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網站已關閉,發表文章請點此處訪問天馬博客

《天馬》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投稿 公告
發揮你的特長,加入我們。
查看: 35|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收起左側

第六十九章 再起風波

[復制鏈接]

21

主題

27

帖子

978

積分

二星作者

紅豆
491
威望
2249
貢獻
2346
聽眾
7
好友
0
精華
0
注冊時間
2018-11-2
最后登錄
2019-7-7
在線時間
65 小時
性別
真實姓名
翟自明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6-12 10:43:45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帥小澤回到家,又到村支書和村長家打個招呼,請他們明天參加別墅開工儀式他們早聽說河灘有動靜了,也聽說這位同族老弟是開著豪車回來的都樂意錦上添花,就答應明天拿上鞭炮過去湊熱鬧。

馬子祥和劉燁剛吃完晚飯,早早就到帥小澤家了,三個人邊喝啤酒邊聊關愛紅給他們弄了幾個菜,就出去串門兒了。

“哎,小澤,明早幾點開始?”劉燁剛說完用筷子夾花生米吃。

“說的十點左右,就看大家去的齊不齊了!”帥小澤端起啤酒杯,“你倆可給我招呼著人啊,尤其是放完炮去城里的時候,一定得把在場的人都拉著,別把誰落下了!

“這你放心,我說好了兩輛公交車,看別人都上車我再上還有小聰那個車拾底兒,實在擠不下了我就不坐,”馬子祥笑著說,“完了,擠到你車后座,呵呵。”

“呵呵,沒問題,畢業先考個駕照吧,等到我那上班了,把奧迪給你開”帥小澤笑著說。

“哎,你說真的?”馬子祥高興地睜大眼睛看帥小澤。

“當然”帥小澤看著他舉起杯子。

“好,我回西安就學照!來,小剛,咱仨走一個!”馬子祥說著就把一杯酒干了,然后在拿起瓶子倒。

“你跟佳佳咋樣了?聽阿姨意思是讓你走前兒把婚先定了?”劉燁剛把杯子放下問。

“可不是?我也為這事兒惱嘞,”帥小澤無奈地低頭吃幾口菜,端起杯子仰脖子喝完了。

“小敏咋辦?算是徹底放棄了?”這句話才是劉燁剛真正想問的。

“也不滿你倆,我是真心不想放棄,可我又怕佳佳傷心再說我媽,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兩家人都喜歡佳佳,你們說我該咋辦?”帥小澤又給自己倒酒。

“小澤,簡單點兒說,你第一感覺是愛誰用個老土的方法說,要是倆人同時掉水里,你救誰?”馬子祥幽幽地說,眼睛盯著帥小澤的眼。

“呵,老實說,要真有這樣的一天我寧愿小敏活著,因為死了啥都沒有了,什么愛了恨了都是白給如果返回頭救不了佳佳,我就陪她一起死,因為我欠她太多了你們不知道,是佳佳罵醒我的,讓我不要生活在過去,也是她鼓勵我找陶哥可以說我有今天跟她有脫不了的關系她還為我打過胎,你們說我要是背棄她還算人?”帥小澤說著用兩手抱頭,覺得自己根本沒得選。

“唉——”劉燁剛嘆了口氣,“我聽明白了,你最愛的人還是小敏,最離不開的人卻是佳佳!你有沒有想過,娶了小敏是一個人幸福,一個人愧疚,一個人痛苦要是娶了佳佳,就可能是三個人痛苦!

“大哥,感情的事兒不是加減法,也沒辦法找平衡,來喝酒!”帥小澤說著拿起酒杯。

“哎,你干脆一個明媒正娶,一個金屋藏嬌!三個都幸福!”馬子祥沒有拿酒杯,而是興奮地看著兩個人。

劉燁剛直接沖他瞪眼睛:“你說的是屁話!你愿意給人當小三兒?一輩子見不得光你家里人咋想?十年二十年能忍受,幾十年以后咋辦?活著沒有名分,死了入不了祖墳,連子女都不敢要!

