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網站已關閉,發表文章請點此處訪問天馬博客

《天馬》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投稿 公告
發揮你的特長,加入我們。
查看: 24|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收起左側

第七十章 忍著痛前行

[復制鏈接]

21

主題

27

帖子

978

積分

二星作者

紅豆
491
威望
2249
貢獻
2346
聽眾
7
好友
0
精華
0
注冊時間
2018-11-2
最后登錄
2019-7-7
在線時間
65 小時
性別
真實姓名
翟自明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6-17 09:19:22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帥小澤打完電話,把手機裝進口袋轉身往酒樓的玻璃門走,迎面看到高育紅從酒樓里面出來剛想過去打招呼,忽然看到她身子一歪,跌坐在地上。

他也顧不得考慮了,搶步跑到她跟前蹲下來問:“紅姐,你咋了?要不要緊?”

“啊?傻——帥小澤啊?你怎么——,我沒事兒,腳脖好像崴了,有點疼!”她先是一副吃驚的樣子。接著表情從意外到驚喜再到激動最后故作平淡。

想都沒想俯身把她抱起來,走到十幾步遠的花壇邊把她輕輕放到臺子坐好,然后低頭看她的腳,右腳高跟鞋鞋跟已經齊根斷掉。他蹲下身子把她的腳輕輕拿起來,脫掉皮鞋放在一邊,把她的腳放在他腿上,輕輕為她揉搓腳踝。

“傻瓜,別這樣,讓人看到了不好!”她輕聲說,感覺身子也震了一下,“對不起,我不該這樣叫你,你把我腳放下吧,疼一會兒就不疼了。”

“紅姐,我就是你的傻瓜我啥都知道了你讓小敏給我的毛衣,你讓二叔照顧我我知道你還在乎我,你知不道我這些年也一樣想你?”他仍然輕輕揉著她的腳,這些年的思念讓他百感交集。

“你——你真的還是我的傻瓜?你不恨我了?”她伸出手掌想撫摸他臉,卻在離他十幾厘米停住,眼睛緊盯著他逐漸成熟的臉龐。

他伸手捉住她的手腕,挪到臉上,讓她細膩的皮膚與臉貼在一起,感受她手掌心淡淡的溫度。激動的看著她說:“我就是你的傻瓜,從來沒變過,從來都是還有,傻瓜從來就沒有恨過小紅,從來沒有!

“對不起別,別這么說,小澤,一切都過去了沒有傻瓜,也沒有小紅我有自己的家,丈夫,孩子”她忽然把手抽回去,低下頭柔聲說“把我腳放下,好嗎?算老師求你!別讓我在你面前哭,好嗎?”她的身子又抖了幾下,幾乎要忍不住抱住他可那樣以來這些年所做的努力,都可能一朝盡毀包括她現在的家庭,孩子,也會影響他的家庭事業,甚至后半生。

“紅姐,我知道你在乎傻瓜,為啥還要裝冷淡?你該知道為了你我啥都不在乎!”他輕輕放下她的腳,靠近她盯著她的臉。

“求你了小澤,別再這樣說話了。我有家,有孩子,有丈夫而你,該有更好的生活”她說著忽然抬起頭,已然是淚眼迷離,“要想以后再看到活的高育紅,就別對我那么好你該好好的地自己的日子,善待你的妻子孩子,那咱還是朋友。

“紅姐,我沒有妻子,沒有孩子”他激動地說此時心里已經拋卻一切,什么事業王易佳袁欣敏,他耐不住狂熱的情緒。

“可是我有!你忍心破壞嗎?”她把臉側過一邊,不想讓他看到淚水。

“那,那好吧我,我走好了,我不打擾你的美好生活”他說著站起身轉身就走,幾乎聽見自己心碎的聲音。

“小澤!”她再次叫住他,“別怪我,好嗎?”她硬撐著站起身子,這次與他相見真的出乎意料,她真怕這輩子都見不到他了。

他連忙轉身,看到她身體傾斜眼看就要倒在花壇再次閃身到她跟前伸手攬著她的腰,身體和她緊貼著柔聲說:“不管怎樣,你都是我帥小澤這輩子最愛的女人,我到死都不會怪你!”

