的問題,到處給小五施加壓力,使小五難受。在單位沒事兒,家里又是“窩里反”小五去二大姨姐夫家里,他還是不錯。小五同他說的事兒他還都答應了。在班上只有小五和馬姐在這里了。下午小五坐三點鐘的車回家了。晚上慶豐來了。他說老孟家的姑娘也得了出血熱的病,他去看了。這場傳染病來勢很兇猛,得這種病的人真的多了,令人心驚膽戰的害怕。發燒感冒引起的出血熱病,吃過老鼠咬過的東西引起的傳染病,誰知道老鼠咬過什么東西呀。傳染病成為老百姓的話題。他還說老叔你家開小店也得注意點,別有讓老鼠咬過的食品。小五說真得注意點為好。還說消滅老鼠吧,真得是老鼠過街人人喊打,這些老鼠太讓人不放心了。
1988年11月3日
早晨起的很早,小五先去車站接站,往回拉貨,拉的都是瓶裝的白酒,北大倉,富裕老窖等酒。今天沒有月亮,月亮還沒有升起來。早晨靜悄悄的,黎明到來之前天并不冷,遠處的燈火也疲倦的閃著昏黃的光。接車拉酒總說有一個過程的,不管怎么樣還是要干活兒的。小五想;父親回來,小五應該讓他父親同他大哥寫一個房子的契約,就是房子給小五他們了。這樣小五有了繼承權,要不以后也是麻煩事兒。天漸漸的亮了,遠處的山上生氣淡淡的霧氣。要對貨,對于商店總是有希望的。這樣可以自己有一個養生之路,人為了吃穿二字,為了生活而奔波。為了家庭而不惜一切手段的生存著。每個人都在奔波,都在苦斗著。馬姐下午來了。她說她去伊圖里河醫院了,她脖子上長了個疙瘩。她讓醫生檢查了,是生氣上得的病,的吃藥。她同大潘說著,她如何的同兩個孩子和風格生氣,一生氣氣得她渾身直哆嗦。大潘又說上了。伊圖里河那地方傳染病多,出血熱又一個得的了。你說可咋辦?啊咋這樣呢?她高一聲低一聲的像同誰吵架似的大聲地說著。小五聽電話會議,中央規定又怎么樣?還不是誰當官誰說了算嗎?物價上漲,錢不漲,有什么用呢,給大家伙漲點工資比什么都強。小五聽到半截一看表快三點了,也沒有正經人聽這個電話會議,就是小五和調度,小五也走了,不想聽他們瞪著眼睛白話了。小五乘坐三點半的車回家了。上車之后碰見通勤都坐這趟車回家,好哇,打撲克,找到空座位小五他們就開始打撲克。列車進站了小五他們才收起撲克,準備下車回家了。小五到家還是看小賣店。因為這個小賣店跟前都是旅店,有距離車站近,加上這里的木材生意火了,做木材生意的,還有做買賣的,都涌進來了。買點的人也多了起來,生意也火了,買東西的人也多了。我看見顧客來很熱情地迎上去,熱情打招呼。然后有客氣一番。這樣才能做買賣,這樣才能迎來顧客。顧客來了買罐頭,白酒的,還有問有沒有熟食,喝酒熟食好,你怎么不做點熟食呢?小五笑著說;一是不會做,二是買的人少。那個人說也是,現在這罐頭也行各式各樣的,吃罐頭更好。他買了四個罐頭,一瓶白酒走了。還有的人進門就抱怨說;這物價說漲一夜之間就暴漲,真的沒辦法呀,什么東西都漲價,就連小姐也漲價了。說完他嘿嘿地笑了。
1988年11月3日
上班了。倪經理也來了。小五他們這里沒事兒可做。小五坐在這兒看書,倪經理看報紙,看了一會兒便走了。小五他父親回來了。他背著行李回來的。他說不想在他三哥家呆著了,哪里他住不習慣,再說了,加格達奇就你三哥一個人,沒有這兒人多。這兒孫男弟子都在不管咋地有點事兒人也多呀。小五在車站接完他父親,把他的行李和其它的東西存放在車站小賣店,同那個小賣店的店主說;過一會兒我媳婦來取。她說沒事兒,放這兒吧,啥時有空啥時來拿。小五說;謝謝了。她說客氣了。咱們都一樣不易。