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網站已關閉,發表文章請點此處訪問天馬博客

《天馬》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投稿 公告
發揮你的特長,加入我們。
查看: 33|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收起左側

小說連載 小五的故事 圖文:蔡昌旭

[復制鏈接]

50

主題

53

帖子

2572

積分

三星作者

紅豆
1429
威望
5228
貢獻
5670
聽眾
6
好友
1
精華
0
注冊時間
2018-11-15
最后登錄
2019-6-28
在線時間
138 小時
性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6-12 04:41:52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小說連載
小五的故事
圖文:蔡昌旭
1988年11月21日
肥了以權謀私的,苦了遵紀守法的。提了溜須拍馬的,紅了弄虛作假的,段里開會,貫徹落實中央和鐵路局文件,整頓紀律和經濟,到底能整頓什么呢?還不是一陣風兒,風吹過去就完事兒了,該干什么還是干什么。大吵大鬧的折騰一通就過去了。因為有的人根本不想聽這些事兒,也不想聽這些沒有用的話了。我也不想聽,與我無關系,我也不那么認真的去干了,干了又有什么用呢?到頭來還是沒用的。天晴了,雪化了。大地山川白茫茫的雪鋪蓋著。家里不安寧,二侄兒又引發矛盾了,他又說小賣店的事兒,說別人說了他賣給我便宜了,要是賣給別人不值去七千塊錢也許八千到一萬。嫂子也跟著說,也跟著講。二嫂又說不應該賣給我,應該賣給她。我也不想聽這些話了。在北國酒家,他們說現在飯店也不好經營,大米漲價,白面也買不到,唉!沒辦法,如今干什么都難啊!都是不好干上擠下壓,到處要錢,不給錢就不行,這兒不合格,那兒有毛病。唉!不去想了,干一天少一天了。我看書讀報,我想今后的路怎么走?我還不清楚。自己買房子在外面也欠外債,賣房子的錢又沒有在我手里,父親說是借給我的。我自己心里明白拉了屋里千元錢的饑荒,怎么還呀?中午我去市場看到那些蓋的漂亮的小磚房,在市場里的小商店,經營煙酒都是高檔的,還有的用錄音機播放著歌曲。男女請你人們都在這里,他們打扮的花枝招展。他們可能都很有錢吧,沒有拉饑荒吧。看到我對面桌的馬姐人家是雙職工,又是干部,有錢,人家無憂無慮的生活著,人家生活幸福美滿。而我拎著小兜去買花生米,批發貨物上貨,每天忙忙碌碌的,這樣還有時擔心受怕的,說不定哪天就會失業了。人都是一樣的,但是生活質量不一樣。我站在站臺上等車,碰見了醫院勞動服務公司的小蔣和那位女同志。她說我們倆口子能干,齊心真是不錯。我心里很高興的確我們倆口子齊心,不齊心咋辦?就是為了生存吧。就是我有時愛管閑事,那個小姨子有時讓妻子生氣,有時也責怪我總訓斥她的妹妹我的小姨子。我說她太懶了,什么活兒也不想多干,只想玩,玩完了就呆著,真夠嗆,我為了她挨多少罵,受了多少委屈,其實她不明白,總認為我們是應該的。妻子勸我說;她還小要是像你這么想就好了,慢慢來吧。 我又回家了。我碰見了趙玉秋,我同她一塊兒回家,她是讓我幫助她抬面。她問我現在的情況,我說實在不行我就不干了,段長說王明山去賣冰棍了,那就不救濟他了。那就不對,王明山去賣冰棍也是被逼的無奈呀。你說這個段長咋說這樣的話呢。她顯得很氣憤。人就是揀軟的捏顧唄。趙玉秋說。那錢也是錢,不救濟了,唉!好了到這兒吧,一會兒你劉哥騎自行車來借我。趙玉秋說;謝謝你了。我說客氣啥。都是一塊兒的。趙姐那我走了。她說你走吧。我到家了二姐家的女兒小玉子來了,小榮要回圖里河,我心想又是回去玩去了。那就玩吧,看到什么時候玩到頭。    1988年11月22日      雪花還在稀稀拉拉的飄落著。漫天皆白,大地山川銀裝素裹。冬天到來了。