“靠,你這一說還真是沒法了?總這么耗著也不行啊?三家的長輩兒都快該崔了!”馬子祥接著說。

“別人能耗,唯獨你帥小澤耗不起,你還必須盡快選一個娶了,就算是痛苦也必須留個后人”劉燁剛之所以這些年不跟帥小澤掙,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知道他那個秘密。

“小剛,你這話說的咋像小澤命——”馬子祥說著忽然留意到劉燁剛認真地瞪這他,硬生生把話咽回去了。

“就算我不想選,都由不得自己!”帥小澤沒注意到兩人的表情,“今天小敏又打電話了,說黃國強又去她家提親了,我再不選她就選了!”

“你說誰?黃國強?”馬子祥詫異地望著帥小澤。

“是啊,就是那鄉長黃金牙的兒子!你認識?”帥小澤沒想到他有這么大反應。

“那我倒不認識,可這事不對呀?記得去年咱回來的時候,小巧說他未婚夫是黃國強!難不成是一對雙生?還是他跟小巧退了又追小敏?”馬子祥疑惑地說。

“咦——?有這回事兒?”帥小澤這下也覺得事情不對,本來他還以為那只是袁欣敏用來督促的借口,如今可以說事實俱在,而且事情還多了。

劉燁剛忽然把拿起的杯子放下,幽幽地說:“你們這一說,我也覺得有這么回事兒我去年暑假去找過小敏,在她家樓下碰到一個開黑桑塔納的,提著禮物往她家去了,看樣子有點面熟,說不定就是黃國強。

“不知道明天小巧來不?我得找機會問問她”馬子祥悻悻地說。

“祥子,你自己鍋里都快熬好了,別再惦記人家廚房冒啥煙兒了!別弄得成小澤這樣子!進退兩難!”劉燁剛說。

“哎,我就是關心關心她,怕被人騙!”馬子祥解釋,“算了咱不說那些煩人事兒了,喝酒!”

三人舉起杯子碰一下,仰脖子喝干又接著倒酒,接著聊天。直到深夜,關愛紅從外面回來,催促他們早點睡覺,三人才喝完瓶里的酒笑著跟她說晚安然后到帥小澤房間,關上門嘀咕起來。

六月八號上午十點,帥小澤的樁基旁邊圍了不少人基本都是族里的長輩,村長和支書都在列,還有他姥姥姥爺,十幾個好哥們兒。爺爺在河灘樁基跟前擺放了香案祭祀供品,燒了香帥小澤規規矩矩地叩拜接著鞭炮齊鳴,煙花爆竹燃放了半個小時然后大家輪流為樁基添了锨土,洪經理一聲令下,挖掘機正式開始施工。

帥小澤又給長輩們介紹了一遍整個別墅及周邊綠化支書順妞哥夸帥小澤有魄力,將來房子落成了,他要過來參觀,笑著說讓帥小澤再管頓酒。隨后大家紛紛上車,兩輛公交車幾乎坐滿,高大銘、李青等人還是做小聰的車帥小澤的車在前面先走了,他跟王易佳進城先到預定的酒店安排小聰緊跟在后,把大家酒店后,小聰還要返回家里接帥小澤的奶奶和嬸子們。

往北河走的南北大道上,王仲坤氣沖沖開車往帥小澤家趕去。女兒出門沒多大一會兒,他本來打算開車到公司看看,一個意外的電話把他氣得差點罵娘。電話是一個自稱是帥小澤秘書的女孩兒,打來找王易佳的他就順口問了句你老板為人咋樣”。不料那女孩兒一頓訴苦,說帥小澤尖酸刻薄,心胸狹窄最令上火的是還是那句老板年紀輕輕,風流成性跟多個公司女員工有染連金發碧眼的外國同事都不放過”。當他要問女孩兒姓名時,電話掛了。掛完電話,他就跟佳佳母親吵上了,埋怨她識人不清,把女兒往火坑里推最后說什么也不同意兩人繼續交往,忍不住要去北河東村把女兒接回來。