小五說也是都是大集體工人,同命相連啊。她笑了笑。小五急忙上車找到座位,又開始打撲克。列車進圖里河站才收拾撲克下車。大頭來了,他又是笑嘻嘻的拎著兜子進來的。又給小五一張發貨票,發票是買麻將的的發票。小五不想給他報銷,因為小五沒有同意他買麻將,你怎么賣上麻將了呢?誰讓你買的?我不給你報銷等在吧。小五把發票收起來,放進抽屜里。小五對他說先等一等看有機會報吧。大頭笑嘻嘻地說趕趟。小五又同馬姐說了大頭買麻將的事兒。馬姐說這些人就這樣,總說玩麻將,我家你孫哥也是一回來就去打麻將,一打就是半宿。打麻將不是什么好事兒。大頭還買上麻將了。不給他報銷。她有點氣憤地說,然后又笑了,也許同段長他們玩呢,還是有機會給他報銷吧。小五說我聽你的。她笑了笑;可別聽我的,我的也不一定全對。小五想起來她的丈夫老孫經常同段長和分局的一些有權勢的人打麻將。從她的口中多次提到分局某某頭頭來了,我家那口子和段長又去陪著玩了。
中午小五去二大姨姐家吃飯。二姐的兩個女兒做飯,熱豬食,喂豬。她們倆個很忙碌。我也幫助喂豬。吃晚飯。我上班了。在班上也沒什么事兒就是閑談闊論,公司死還不死的徹底,活又活不起,帶死不了拉活的讓人很難受。我回家后挑水,嫂子說今天來買東西的人很多,你小姨子都忙不過來了。有兩個住旅店的買衛生紙,走出小賣店門口就罵,不知道為了什么,罵道這個小姑娘非得操她不可。夫妻又說丟了一瓶白酒,還說小榮算錯帳了。不知道賠多少呢?小五想睡沒有錯的時候。小五沒有吱聲,小五知道他父親和嫂子這是挑毛病,是挑小榮的毛病,這樣可以讓小五知道小榮不行。小五什么也沒有說話只是笑了笑。因為小五知道這里來買東西的人就是這樣,吹毛求疵的,挑挑揀揀的,還到處說那兒的東西便宜,那兒的東西貴,就是給小五他們聽。小五想便宜你怎么不多帶點呢?何必到這兒來買呢。說這些有什么用呢,貴賤你也買了。人就是這樣的守著你說他不好,看著他說你不好。
1988年11月4日
昨天小五妻子去牙克石回來了。她大包小裹的背回來了很多貨物。別人稱為她是老客回來了。她同那些開小賣店的女人們一塊兒去牙克石上貨去了。哪里的小食品和煙酒糖茶還有很多日用品齊全,她說便宜質量還好,人家都說從哈爾濱和齊齊哈爾直接進貨,貨全質量也好,又便宜。她背回來很多新鮮的貨,這里的大人小孩子都來購買了。妻子臉上一臉笑容。那笑是幸福,是快樂,也是自豪的笑。因為她沒有白去牙克石上貨。她說有時間還得去牙克石。
天還沒亮,又下一場小雪。風刮得雪花飛起來。小五做飯,掃院子,又急匆匆的登上火車。車廂里面有一股難聞的氣味兒,煙味,臭腳丫子味兒,人們喘出來的臭氣,汗泥味兒混雜這一塊兒,讓人感到很難聞的氣味兒。小五到站了,下車向單位走去。今天通勤的人少沒有打撲克的。只好坐著昏昏欲睡了。到了單位辦公室。馬姐來了。倪經理也來了。他們去開黨代會了。小靳子八點多鐘才來,來了之后說;他妻子沒在家,他一覺睡到七點鐘才醒來。說完也開會去了。分局公司又來人了,說財稅大檢查,又說滅鼠的事兒,小靳子告訴小五讓通知滅鼠的事兒,鼠疫很嚴重。小五不想管,這事兒也不是他管的。你們都是干什么吃的。小五坐在這兒看書學習,記錄點生活的事兒。但又一想還是通知一下吧,各個服務分隊的也都是集體職工,與小五都一樣的。小五拿起電話,向個各服務分隊隊長說了滅鼠的事兒。有的笑了笑說;這叫什么呢?這叫先斬后奏,還有的笑了笑;小五他們這就去找老鼠。打哈哈湊齊地說說笑笑的。王霞來了。