我又起個大早去車站接餅干了。天氣很冷,風夾著雪花不斷的襲來。使我感到冷,冷風像針刺透我的棉衣似的。我待車進站后,急忙去小賣車。買了一箱餅干扛回來了。天還沒有亮。我邊做飯邊想著家里的事兒。二嫂為什么這樣猖狂?我也沒得罪她。我撈到她家什么了呢?天地良心,她怎么這樣說話呢?我幫助你們干活兒,給你們賣力氣,我怎么了?難道我一點好處也沒有了嗎?還有大嫂傳閑話,也有慶巖傳的閑話。行啦,我認識這里的人了。父親有事兒找我我還得積極的去辦理,稍微慢一點父親就急眼。這些我明白了,可是關鍵時為啥不幫助我呢?下雪了。天晴了,雪花紛紛飄落。公司只有我自己,馬姐去伊圖里河鐵路分局公司辦事去了。倪經理開會去了。我和老鄒去政府要筷子錢。他們辦的事兒讓我們倆去要賬,一分錢不多掙,還總吹牛皮。背后還整人,當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就是倪經理。他為什么這樣呢?他不僅討好領導,還要搞關系,因為他怕得罪領導,又怕丟了官兒。所以才這樣的踩著別人的肩膀往上爬的人。下午分局公司來人了。隋科長、張局長,李科長都來了。名譽上是來檢查官倒和經濟之事,倒動木材的事宜,其實是來關于公司班子的組閣問題。公司的賬外遷債也沒有往回清理都是推托著干。張文學又白糊上了。總是公司好唄。小靳子也來了,也許他聽說分局公司來人了。也許他來說一說他的事兒。他們又說又笑著。張局長去找遲段長了。我回家了。還得用百分之五十的力氣辦好自己的商店,工作也得用百分之五十。現在就得這樣干。小夏來了。我們又嘮一會兒磕,他才上車走了。妻子幫助他送站,他拿了很多東西。 1988年11月23日 陰云布滿天空,沒有雪,但天氣陰冷,冷風吹得人心冷,寒風吹來了,冬天就要到來了。冬天給人們一種寒冷。我沒有上班。我給父親按暖氣,各種水暖件不全,慶巖說他有可是他今天還給老朱家安裝暖氣,沒有拿來。我很著急。就到水電段材料室去了。我去找二哥的朋友劉天寶向他幾個螺絲,他說沒有。還說二哥傳閑話,說他如何如惡化的不好,我不想聽。因為過去他們是好朋友,劉天寶家住在伊東每天上班都要到二哥家放自行車,他坐通勤車去圖里河上班。有時還在二哥家吃飯喝酒。兩個人當時好的同一個人似的,現在不好了。是因為二哥退休了,也沒什么用了。所以就有了意見和看法了。我給小龍打電話讓他給我弄幾個螺絲。他答應了。可是他也沒有弄夠,也沒有給我送來。我又去找大哥,才把管件弄夠了。我回來,張家的三哥也說過他要幫助我給父親住的屋子安裝暖氣,可是誰也沒來。我又供他們吃喝,他們滿口答應了,到時候一個人也沒有來。我自己干吧。他們這些人就是吹牛皮,不辦實事兒。大哥看到我自己安裝他來幫忙了。嫂子還很生氣,說爸爸事兒多,安裝不安裝暖氣呢個咋的。還說他安裝暖氣給她家帶來了麻煩。安裝完暖氣她也沒有給我和大哥做好飯,還在嘮叨著。 1988年11月24日 雪不下了。天氣很冷。我上班之后,馬姐問我張局長來了對公司的事兒怎么定的?又問我都聽說了什么事兒。我詳細的向她說了。她說倪經理去牙克石了,搞了三車帶魚,他去要錢去了。他走時還問那幾個判刑的都是誰,也夠嗆。這些大集體職工沒事兒惹事,還去偷人家工地的材料賣錢花了。不判刑退贓款又沒有錢,只好判刑了,有的判一年半,有的判勞動教養了。她又說漲工資的事兒。還同我商量我說咱們倆商量行嗎?馬姐也笑了說;就是咱們倆算個啥呀?這個倪經理就是泡人。她說去找段長去。結果也沒有找到。我有點急眼了,我說我的工資應該給漲。她還說得找段長。我說你去找吧!他們都給漲了我憑什么不給漲。馬姐看我真的急眼了。她這才說我沒有說不行,也沒有說不給你漲啊。我給你報上去了。當經理也不能什么事兒不管只是顧自己去撈外快呀。說下去各個廠隊店走一走,不帶財務主管你自己去干什么了?把老鄒氣壞了。真是沒辦法呀。這樣的人還用,而且還敢的很有勁兒。當面不說背后總會搗鬼的人,沒個好。馬姐也很生氣。小靳子好,整天沒事兒領著孩子玩。我在想干啥何處去?是否能得到安靜和順利。我只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辦事兒了。