別說了,還讓我坐下吧你趕緊進去,讓人看到了不好!”她低聲心里多么渴望他能多抱一會兒,可惜現實不允許,不由得輕嘆口氣。

“不,我把你送去醫生那里擦點兒藥”他堅持,怎么忍心把她一個人留在外面。

“唉,算了,你還是扶我進餐廳吧,我讓他們給我找點兒紅藥水兒去”她妥協了,也是對自己的妥協她此時也希望跟他多貼近些,即使是短暫的兩分鐘,一分鐘,或者幾秒鐘。

他沒答應也沒拒絕,而是一換手,輕輕把她橫著抱在懷里,向酒店大門走去她沒有堅持,也豁出去了,哪怕丟人也愿意在他懷里多停留片刻。

兩人剛轉過花壇,迎面就看見袁欣敏哭著出來,身后有十幾個人跟著。

“帥小澤!你,你,你是個不折不扣的混蛋!”袁欣敏大聲罵到。眼淚又順著臉頰嘩嘩往下流。

“小敏,你這是怎么了?”帥小澤疑惑地看著袁欣敏,不知道他怎么變成這樣再看她眼睛盯向懷里的高育紅,連忙解釋:“小敏,別誤會,高老師——”

“你還有臉說?混蛋!”袁欣敏哽咽著轉身看到身邊的高大銘,一把拉住他胳膊說“大銘,不是要訂婚嗎?走,咱們接著訂婚去!我不想看到這個混蛋!嗚嗚嗚嗚……”拉著高大銘就轉身往酒樓里面走。

“小敏,別這樣咱們有話好好說行不行?”高大銘更加手足無措了。他知道袁欣敏是在說氣話,再看帥小澤還抱著姑姑站在那里,“小澤,我——”

“這婚你到底還訂不訂啦?”袁欣敏對高大銘喊道她真的很心痛,痛徹心扉的痛本希望帥小澤求助,可他偏偏這時候還抱著舊愛不放,真有些見誰都想罵的感覺,眼淚更是不聽使喚地湊熱鬧。

“好!我聽你的,你要咋我都陪著你!”高大銘豁出去了今天已經尷尬的難以形容,如今她還不依不饒,只好配她鬧到底反正橫豎都是愛一場,哪怕被老爸掃地出門也認了。

“把我抱起來!嗚嗚嗚嗚,到里面那個臺子上,接著交換戒指!嗚嗚……”袁欣敏再次哭著喊。

高大銘瞥一眼帥小澤,他還在那里看著,連句安慰話都不說,也不出言阻止。他輕輕嘆口氣,側身把袁欣敏抱了起來轉身往酒樓里面走她又迷離地斜了帥小澤一眼悲憤地喊:“嘉嘉,我的戒指!”

李嘉大聲答應,低頭對帥小澤說:本指望你救她,你竟然——真是個混蛋!”她清楚地知道,哪怕此時帥小澤把高育紅放下去攔住高大銘,袁欣敏一樣會跟他走。

“嘉嘉,高老師的腳崴了!”他這句話說過三分鐘,人仍然在原地站著,懷里仍然抱著高育紅他不是走不動,是滿腦子混亂搞不懂為什么袁欣敏哭著跑出來,為什么又要跟高大銘訂婚,高大銘本來是要跟誰訂婚的,為什么又抱著她進去,她讓李嘉拿的戒指又是什么時候準備好的。

高育紅本來掙扎的情緒也被剛才的事情搞的更袁欣敏很多年前就是的女朋友,怎么會跟大銘訂婚怎么又來找發脾氣?正發著脾氣又回去交換戒指,李嘉說指望又是為什么但不管里面發生什么,他都不能這么抱著她一動不動,石忠看見又該難過了,老爸看到又該多難堪。忍不住輕聲問:“你打算就這么站在這兒嗎?”