她說起她的女兒如何的好,不哭不鬧,很懂事兒。說時還不斷地看著小五,好像那個女兒是我的似的,還對小五說;你也不看看女兒去呀?小五說等有時間吧。她似乎有點不高興。小五想說你的女兒怎么會是我的女兒呢?小五他們雖然發生過關系,也不可能就是我的女兒吧。她有點不高興了,你是個忘恩負義的人。小五笑了笑說;我也沒說不去,總去也不好。她這才不吱聲了。李會先來了之后她不再說了。她說李會先又瘦了。李會先說不瘦還能胖嗎?沒吃沒穿的。這里又開始扯上了,東家長西家短的了。小五不想干別的事兒,只想把小賣店開好就行了。這里有很多事兒難辦的。做買賣是很艱難的。又得看住自己的東西,又得選準時機。小五覺得這一切都是美好的和自由的。但是風險也需就在小五的眼前。小五又擔憂,為自己的今后而擔憂。又為他侄兒慶巖而憂慮,他什么時候能有個出息或者到別的地方去呢?也需他現在是很痛苦吧。為自己失去財富兒痛苦吧。夜幕降臨了。小五他們總盼這時有買東西的,這樣可以增加收入的。為了生存,只好盼望著來到人多,這樣生意才會好的。老王家的旅店旅客多了起來。他總來買東西,小五沒事兒同他說幾句笑話,也同他講點事兒,因為他很有經營能力,把自己的小店經營的很有特色的。他的兒媳婦來幫他的忙了,兒媳婦長得很出眾的姑娘,大眼睛,雙眼皮給人一種嫻熟的美,她說話時先笑,笑時露出兩顆小虎牙。
1988年11月5日
分局公司來人了進行財稅大檢查。不用檢查小五他們這塊兒因為他們公司沒有收入,物價總說平穩的,稅費都沒有,怎么辦?分局春檢時夏局長說的馬上給你們解決,樹葉綠時說的話,樹葉黃了還沒有解決,小五他們怎么辦?搞勞務輸出,不給管理費,把集體工人的財產歸第三產業了,集體工人干活兒掙錢,干不好不用你,公司也沒辦法,因為誰去同他們講,講了又頂什么用,再說你上告到分局,分局找到段里還不是那樣嗎。再說了搞第三產業是分局號召的,各單位都用集體這塊地盤搞的,誰扯這些事兒,沒意思,也不是個人的企業。什么事業,什么組織,什么前途,沒人管沒人問,到老那天也沒人管,沒人問,好事兒都來了,開始創辦第三產業了,也就是把大集體工人創造的財富改一下名字變成了第三產業了。這怪誰?倪經理說我找李經理七次了,開始有信心,后來一看沒了。心里涼了。再干也沒好了。倪經理一肚子怨氣。小靳子也說這樣下去咋辦?大頭也吵吵上了。王霞對小五說這樣下去公司會滅亡的了,會黃的。現在開不出工資,還干什么呀?硬挺吧。
中午小五喝點酒。下午車回家了。晚上吃完飯后。小五的父親又同小五吵起來了。他父親說;你不是要繼承房子嗎?繼承吧!房子不給你了!你養小姨子,養著吧!咱家從小到老都不同意你養小姨子。就是你們倆口子同意。他父親又吵又嚷又打小五又罵小五他們的。小五也沒辦法,為了吃飯,生活家里的人,就好像小五要發財似的。小姨子沒地方住,到小五這里來也是應該的。她沒有父母親咋辦?小五也無奈呀。他父親吵吵嚷嚷的,還罵著。小五有時頂他幾句,有時向他耐心的解釋,可他不聽。小五也沒辦法,任他吵罵吧。過一陣子就會好的。
1988年11月6日