我去教育室他們都很牛,張作俠也不搭理我,我說抄一下考試題,他說;不行,不能讓你抄。我說不讓拉倒,我還正不想抄呢。我轉身便走了。他有喊我說;跟你開句玩笑,還當真了。快過來抄吧。我想不讓我抄我也不怕,這是工作上的事兒,又不是我個人的事兒。 1988年11月25日 天冷了。冷得有一種冰寒之感。昨天晚上大侄兒來了,他又喝酒了。總說這樣的喝。大哥說他勸他,他也不聽,中午不回家,晚飯也不回家來吃了,喝酒吹牛皮,有的也說沒有的也冒,還說國務院給父親漲一級工資。這話都傳到段長耳朵里去了。少喝吧,現在形勢多緊張啊。大哥勸他。范文功忌煙酒了。他家的老太太也死了。拉到圖里河埋了。實現了老人生前的愿望了。因為老太太不愿意火化。慶巖的孩子轉院去齊齊哈爾市了。慶巖陪著去的。大嫂說老范家收的錢都給范文功媳婦了,言外之意是你們也學著點。她這回學到東西了。上班了。還是我和馬姐。老鄒來了,找顛哥退獎金款。唯一他和大頭沒有退了別人都退完了。啥也沒干還得獎金呢?就是同段長關系好唄。但也不能沒完沒了的。他們自己說段長不能同他們發火,因為他老舅是醫藥站的親屬,是紀委的。馬姐老鄒說起公司的事兒,倪經理拿外賣的錢做買賣去了。誰不知道他和大頭的關系。將來有裂開那天,大頭沒想到處分這么恨,倪經理又去跑買賣了,以出差的名譽出去的,吹牛拉關系,都是他們的本事,還有一個能力就是背后到處許愿,這些人干什么大事兒?只是這樣靠關系上來的。馬姐對倪經理也有意見,老鄒也有想法,做集體經濟工作,哪怕你有百分之五十的經理都行啊,現在不管了,還說別人呢,你自己干凈嗎?老鄒說著。這叫窩里斗,窩里反。下午只有我和馬姐在這里了。她寫人事令。我看一會書,也幫助她抄寫人事令。馬姐又說在干一年也不干了,這活兒太難干了。我沒有吱聲,也沒有說別的事兒。我聽馬姐說干了一年到頭沒有得到一分錢獎金。老關上來當經理還把兩個姑娘都安排上活兒干了。 1988年11月26日 早晨起床晚了,接站也很晚到車站后,我沒有接到酒和餅干。現在我也很愁,因為進貨難,酒也是很費勁兒的,又要查稅了。不上稅的東西也有很多,這事兒也不好辦。我不知道該怎么辦?馬姐走了。剩下我自己了。因為這些繁瑣的事兒令人難以接受的。天很晴朗,瓦藍的天空,明媚的陽光照耀在白皚皚的山川大地。房頂上,房脊上已經覆蓋了白雪。路上也鋪蓋了白雪。雪和水在一塊兒時路面也很滑。路滑使人感到害怕。小風兒吹來很冷。我想到妻子,她去上貨去了。奔波在寒冷和風雪之中,也夠難為她了。父親有錢了,又要開花了,買了收錄機,還要買唄的東西。我生氣為什么不幫助我呢?不知道是為什么?幫我的人是有目的的。二姐夫幫助我是為了我的小姨子在我家,要不也不會幫助我的。人都是為自己的私心和情欲的。我回到家里感到有一種壓抑的感覺。父親終于買回來收錄機了,他還讓我看看,但是我沒有說別的,只是嫂子同我說父親又要扒倉房。我想你這是干什么呀?扒倉房就扒吧,誰也阻擋不了他的。我這一說父親又炸了,大哥也不干了,又說我媳婦說父親的難聽話,說什么父親不該買收錄機,我當時就告訴她不讓她亂說,她不聽我的,結果怎么樣?妻子的話非得與嫂子說,嫂子開始傳閑話了。傳來傳去越傳越多,怎么樣出事兒了吧。父親又要他的東西,砸碗摔盆的。 1988年11月27日 今天在家里賣貨。來人不多。他們買煙酒茶葉。我邊干活兒邊賣貨。有的人來了,熱情的送他們,帶小孩的又都認識,給那一塊糖吃。他們也很高興。我父親還在生氣,因為我同他吵了幾句嘴,又摔東西,又打碗的,使他心里為我失去了歡快,我也覺得有道理,父子之間不該這樣的,但矛盾激化了,他不想想我的難處,只想我對待他不好了,這本身我也應該自我反思。晚上三嫂來了。她來借酒桶,沒有空桶,又嘮了一陣子磕兒。小二領著對象來了。而那時我正在外面干活兒,我自己看見她了,她也沒吱聲,我也沒去大哥家看她。我也沒得罪你,也沒有同你吵架,你不同我說話又能怎么樣?我也不像搭理你們。大哥還告訴我小二的對象來了,那意思我明白了。但我沒去,我是有想法的,沒瞧得起我,我也不想坐在他們面前,有時說話深了淺了的又會出現矛盾。 