“啊?對不起,我被他們搞糊涂了咱們進去!”他說著抱著她走向大門進去后仍舊把她放在原來的椅子上,也沒理會幾個婦女異樣的眼神,慢慢地回到最初看的柱子旁邊。

沒有幾個人留意帥小澤,因為大廳里面的事情同樣讓大家震驚。高育箏剛跟小敏父親談過,到臺上用話筒向所有來賓致歉,說今天搞了個誤會,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只當是朋友間的聚會,酒宴將會照常進行。正滿臉賠笑說著,高大銘抱著袁欣敏又回來了,而且直接來到臺中間,說要繼續交換戒指高育箏也被整懵了,干吧嗒嘴說不出話。還是主持人見機行事,笑著說高省長剛才給大家開玩笑,袁欣敏和高大銘臨時演的節目把大家唬住了,現在訂婚儀式繼續進行。

這戲劇性的變化,讓高袁兩方面來到客人都轟然一笑,也著實捏了把汗因為這要是傳出去,整個鳳城都會引為笑柄,兩家家長都會因此顏面掃地。小敏父親本來都已經無地自容的想轉身離開,幸得高育箏規勸,才勉強忍住。袁老爺子和全家人都坐在那里長吁短嘆,忽然聽到那邊的喧鬧。再仔細這么一看,臉色也逐漸恢復再后來高育笙夫婦過來熱情地招呼,大家臉上也就逐漸露出了笑容。

酒席開始以后,高家父子都帶著妻子來回招呼客人,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尤其是陪著小敏父親的高育箏,可以說春風滿面不斷的向小敏父親爺爺敬酒,一口一個親家,儼然成了最近的親戚。袁欣敏坐在母親身邊臉色慘白,眼睛呆滯地看著前方,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她旁邊的李嘉心情也糟糕透了,連安慰的話都說不出來了。看看身邊傻子似得閨蜜,心里不斷生出絲絲的哀傷再望望東邊角落的帥小澤,他也是無精打采地坐著誰跟他說話都是呵呵一笑,誰來敬酒也都是呵呵一笑看不出有什么不高興,也看不出有什么高興的。能懂他的大概只有隔壁做的劉燁剛,因為他在不時提醒帥小澤,還為他夾菜。

酒席結束的時候,帥小澤跟大伙告別,說有急事連夜趕回西安他會讓小聰留在老家呆兩天,如果大家準備好回西安就打小聰手機。大部分人都認為他情系袁欣敏,不愿留在傷心地才急著走也沒勸他只是讓他路上開車注意安全。起身后他再次來到柱子跟前,遠遠看了幾眼高育紅卻意外地發現以前送給她的那條項鏈在小男孩脖子上面。心想既然是她的東西,愛給誰都是她的自由信步往外走再看袁欣敏,還在母親身邊坐著,還是不吃不喝李嘉看到他卻狠狠瞪了一眼,他輕輕搖頭嘆氣快步走出酒樓,開車離開。

往回走的路上,帥小澤又打電話給王易佳,還是關機他又打給母親關愛紅,讓她替收拾一下行李,他回去以后就往西安走,過幾天有空再回來。掛了電話,加速往家里趕到城北立交時又臨時決定到王易佳家里去一趟于是在老學校那條路右轉朝康城小區開去。

按了兩遍門鈴后,門開了佳佳母親開的門,見到帥小澤后先是一驚,隨即笑呵呵地說:“咦,小澤來啦?快,里面坐,里面坐!”熱情和初次見他時沒太大區別。

“阿姨,不好意思,打擾你休息了!”帥小澤往里走著勉強擠出幾絲笑容對王易佳的母親,跟對自己母親一樣尊重,只是不像在母親身旁那么隨便。

“小澤,坐,你媽身體好吧?房子蓋的咋樣了?”佳佳母親很隨意地聊著,還沏了杯茶放在他面前。

“謝謝阿姨,我媽還好,房子也按進度蓋著”帥小澤盡量讓自己平靜,不時往四下觀看,希望王易佳忽然出現。

佳佳母親不斷和他聊家常什么哪個窯廠的磚漲價哪個菜市場的稱不準誰誰家吃了米豬肉住醫院隔壁鄰居的小貓一窩生了四個顏色各不相同總之就是避開談王易佳的話題。時間不大,王仲坤從外面回來,跟帥小澤客氣幾句,就坐在旁邊抽著煙看電視煙味熏得帥小澤頻頻想咳嗽,都忍住了佳佳母親卻還是不厭其煩地說東加長西家短的雞毛蒜皮小事。再后來,王仲坤直接靠沙發背睡著,此起彼伏地打起呼嚕好在煙味漸漸淡了,噪音帥小澤還能承受