到東村后一打聽還都知道帥小澤,輕易地就找到了他家院子。進院子后發現冷冷清清的,剛要問就聽見東廂房有人說話就走過去了剛要揭簾子時,聽到里面人說話提到佳佳,連忙側耳傾聽。

“媽,那邊兒俺媽也覺得佳佳這個妮兒不錯,我跟澤妞也,趁這次回來給他倆把婚定嘍。說話的是關愛紅。

“那行啊,叫人提過媒了嗎?定沒定日子?”小澤奶奶聲音顯得很高興。

“沒咧澤妞說都是年輕人不用太老套,他跟佳佳娘商量好就行”關愛紅對兒子做事很放心。

“哦,要那樣,回頭你去見見親家盡早把倆人婚事也辦嘍,免得夜長夢多萬一過兩年澤妞有個啥好歹兒,沒留后可不好!”小澤奶奶說著又擔心起來。

“可不是,我也這么想,早辦早安生”關愛紅聲音忽然低沉下去,“就是可憐了佳佳,這么年輕就——唉——!”

“愛紅,別凈往壞里想了,說不定咱澤妞能扛過去咳,不說了,你這些年也不容易呀!老帥家委屈你”小澤奶奶說話聲音有些哽咽她何嘗不為兒媳叫屈,何嘗愿意承受白發人送黑發人的凄楚。同樣的,更不希望孫媳婦走兒媳的老路子,可命運要這樣違背了。

“媽,你別這么說,你也別難過一會兒小聰該來接咱,那妯娌仨也該來了,讓她們看到不好”關愛紅先從失落情緒中出來。

“對對還是不說了,免得說漏嘴咱們到院子走走吧”小澤奶奶說著從小凳子上站起來,“這事兒沒讓旁人知道吧?”

“沒,就咱娘倆,老二、老三兩口!”關愛紅也站起身子。

門外的王仲坤匆忙往門外走去,聽兩人說話的語氣帶著哀傷,他也不愿打擾她們,更不愿讓她們知道他偷聽說話。往回走的路上,心不由得翻了個:這到底是咋回事兒?難道這帥小澤有啥不治之癥?她們之所以急著讓倆人訂婚結婚,都是為了他老帥家有后?這不行,我絕不同意佳佳嫁到這樣的家還有那個帥小澤,他是明知有病才放縱的?還是本性就壞?管他呢,反正別禍害我家佳佳這事我也不能給人宣揚出去,那太不厚道,畢竟人家寡母再白發人送黑發人也苦的不是一丁點兒!我只管反對倆人親事就行了。

鳳城新華商場最繁華地段,有家上下三層的川韻人家酒樓。帥小澤在二樓大廳包了十一桌酒席,酒菜是這里最高標準十六道涼菜十六道熱菜男士桌上白酒是五糧液,女士們喝的紅葡萄酒,也有人喝健力寶和啤酒。

帥小澤是來來回回敬酒,最后才坐在姥姥跟前吃了些菜王易佳是跟前跟后,以準媳婦的身份向大家敬酒。直到天擦黑,帥小澤才送完最后一波客人上車,那就村長、支書和三位叔叔王易佳她們大部分女生被小聰送回家,他們六賤又坐到一起吃晚飯,在座的女生還有劉素霞、章鳳巧、孫曉雨、尤玉嬌。大家仍是嘻嘻哈哈喝著啤酒聊著天,到后來又到酒店開個商務間打撲克的打撲克,打麻將的打麻將,誰也不說困,誰也不想散場。馬子祥一直想跟章鳳巧單獨聊,可她好像收不到信號似得。他也不敢做的太明顯,因為尤玉嬌始終就在他旁邊坐著。

王易佳在小區門口下車時,已經有幾分醉意因為她今天真的很高興,關愛紅穿著她幾天前買的衣服,幾乎給每個親戚介紹這個未來兒媳,還當著眾人的面夸她聰明能干,會體貼人她則是嘴甜得阿姨前阿姨后的叫著,惹來了長輩們不少贊嘆聲。搖搖晃晃地走著,走樓門口臺階險些摔倒,幸虧王佳豪放學回來,扶著她進了家門可一看到沙發上鐵青臉的父親,酒就醒了一多半母親過來給她沏了杯濃茶,親昵地勸她回屋睡覺,她答應著端起茶杯往屋里走,還沒到門口被父親叫住了。