1988年11月28日 上班了。我的心情好像有了變化,工作上的事兒也是難干的,不干吧,還不忍心,干吧,有些事兒還沒還沒辦法。倪經理又去牙克石了。我和馬姐在這兒。我家里也是如此的事兒多,二哥在家里沒權利,干活兒是他的,兒女對他不尊重,因為他只能干活兒,別的事兒都不做的人,我也明白了一切都過去為最好。我下午回家了。我想到了父親的事兒,我不該太過分的對待父親,他也是為了我好,可是我難以理解的。我這樣對待父親也是不對的。我得妻子拉煤,父親也幫助拉了。妻子給父親送去一瓶魚罐頭,父親說不要說不要,妻子給他打開了,他才吃了,這樣也許能緩和一下關系吧。 1988年11月29日 我上班后馬姐還沒有來。鈴聲響了很久她才來了。來了之后還說,咱們這屋里的毛巾和抹布都是這么臟,我沒吱聲。仍然干我的活兒,我也不想同她說什么。我去大修隊,碰見了王霞和小盧。我讓她們倆來取人事令,又讓她們倆把那副麻將牌拿走。我去財務室,老鄒非讓我給他那回來麻將牌。我說讓王霞拿去了,我怎么辦?我沒敢說我讓王霞拿走。老鄒還是不干,我說你找王霞要吧, 就說我說的。總算應付過去了。可是小靳子非要麻將還強問張猛,這是什么人呢?不知他找到沒有。下午我去老景哪里坐一會兒。我告訴他陳慶文的事兒,他又犯事兒了。我也沒辦法、我回來同馬姐說了陳慶文的事兒。馬姐說是我的事兒,我沒做好工作。其實這不僅我一個人的事兒,他不上班,我怎么辦?簽訂了安全保衛合同又怎么樣?只是糊弄上級而已。我也很生氣,沒辦法,只好這樣了,誰讓我干這活兒了。別人沒事兒打麻將,玩還照樣掙錢,老鄒又對我說了倪經理的事兒,倪經理自己去做買賣了,什么也不想干,只是干關系整人。     1988年11月30日     小五上班了。馬姐來得早。因為通勤車晚點,小五就來晚了。但這個晚點并不是上班晚點,距離上班時間還有五分鐘。馬姐掃地,擦桌子。小五坐在這兒寫綜合治理合同。這是自欺欺人的合同。并不是這樣是防止和預防犯罪,而是推出去不管,怎么辦?小五不辦就連馬姐都不高興,因為發生集體職工違法犯罪影響他們的獎金。她說還行你沒用發脾氣,還是寫出來了,這樣倪經理,還有老關都該滿意了。小五想你們能允許我發火嗎?我這么一個小個子能有什么脾氣可發呢?你們都瞧不起我,特別他沒有孩子,好像在那么面前更加矮半截似的。小五沒有吱聲。她依然寫著人事令和漲工資的令。小五不想往下說什么了。小五去找自己的出路,小五又去找自謀職業的合同。小靳子來了,誰也沒有吱聲。他給老鄒打電話,問老鄒在不在,又說回家取東西,他要去烏爾旗汗分段服務分隊。走的時候問馬姐有事兒嗎?馬姐說沒事兒,沒事兒他說我走了。小五去財務室蓋公章,又打幾圈麻將。中午去李會先家吃飯。小五吃完飯回到公司。只有小五和馬姐在這里沒事兒坐在這兒看書報。三點鐘小五回家了。馬姐說公司要組閣,那就讓孫經理來之后組閣吧。   1988年11月31日    小五也怕被組閣下來,回到家里做買賣。誰不想多掙點錢,但小五拉的饑荒還沒有還上,現在開買賣是有點晚了,但為了生活也只好這樣了。沒有人買東西時,總是盼著來人買東西,因為賣東西營業額也就多了,這樣會增加收入的。還是購買力差呀,再說也是偏僻的事兒。 作者簡介:蔡昌旭,海拉爾人,內蒙古作家協會會員、中國鐵路作家協會會員、呼倫貝爾市作家協會會員。曾在文學報刊發表中、短篇小說和散文300余篇,多次獲獎。攝影作品,先后榮呼倫貝爾市、滿洲里市、獲秦皇島市攝影大賽優秀獎。現住河北省秦皇島市山海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客戶端|小黑屋|聯系我們|《天馬》博客(tianmawx.com) ( 冀ICP備11025393號-6 )

GMT+8, 2019-8-8 03:02 , Processed in 0.15526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云南11选5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