小五說不清楚,小五為什么這樣做?才景磊來信要錢。小五給你什么錢?小五沒有錢。房子的錢小五不想要了,小五要也不給他。還得吵架,真的沒辦法吵架就吵架吧。小五也是窮人要是富人就不會這樣了。小五去伊東上貨了。小五想該怎么辦呢?小五要干必然遭到不幸,不干還沒有生活出路。把小姨子打發走,在情理上又說不過去,要說小姨子也不是吃閑飯的,她也能干活兒的,唉!真的難辦啊。上貨時,小五的心情還很高興,小五能這樣做,也能挑選自己要的貨物了。小五為什么不可以自己干呢。小五馱著貨回到家里。小姨子走了,她回圖里河了。他父親也高興了。小五喝了一瓶啤酒。嫂子為什么反對小五小姨子在這兒,因為父親看著小賣店她過來拿東西方便,小五的小姨子在這里她拿東西不方便。也可以少花錢或者不花錢,他父親會把錢替嫂子墊上的。他父親自己搭錢也愿意。這事兒是明擺著的事兒,小五怎么說呢?夫妻也明白這事兒。他妻子的他大哥又要回來了。大舅哥同大舅嫂回到農村,在農村種地,地這幾年收成不好,在哪里過不下去了,他要回來還好,小舅子小姨子都有個地方住了。小五就可以省心了。
1988年11月7日
小五上班了。通勤車晚點了。因為魚尾板折斷,列車無法向前開了,只好在道木達停車了。小五他們打撲克,玩呀,樂呀,什么也不想了,家里的“窩里反”也都忘記了。小五上班后馬姐正在填寫計劃生育的表簿冊。倪經理在閑扯著,小五也無事可干,小五在在屋里有時馬姐和倪經理嘮嗑兒還不方便。只好去看打麻將了。小五也想玩玩樂樂算了。這樣一天就過去了,無所作為,作為又有什么用呢?因為人世間的事兒是不可想象的。也有許多令人不解的事兒。雖然是風平浪靜,但醞釀的一場大的風波到來。倪經理走了,他是在等劉元的到來,據說明天分局公司來人,馬經理來處理去年的案子的事兒,還有什么事兒,那就不知道了。不過現在的事兒很難辦的。小五又坐三點的車回家了。因為小五明白了,什么事兒也許都好辦,又是不好辦的,與小五也無關系,還是開好自己的小賣店吧。小五回到小店,看著小店,賣東西。開小店買東西的人還是不少的。有的買食品,有的買日用品。有一位女人她長得小鼻子小眼睛的,也算不上漂亮的。她是齊齊哈爾來的,到這里來賣煙酒,她說自己也是擺小攤的。她總是說要整煙她那兒便宜,又說如何的批發煙酒糖茶的。我們有買回來花生米自己加工裝入袋后出售,這樣喝酒的人來買,比原來裝袋的花生米便宜多了,還用了下酒菜。有幾位住旅店的,他們總是來買東西,有的給小孩買東西,有的給小女孩子買泡泡糖隨便買點花生米,哪個好?大人問。小女孩說;米老鼠的好吃。然后又說開小鋪不易,買賣不好做,就像開飯店一樣,做的菜咸了淡了的,你們這也是貴了賤了的,都不易啊!你這兒守著大道和旅店還是不錯的。他很理解小五他們地說著。小五說你也是開店的吧?咋怎么理解小五他們呢。他說也開過小吃部和商店,現在不干了,籌措了錢開始做木材生意了。他又說開店來人得熱情招待,笑臉相迎,笑臉相送,就這樣有時候還不行,唉!干什么都不易呀!他又說做木材生意,多么不易,到林場去裝車的看著,多裝一兩根就多掙錢,少裝一兩根就賠錢,咋辦?得說小話,弄幾盒好煙給他們,還不行還得請頭頭吃一頓飯,扔給幾盒好煙才行,請車皮那就更難了,不是幾盒好煙的事兒,是大白邊了。呵呵,干什么都不易呀。小女孩喊他爸爸走吧,我媽該著急了。他這才走了。小五說慢點走,有空過來聊天。他點點頭說行。
1988年11月8日