“你已經是成年人了,做啥事要往遠的想想就算不為老王家這點兒面子,這大姑娘喝的醉醺醺,傳出去咋給你找婆家?王仲坤聲音不大,語氣中帶著莫名的哀傷,臉色始終很嚴肅。情形是王易佳和王易豪從未見過的。

王易佳聽了父親的話一愣,以為父親因為她喝酒不高興淡淡一笑說:“爸,看你嚴肅的,大不了以后我不喝這么多還有,爸,媽,我已經有小澤了,以后不要再提找婆家的事兒!

“既然你還清醒著,那就過來坐我有些話要跟你說清楚!王仲坤認真的說。

“爸,你這是——媽,我爸這是干嘛?生意上出了啥大事兒?”王易佳端著茶杯又做的沙發上,挨著母親坐下眼睛不停在父親臉上找答案。

“你們聊著,我進房溫習功課”王易豪拿著書包往里走。

“小豪,你也長大了,該懂事兒了王仲坤側過臉看兒子,“你姐的事,不許你跟小源他們家提一個字兒,要因為你影響到你姐的終身幸福,你就不是我王仲坤的兒子!現在,進去吧!

王易豪聽了父親這句話,就知道這事挺嚴重,不由得為姐姐擔憂起來偷偷瞧她一眼,她卻在茫然地看母親的臉色,就弱弱地答應一聲,回房間了。

兒子進房間關了門,王仲坤才清了下喉嚨平靜地說:“佳佳,我知道你對小澤這孩子用情很深這孩子人品咱就不說了,爸今天要跟你說,你倆這事兒就到這兒為止,以后不要再來往了。

“爸,你這是干嘛?小澤人品咋了?昨天你們見面不還說得好好的?”王易佳越聽父親說話,越覺得事情復雜。

“現在撇開人品問題,我跟你媽的意思就是不同意你們來往!你記住這就行!”王仲坤說的很堅定,也不打算解釋。

“什么是撇開人品問題小澤人品咋樣我會不知道?我們倆從初中一年級就在一起,現在都九年了,你說他人品不行我會不會不知道?”王易佳也把臉板了起來。

“就是人品好也不行!你們就是不能繼續交往!”王仲坤虎著臉,情緒有些激動。

“爸,你咋不講理——”王易佳忽然就覺得父親變了,不再是以往那個處處以理字當先,家里單位都做表率的父親。

“佳佳,聽你爸的話,別再犟了他都是為你好!”半天沒說話的母親也開口了,而且是明顯向著丈夫,勸女兒順從。

“媽,你昨天不說我跟小澤很般配今天咋也變了?”王易佳愈發覺得事情不簡單,“你們到底從哪兒聽到說小澤的壞話?

“仲坤,你說這——”佳佳母親又把眼光落在丈夫臉上,不料他忽然站起來走到窗邊,不看那娘倆。

“哎,佳佳,是這么回事兒,”佳佳母親知道,要是不說明白,女兒這倔脾氣是不會乖乖聽話的,“今兒早上你走后,你們公司有個秘書打電話過來說是找你的你爸就隨便問了幾句,那女孩兒說小澤在公司這不好那不好,你爸最上火的就是他亂搞男女關系這——”

“媽,這是有人惡意中傷公司里的人找我咋不打手機呀?哪個秘書知道咱家座機號?”王易佳隨即推翻了父母心中關于帥小澤人品問題的想法對于誰打的這個電話,她此時沒心思細想,何況想也沒用因為任何一個知道她家號碼,跟她或者帥小澤不對調的都有可能打這種電話。