看著時針轉十一點半,帥小澤有些耐不住了輕輕咳嗽一下,打斷佳佳母親的話輕聲說:“阿姨,我今晚就走了,能不能讓我臨走見見佳佳?”

“見佳佳呀?”佳佳母親本來微笑的臉呈現出為難的樣子,看了一眼旁邊酣睡的丈夫說“小澤,阿姨不瞞你,目前不太現實佳佳前幾天跟她二姨媽去西鄉了說出來不怕你笑話,我這個二姐家隔壁有個男孩兒,長得很排場,打小就喜歡咱佳佳去年這孩子警校畢業安排在市局,非鬧著要二姐來撮合所以,二姐就把佳佳接過去讓倆人相了一面,大概是成了,也就沒說回來的事兒。

帥小澤當然不會相信她這些話,卻又不便多說再次笑著說:“阿姨,我只是想見佳佳一面,您可以當面看著,我說幾句話就走。”

“小澤,阿姨知道你是個好孩子可佳佳已經許人了,你也知道她也老大不小了,跟你耗不起那個孩兒隨說不像你這么有本事,可好賴也算個吃商品糧的,對咱佳佳更是一門心思地,肯定不會讓她受委屈再說了,那是俺家二姐保的媒小澤,你不會為難阿姨對吧?”佳佳母親還是滿臉笑容,“有一點兒你放心,阿姨還是把你當親侄子看,你弟小源跟我們小豪也跟親兄弟似得過陣子,一定給你介紹年輕漂亮有家底兒的姑娘,啊?

聽她這樣講,帥小澤就明白她是堅決不會讓他見王易佳了也沒什么好央求總不能等人家把話說絕了還是尷尬地笑了笑,輕聲說:“阿姨,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走了您要方便了就給佳佳帶個話,就說不管啥時候,小澤都希望她過的開心還有,我就是那輛永遠不變的公交車。”說完站起身子,看了看旁邊酣睡的王仲坤轉身往外走。

佳佳母親緊跟著往門口送,仍然樂呵呵說:“小澤,慢走啊?放心,阿姨保證給你介紹個好姑娘!”

“阿姨,不用客氣,我走了!”帥小澤說著轉身走向電梯間,按電梯下樓。

回到家后,關愛紅還坐在堂屋等他他簡單地跟母親說了王易佳的事,讓母親不要擔心,過陣時間他再去找她母親反過來安慰他,讓他安心工作,照顧好自己身體,婚姻的事要隨緣。

時針過了午夜十二點十分,帥小澤讓母親早點休息。他拿起行李出門,發動汽車,緩緩駛向村口。

車子上了高速,速度自然而然就上去了。他感覺心都快被風吹碎了,趕忙關上側窗和天窗。認真地看著車子前方腦子不由得回想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時候熱熱鬧鬧,又是想蓋房,又是打算訂婚幾天下來,房子雖然如期動工,可訂婚成了泡影以前總煩惱的兩個摯愛的女人,紛紛離他而去,如今再不必為難選誰意外地見到高育紅,也再次證明她依然是他的最愛,盡管只是淺聊幾句,盡管抱她時沒留住她身上的香味知道她仍然那么漂亮,知道她有家有愛人有孩子有幸福,也不能不說這是最好的安慰。

天窗外星光燦爛,他無心欣賞黑夜里兩邊的綠樹飛也似地向后跑去,他已不能回頭只是認真地看著馬路,認真地握著方向盤看著前方道路盡頭的微弱燈光,知道天亮后有事情等著他去做,也明白明天還有新希望就像黑夜過完就是白天一樣,無論如何,他都得積極的面對未來。