沒有證實昨天的事兒,今天照樣上班。天很冷,似乎要下雪,天空有著濃郁的陰云,風也很大,像小刀片似的割著人的皮膚。通勤車上的人不夠打撲克的,坐著閑談,聊天,有人談到蛇,談到寶物的東西。東拉西扯的高談闊論一番。列車終于到站了,都下車了,各自奔向工作崗位了。倪經理沒在家,他去加格達奇出差了。還是辦私事兒去了,不知道。馬姐開會去了。小五自己坐在這兒。書記讓小五去幫助裝面,小五不想去,但是也得去。小五還是去了,結果人家人已經夠了。小五又回來,坐著也沒事兒,小五就坐三點鐘的車回家了。每天都是這樣早上三點鐘起床去接貨,等候著車進站,車進站了,上車同售貨員把上次定的酒接下來,這樣可以賣齊齊哈爾產的北大倉和富裕老窖酒,才能多掙點錢。貪黑起早的為了掙錢,為了生活。上班來了也沒事兒。小五還是到了裝面粉的現場了。結果老毛說不用你了,你回去吧,到時候我給你說一句話就得了。他們裝唄。小五去財務室先是閑扯,又說到工資的事兒,沒錢開不出支,誰也不想得罪人,誰也不想多事兒。又打了幾圈麻將。小五不想玩了。又回到公司辦公室,坐在那兒看書看報,也很不錯的。到家里先是看買了多少錢,沒有錢是不行的。坐車時張萌講了兩件事兒,一個是去年覺茍荀施工的包工隊,他們包工頭兒,因為愛色,那個小賣店的男老板,讓他妻子同包工頭做愛,他藏起來,待包工頭來了,他妻子就脫衣服正要與包工頭兒干那事兒時,他出來了,抓住了包工頭兒和他妻子搞破鞋了。問包工頭咋辦?那包工頭兒只好拿錢給他了。住進了吉祥旅店的也是這樣,兩口子開的旅店,看到一位有錢的倒動木材的老客兒,男的就讓他老婆在一塊住玩,一個小時200元錢,又偷人家錢,被人家抓住了。那個旅店的男人說你睡我老婆還沒有告你呢,拿你點錢怎么不行啊!包工頭兒沒辦法了,只好認了。到了我們去驗收工程時,包工頭兒太窮了,也沒有請我們去飯店,只好買一頭豬殺了,請我們吃豬肉,又賒了兩瓶酒給我們喝。你們說這個包工頭兒怎么樣?他太傻了,沒有心眼,上檔受騙了。去阿烏尼也是這樣包工頭兒面前,包工頭兒只好向他手下的人借了三十多塊錢,買了兩瓶酒,到飯店要了六個菜,錢還不夠,包工頭兒最后央求說;沒錢了。王主任還要喝酒。包工頭兒恨不得下跪央求說;王主任實在沒有酒了,下次來再喝。王主任給他們一頓訓,沒錢干什么活兒!就你們這樣的包工隊還想干活兒!那個包工頭兒哭喪著臉一個勁兒的點頭哈腰的,像雞叨米似的,磕頭作揖的,沒辦法。你說這些包工頭兒有了錢就去吃喝嫖賭,到驗收了沒錢了,到給工人發工資沒錢了。多恨人。小五沒有去裝面,后來才聽說根本不是書記讓小五去裝面的,而是公司的人讓書記找小五去的,小五真的沒有去,沒有小五的面我去干什么,還是老毛說的對,書記讓你們勞服公司出人,他找你是讓你找人,看你也找不到人就讓你去,多虧你沒去,要是去了沒完沒了的了,都得你幫助裝。小五真是萬幸啊,裝面裝到晚上八點多鐘才完事兒。
1988年11月9日
風雪彌漫,天空大地,冷風如梭。上班了,又是小五自己在這兒。王霞和小盧來了坐了一會兒。她們倆說話是滴水不漏。小盧雖然性格外向,但正經事兒,從來不說的。王霞內向,也是很尖的女人,雖然同小五做過愛,那是在小五的口中得到她需要的東西。現在雖然同小五不是那么親熱,有時也同小五做愛,但是沒有先前那么熱烈和激情了,似乎是很勉強似的。但是她還是很想念小五的,每次都是她主動找小五去她家做的。她們說著倪經理和大頭、顛哥的事兒,似乎都去辦自己的事兒了,大頭可能不能在公司了。小靳子也上串下跳的為當副經理忙乎著。馬姐開會回來了,沒上班,在家呆著。老關說管事兒,又不想管,還不能不管。因為黨委都取消了。真的可笑黨把自己的組織取消了,黨委書記成為副段長了,紀檢委沒有了,紀檢委書記成為紀檢員,歸屬行政管理了。真的可笑。大家伙兒都笑呵呵地說;黨委書記不值君子蘭了。王霞看來小五半天似乎要說什么,但她沒說。小五想是不是今晚又去她那里。小五沒有問。小盧說走吧,咱們回去吧。她們倆走了。