“就算這事情是假的,可你爸親耳聽到小澤媽和奶奶說話了,說他有絕癥活不了多長時間,娶你就是為老帥家傳宗接代!佳佳母親完全撇開剛才那段話,堅持擁護丈夫的決定。

“哪有什么絕癥?那是小澤小時候她們聽了一個道士瞎說,說小澤活不過二十四周歲,那都是迷信爸,你這覺悟,咋能信那種話”王易佳霎時就明白父母堅持不讓她跟帥小澤來往的原因,她也曾為這事糾結過,但那根本不能影響兩人相愛。

“不管是不是迷信,我跟你媽都不能眼看你往火坑里跳!啥也別說,你跟小澤就這么拉倒我寧愿你嫁個農民,小商販兒,也不能看你走那一步!這事沒商量!王仲坤心里一陣很亂,只是硬撐著滿臉的嚴肅表情聽完女兒的話后,他甚至有些同情帥小澤,同情那可憐的母親但無論真假,也不管什么迷信,他絕不拿女兒終生幸福做賭注。

“爸,媽,這是我自己的終身大事兒,讓我做一回主好不好?”看到父親的一再堅持王易佳也要崩潰了,只好哀求父母。

“佳佳乖,聽你爸的,旁的事兒可以由著你,婚姻大事必須聽你爸的!”佳佳母親安慰女兒,也是在提醒她事情已經成定局。

“你要真都覺得爸對不住你,非要跟小澤,還有個辦法兒王仲坤忽然扭頭緊盯著女兒淡淡地說“你可以到集上買包耗子藥往我飯里一摻,你的事兒我再也不會管了!”

這是王易佳長這么大第一次見到父親說話這么決絕,他目光里流露出的傷感不言而喻,那是從未見過的眼神嚇得她的心不由得一顫,慢慢低下頭心里萬般的委屈不敢再犟,她真不敢繼續激化父親的情緒,也從未想過的婚事會搞到這種進退兩難的地步。

不敢為難父母,也不甘心就此放棄追逐多年的愛情憋屈感在她心里的一再放大,讓向來堅強的難以承受。她盡量克制著不讓眼淚流出來,默默蜷在沙發里,下巴在膝蓋上,嘴唇咬得發青發紫血絲順著下巴流在褲子上,仍然一語不發。

過了一會兒,佳佳母親看父女倆都不說話,就建議丈夫把女兒送到大姐家住一段兒,等事情告一段落再回來。王仲坤同意了于是,沒收王易佳的手機,夫妻倆連夜把她送走了。并叮囑她冷靜地考慮該咋辦,最好設身處地的為父母家人想想,相通了再找媒人重新選對象。

王易豪等父母帶著姐姐離開一會兒,才悄悄跑出房間給好朋友帥小源家里打電話。

“喂誰呀?”接電話的是關愛紅。

“阿姨好,我是小豪!”王易豪盡量壓低聲音說。

“是小豪啊?小源去河灘——”關愛紅知道王佳豪是王易佳的弟弟,也知道他跟二兒子帥小源是好兄弟,對他也十分疼愛。

“阿姨,我想跟小澤哥說話”王易豪打斷關愛紅的話,“阿姨,快叫小澤哥,我有急事兒!”

“找澤妞啊?他哥兒倆一塊兒去的!”關愛紅此時也發覺王易豪的語氣有些不對勁,關切地說“是不是出啥事兒了?要不你掛了再打他手機吧?”

“阿姨,我不知道小澤哥號碼,也沒時間等”王易豪緊張地說“你告訴小澤哥,我爸媽不讓我姐跟他具體原因我也不清楚,他們已經連夜把我姐送走了讓他自己想辦法阿姨,我先掛了,讓往我爸知道就麻煩了!