早上八點十分,帥小澤出現到辦公室門口微笑著路過的曼妮點頭打招呼,然后進房間坐在辦公桌前開始看堆積的文件夾,拿起筆在該簽字的地方認真地寫下名字,再接著看下一份資料。

咣咣咣幾聲敲門聲“帥總,你回來了?會議還有二十分鐘,你要不要喝杯東西?”梁甜出現在門口。

“哦?來杯泡沫吧!進來坐!”帥小澤抬起頭看梁甜,微笑著指指沙發,人也從椅子站了起來。

“咯咯咯,好啊”梁甜莞爾一笑,轉身對門外不遠的吧臺喊“小雯,拿兩杯泡沫到帥總辦公室!”說完輕輕來到沙發帥小澤旁邊坐下側臉看著笑而不語,率真的表情像個孩子。

“看啥?我曬黑了?”帥小澤在她身邊坐下,笑著說完,低頭看手里的文件。

梁甜靠近他一些,輕聲說:“沒有,覺得很久沒見你,想仔細看看!”

“呵呵呵”帥小澤干笑了一下,站起身取支筆,把文件上一行話圈了起來,又接著看。

一個文員把咖啡送過來,放在茶幾上笑著離開了。

“哎,你——晚上有應酬嗎?”梁甜低聲說。

“好像沒有”帥小澤說,眼睛沒離開文件。

“陪我看場電影吧?”梁甜說話聲音還是不大,眼睛看著他的臉。

“哦?”帥小澤覺得她今天有點異樣從洛杉磯回來幾個月,兩人都沒有單獨說過工作以外的話,“嗯,你安排吧回頭你讓征求一下各部門的意見,尤其是美國來那幫子,看有沒必要組織個集體活動像短程旅游,野外燒烤什么的,來了小半年也沒放松過。

“嗯,我一兩天就安排”梁甜輕輕一笑端起咖啡,呷了一小口說“王助理沒跟你一起回來是不是老家有事情沒辦完?

帥小澤猶豫了一下說:“讓人事部給記成出差,工資照發她手頭的工作暫時讓安小惠作,隔壁辦公室暫時空著,別讓任何人動她東西!

“知道了,你先喝咖啡吧我去準備一下,咱該到會議室去了,等一下叫小惠拿資料過來,你們往會議走”梁甜說著站起身往外面走去。

九點半,會議準時進行帥小澤和各部門總經理商量第二步計劃的具體實施步鄹由技術總監戴維斯設計部副總,與鵬程開發部楊總三人到計劃擬定的十個城市做初步踩盤。完了再由帥小澤和鵬程張副總裁選定具體地皮。廣告部要盡快聯系電視臺和導演,以及李嘉,帥小澤一個月內要見到廣告片。銷售部要盡快制定新的銷售計劃,并從上期銷售精英中選取各城市銷售負責人,為八月份十個城市全面銷售荷院做準備。最后帥小澤又督促設計部和技術部,抓緊成第三步計劃的圖紙和方案。總結上次丟圖紙的教訓,保密工作也被重視這次的圖紙和方案是分開放的,最后的組合工作會在他的個人電腦完成,然后進行加密向加州科思特總部匯報也會由他本人前往,中間任何人都無法接觸到完整圖紙和方案。
    開完會,帥小澤帶著梁甜和安小慧去酒店見英國客人。

在酒店二樓的咖啡秀,他們見到英國來到三男一女,年齡基本都在三十七八歲見面后先簡單介紹,對方先是一驚,然后客氣地握手。落座后,那位叫凱雯的女人說明了他們的來意他們分別是比其爾、達爾西、菲利克斯、凱雯,都屬于歐洲杰出建筑師論壇(LEAF)。杰出建筑師論壇獎年初成立,他們搜集了世界各地近期住宅商業樓資料,從中篩選出第一屆獲獎建筑其中帥小澤的鵬科荷院設計,獲得最佳單棟住宅提名他們此行主要目的就是采集幾張實景照片,帥小澤本人在照片簽字,并填寫參賽資料還說之前他們寄過公函,但沒得到回復。菲利克斯是倫敦仸瑞地產公司的設計總監,他此行還有一個目的,是邀請帥小澤參與他的設計團隊,參與他們公司阿聯酋迪拜的一個項目設計。

“梁主任,你告訴他們,拍照和填資料沒問題不管是西安還是其他幾個城市,咱都可以派人領他們去,至于那位先生的邀請——”帥小澤弄清楚他們的來意,覺得跟當前的工作沒有多大關系,笑著跟梁甜說讓她翻譯,“他的好意我心領了,你跟他說我對目前的工作待遇很滿意,沒想過要跳槽讓他再找別人吧!