不一會兒小盧給小五來電話,讓小五去財務室。小五知道是打麻將,不去也沒意思,你裝什么呀?都是大集體工人,你不玩還能轉正啊?還能升一官半職的呀?別想了,都是大集體工人,誰管你呀?你當工會主席還能當一輩子呀?真的能裝,裝什么呀還不是大集體工人嗎?!小五仔細一想也是,我裝什么呢?玩去唄。小五去財務室了。同老鄒、王霞、小盧小五他們四個人開始打麻將。打到中午下班才完事兒。小五本想去二大姨姐家吃飯,可是刮風下雪,路又不好走,不去了。正好老鄒帶的飯菜多,小五他們倆對付一口得了。小五他們倆有喝點酒,談到公司的事兒,現在黃又黃不了,還開不出工資來。倪經理同老林頭的關系好,段長也同老林頭關系好,所以才把倪經理拿上來當經理的,倪當了經理就是一個傀儡,什么事兒也做不了主,他得聽段長,不聽就撤他。所以他不敢亂動,也不敢干什么事兒。只是坐這兒整天吹牛玩。倪經理中午來了電話,說他下午車回來。又對老鄒說找大頭,老鄒說大頭沒來。他說大頭要走的話下午讓他回伊圖里河。老鄒說他可能就在伊圖里河吧。小五和老鄒笑了笑,老鄒說大頭也快了。這次不能讓他在公司當財務主管了。小五說你怎么知道呢?我怎么不知道,他當財務主管,我干什么去?小五一想也對,人家老鄒來接收接財務主管的。
小五他大哥回來了。他去哈爾濱了。他二嫂也去哈爾濱了,她在哈爾濱碰見大哥,也許她知道大哥在哈爾濱吧,就把她買的東西捎回來了。他大哥很不滿意,同他大嫂吵吵著說;你不該告訴他二嫂我在哈爾濱,這家伙可好,把這些個貨都讓我帶回來了。我也不是給他們倒動貨的!他大嫂也不高興,她不說是她告訴他二嫂的,把這件事兒折騰到小五身上了,又說起小五家的事兒,又說小五要與才景磊打官司了,小五又找妻子的娘家人支持小五。他大哥不干了,這些事兒與小五有什么關系,小五從來沒說過我要打官司的事兒,也沒有說同她的女婿打官司呀?也沒有找妻子的娘家人來說這些事兒呀?小五不服氣同大哥犟犟幾句。就算我小姨子在這兒,但也不會發生這么大的事兒。事情的原因在他二侄兒小民身上,小民去了梨子山他二姐家說了小五賣房子和買他的小賣店的事兒,又得說小五逼著他搬家,不得不把房子賣給小五,小五發財了。其實這是對小五的嫉妒,小五現在欠外債,小五也沒有強迫他這樣做的,他本來有正式工作,他妻子陳寶華又要接他大哥的班,還在范文功那兒上班,還要開小賣店,是誰要發財?是我嗎?我一個大集體工人,今天有活兒干,明天放假沒有活兒干了,過著心驚膽戰的日子,隨時就會沒有活兒干的。賣房子是你自愿賣的,你不賣給我也賣給別人了。為了這點事兒非得搞窩里斗,我要是有正式工作我才不干呢?貪黑起早,來了買東西還得當孫子,何苦來的呢?還不是為了生活。他大哥說去慶巖家看孫子,又惹了一肚子氣,因為他說了慶巖工作的事兒,慶巖和寶華都不高興了。他也生氣就同慶巖吵吵幾句,回來了。他說憋了一肚子氣何苦來的呢?是我自己發賤不怨別人。小五沒有吱聲,這都是小事兒,何必那么認真呢,小五本想勸他大哥幾句,但一想還是算了吧,再怎么樣人家比我近,人家是兒子和老子,我是弟弟,還是少說為佳吧。
1988年11月10日