“哎,小豪,你姐——”關愛紅沒說完,就聽到里面嘟嘟”“嘟嘟……電話斷線聲。

關愛紅又趕忙給帥小澤打了手機,把王易豪的原話跟他大概學了一遍。帥小澤也覺得事態嚴重,當即開車來到王易佳家里按了一陣兒門鈴,王易豪才出來又說了一遍剛才的話,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了并讓帥小澤盡快離開,等過幾天父母心平氣和了再來。

帥小澤離開后又打了幾遍王易佳手機,得到的只有關機提示。接下來的兩天,他的心都無法平靜猜測了多種原因,都被自己推翻,不明白她父母究竟因為什么理由不讓與他交往失去王易佳的那種危機感,讓他再次體會了吃不好,睡不好,心情浮躁的不愿搭理任何人。直到十號的深夜,高大銘打來電話讓他第二天出席訂婚儀式,他這才燒水洗了頭。必須重新收拾頹廢的心情,在兄弟們面前得撐著

六月十一號上午,還是新華商場旁邊的川韻人家酒樓,高家包下了整個一樓大廳。高家父子四人的關系囊括了鳳城工、農、商、政,包括教育界在內各方面頭面人物還有家里的親戚高大銘的這幫同學,再加上女方袁家也是大家族,所以整整安排了六十桌。

袁欣敏跟著爺爺奶奶、父母和伯父一家五口,近門親戚四十多人,進酒店被安排到左側幾張桌子。她和李嘉偷眼觀望,招呼客人的都不認識,還以為是帥小澤家找到專業司儀再看帥小澤、高大銘和那幫同學都在右側偏僻地方坐著,十幾人都向她笑著招手示意又仔細看沒看到王易佳,心想她大概知道兩人訂婚心情不好,所以沒來。

此時帥小澤心里也起了問號:怎么大銘訂婚還叫袁春富來?小敏和李嘉咋不跟我們坐在一起呢?有心問高大銘準新娘是哪位,這小子高興地到處亂竄,也沒機會單獨說話何況其他哥們兒都在暢所欲言,似乎沒人在乎這事,他要刻意問會顯得多事,也就喝著茶跟大家閑聊。

一輛紅色富康停在酒樓玻璃門旁邊,石忠從副駕駛開門下車接著開后門牽出一個六七歲男孩,男孩清秀的相貌吸引了帥小澤的目光,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石忠收拾的停當利落,深色長褲,白色橫條紋體恤烏黑的板寸發型,鼻梁上架著黑框圓形眼鏡,跟數年前見到少白頭倔驢判若兩人。再看駕駛位出來的女人身形高挑,長發披肩身穿淺橘色套裙橘紅色皮鞋,鼻梁上架著一副細框變色墨鏡手里拿著紅色手包正是高育紅,臉型和身材跟六七年前一般無二帥小澤不由得站起身向門口走了幾步,在一個圓柱旁邊站住眼睛著她從車旁往里走,步法還是那樣輕盈從容,還是那樣冷傲氣質。直到她進屋在大門右側高育笙老婆那張桌子背對他坐下。有人輕輕拉一下他的衣袖,才回過神尷尬地看著剛拉他的劉燁剛笑了笑,兩人一起回到座位,大家繼續聊天。

服務員開始調試擴音器,大概是儀式馬上要開始帥小澤電話響起,他低頭看是梁甜手機,就起身快步走到酒樓外面,接通電話聊了起來。梁甜先是匯報了幾天來公司里的瑣碎事,又告訴他美國總公司已經批復他們申報的方案,同意進一步實施接著說了昨天來了幾位英國客人,有事情要見帥小澤本人,聽說他出差在外就住在西安等。他讓梁甜安排好客人的食宿,并通知各部門明早九點半開會,他晚上就返程。

主持人說了幾句客套話請家長講話高育箏上臺后先感謝了各界朋友,愉快的宣布了兒子高大銘和袁欣敏正式訂婚主持人隨著喊兩人上臺交換信物——訂婚戒指。

袁欣敏立刻就站了起來,跟老爸嚷嚷:“爸爸,弄錯了咋是大銘啊?我不要跟大銘訂婚!

小敏父親瞬間感覺到腦袋大了好幾倍。仍耐著性子說:“小敏,你發啥神經呢?這么多客人,可不許胡說啊?”

短短幾秒鐘,女方家屬中引起了不小的躁動袁欣敏的爺爺奶奶母親大媽都站了起來,詫異地盯著她。連好閨蜜李嘉都搞懵了,她們倆一直在討論的都是帥小澤,這瞬間的變化讓她不知如何是好。

“爸爸,真的弄錯了我喜歡的是小澤,不是大銘,求你讓他們停住好嗎?”袁欣敏焦急地四處觀望,偏偏此時又看不到帥小澤的影子。

“住口!不許胡說!”小敏父親厲聲喝住女兒,眼珠都快鼓出框外不知道什么原因讓女兒做出這樣的反應,也沒時間仔細考慮,但這事要讓高家人知道可不得了。

袁欣敏哪里還能冷靜得下來,急切地望著老爸說:“爸爸,我真的沒有胡鬧,我一直以為要跟小澤——”

”!小敏老爸伸手給她來了一個響亮嘴巴,憤怒地說:“你還敢說?”

淚水瞬間袁欣敏眼眶涌出來滑過臉頰感覺臉上火辣的疼痛轉身向袁老爺子說:“爺爺,你幫幫我好嗎?我不要跟大銘訂婚,我要找小澤!”

這個時候,大廳里已經開始亂了高大銘本來已經來到臺前,看到這邊一亂趕緊跑過來他身后就是父親高育箏,二叔高育笙,高老爺子也跟來了眼睜睜看著袁欣敏挨巴掌,卻說不出半個字。

袁老爺子也是滿臉的愕然,既心疼孫女,也為這兩家人的顏面難過。他為難地說:“寶貝兒呀,不是爺爺不幫你,那天定日子還征求你意見了這幾天過去不說別的,都到這節骨眼兒了你再說不樂意,讓咱老袁家的臉往哪扔啊?

小敏母親焦急地在旁邊搓手,看著女兒再看丈夫紅的臉,吧嗒幾次嘴沒敢出聲小敏奶奶在旁邊也開始抹眼淚兒,不敢插話,因為這種場面不是她這種家庭婦女出頭的地方。

“啥都別說趕緊上臺去跟大銘換戒指!”小敏父親再次用憤怒的眼神袁欣敏,布滿血絲的眼睛顯示了他正處于盛怒狀態。

袁欣敏向后退了兩步,又把眼神投向旁邊的高大銘,留著眼淚哀求:“大銘,我,我求你了,你放過,過我好,好不好?我真的只喜,喜歡小澤一個我求你了!

“小敏,你咋不早點兒說咧你看這么多長輩,我做不了主啊”高大銘心里難受極了,本以為是個喜事,搞出現在這種狀況既同情她可憐自己,怪只怪自己不該癡心妄想,如今兩家人顏面掃地。

周圍站了不少人,卻沒有人說話小敏老爸看到高家的人站了不少,更是無地自容。

“小敏呀,我也不知道你們之間究竟發生了啥情況你盡管放心,高伯伯絕不會硬逼你訂婚你要找誰,就去吧,今天這事就當沒發生!你跟大銘以后還是好朋友,別哭了啊?”高育箏忽然站出來打破沉寂做為一個省級領導,事已至此他不得不放下顏面,打掉牙往自己肚子里吞。說著走到袁欣敏跟前親昵地拍拍她的肩。

“不行這事兒不能這樣拉倒!咋能讓她一個丫頭毀了咱兩家的顏面?”小敏父親上步橫在女兒面前,心想無論如何不能在高家面前弄的抬不起頭。

高育箏伸手拉住小敏老爸的胳膊,往窗邊走溫和地說:“兄弟,來來來,咱弟兄倆到旁邊聊聊孩子的事兒咱不能硬來……”

袁欣敏還在不停流眼淚,忽然被李嘉推了一下一看她正門口方向努嘴她瞬間明白,她要立即找到帥小澤,讓她帶著離開,哪怕跟家人斷絕關系也在所不惜想著連忙快步向大門李嘉緊跟其后再后面是高大銘、小敏母親、奶奶、大媽,稀稀拉拉十幾個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客戶端|小黑屋|聯系我們|《天馬》博客(tianmawx.com) ( 冀ICP備11025393號-6 )

GMT+8, 2019-8-14 08:10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云南11选5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