昨晚小五他大哥又同嫂子吵起來了。因為小五的事兒。才景磊給小五來信的事兒,小五同他大哥和嫂子說了。他嫂子說她女婿這樣做也是對的,他大哥說他是我女婿又不是老五家的人,有他什么事兒,再說那些事兒是小五他們哥兒們的事兒,做一個小輩的管得了嗎?他嫂子不高興了,蓋房子才景磊也蓋了,人家要錢是正常的。他大哥說蓋房子他沒住呀?他不是也住了嗎,再說那房子我早就說是給我爸爸蓋的,地還是老二的呢。他嫂子不高興了,說小五是白眼狼不能可憐小五,蓋房子時小五沒干活兒,這是真的嗎?蓋房子小五也干了,就是干的少唄,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兒,她還是相著自己女婿的。蓋房子時,小五也拉柈子和磚了,小五也幫助收拾院子和墊土了,這些活兒小五也干了。他們吵吵夠了,都不吱聲了。歸根結底還是不就是錢的事兒嗎?小五也不想同他們嗆嗆這些事兒,沒意思。
上班了。馬姐開完會回來了,又是漲工資的事兒。她說一個大集體的總漲什么工資,漲了咱們公司也沒錢開,還不是檔案工資嗎,有什么用呢?小五說也是沒意思,整天的說大集體工人和全民職工一樣,什么時候一樣了,就是嘴上說一說而已。這叫白費勁兒。集經、多經、社經(射精)、打經這些都是誰想出來的呢?小五有時也覺得可笑。集體經濟本來就不行了。又來也多種經營簡稱為多經,經營什么把兩根鋼軌架空上邊跑火車這樣才是多經。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簡稱為社經,人們又說是射精,是到時候該射精了,哈哈大笑了。經濟犯罪打擊,要交經打辦,簡稱為打經。精子多就該打了,呵呵,說完人們又都笑了。這叫什么名正言順,名不正言不順,真有意思,中國人就是這樣弄一個名稱出來就得有人管,就得有級別,就得名正言順。
小五大哥為他的事兒操心辦事兒,他的兒子有意見,媳婦也有想法。小五二嫂也有意見,說大家伙兒幫助小五解決困難,小五還得為了他的小姨子和小舅子。小五想你們不也是嗎?小五他二哥二嫂也是為了小姨子和小舅子嗎?你家弟弟妹妹沒有父母,在那么家吃住。他大哥為了兒女工作四處奔忙,也是為了女兒。小五這樣做也是同樣的。所以這賣房子的錢不能給他。小五得去借錢,把貨款給小民,這樣他才會安心的。還說小五有錢,有錢是小五妻子在他二嫂家開小賣店偷的錢,這樣我才有錢了,不是偷他二嫂家小賣店的錢,小五拿來的錢?小五也不知道妻子偷了二嫂家多少錢,小五也沒看見我家有錢。真的說不清。還說小五他父親為小五賣命,小五不用父親了就拉完磨殺驢了。小五想不到,小五會遭到這么大的難,小五又是為了誰?還不是為了自己的生活嗎?小五真的不明白從家里人到外面的人怎么都這樣呢?小五還沒有發財,只是為了生存而開個小賣店,得到這些風言風語,小五真的沒辦法,只好去小舅子萬林哪里借錢了,沒辦法了。
作者簡介:蔡昌旭,海拉爾人,內蒙古作家協會會員、中國鐵路作家協會會員、呼倫貝爾市作家協會會員。曾在文學報刊發表中、短篇小說和散文300余篇,多次獲獎。攝影作品,先后榮呼倫貝爾市、滿洲里市、獲秦皇島市攝影大賽優秀獎。現住河北省秦皇島市山海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客戶端|小黑屋|聯系我們|《天馬》博客(tianmawx.com) ( 冀ICP備11025393號-6 )

GMT+8, 2019-8-10 01:25 , Processed in 0.12500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云南11选5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