“哎,你不考慮?倫敦仸瑞可是世界著名地產企業!”梁甜湊近帥小澤小聲說。

“呵呵,什么著名不著名,你覺得有哪家公司半年能給我兩千萬美金?秋季其他城市荷院要賣好了,至少還能弄兩千萬,這不是最好的工作嗎?再說我在這是行政總裁,跳槽跳個設計師?”帥小澤對于跟科思特公司的合作,可以說非常滿意。

“嗯,那好吧,那我就這么說了!”梁甜笑著說,她也不希望他離開本來她以為自己對男女感情無所謂,可自從認識帥小澤以后,漸漸開始依賴他,每次他出差幾天,她就莫名地失落,有時甚至會吃王易佳的醋,對以前交往的四個男朋友從沒有這樣的心理她輕輕咳嗽一下,微笑看著凱雯說:Kevin miss! Three Sir! My boss said, can take you to visit the 'lotus court villas' villa, five domestic cities have!Mr. Felix, my boss said,  was satisfied with present job, for your kindness can only say sorry!(凱雯小姐!三位先生!我老板說,可以帶你們參觀‘荷院’別墅,國內五個城市都有菲利克斯先生,我的老板說,很滿意現在的工作,您的好意只能說聲抱歉)

凱雯點點頭,然后看向菲利克斯他遲疑了一下說:Please tell your boss, I just invite him to do a part-time job, give some opinions on design, not force him to leave  current job。(請告訴你的老板,我只是邀請他做一份兼職工作,給一些設計上的意見,不是強迫他離開目前的工作)

梁甜點點頭,看著帥小澤說:“人家只是請你做兼職。”

“哦”帥小澤淡淡一笑小聲說:“兼職嘛,還可以考慮考慮,起碼得征求托馬斯的同意你告訴他,如果時間不長,不影響我正常工作,再有合理的費用,我會試著向公司試試申請。

“咯咯咯,你是不是就惦記賺錢了!”梁甜低頭笑著說。

“這話說的,一文錢難倒英雄漢再說賺老外的錢,也算為國爭光吧呵呵,不要白不要!”帥小澤笑著說。

梁甜報以甜甜的笑,用腳輕輕碰了帥小澤一下,提醒他不要當客人面前這么隨意然后微笑著看向菲利克斯:“Felix Sir! My boss said, part-time can consider, if there is a certain reward, he request Los Angeles headquarters for approval(菲利克斯先生!我的老板說,兼職可以考慮如果有一定的報酬,他會請求洛杉磯總部批準)

Oh, please tell your boss, to the united Arab emirates dubai and Britain's charges will be paid by us, the reward of his personal also is not the problem, I'm looking forward to his answer, thank you!(哦,請告訴你的老板,到阿拉伯聯合酋長國迪拜和英國的費用將由我們支付,他個人的報酬也不是問題我期待他的答案,謝謝你)”菲利克斯毫不猶豫地回答,說完又看著帥小澤。

“哦?這么痛快?”帥小澤還以為他們至少要商量一下或者打個電話匯報一下猶豫了一下說“那就這樣吧你再問他們是要拍西安荷院,還是其他城市,要在西安,干脆咱三個現在就陪他們去那個什么單子,你替我一填得了完了再請他們吃碗兒泡饃要是去別的地方,就讓威廉通知那邊的銷售人員接待,小惠帶他們去,行不行?”他說完把目光停在安小惠臉上。

“那我問問”梁甜說完輕輕一笑,又微笑著跟幾個人用英語交談起來。

大約一盞茶時間,他們商量好就近看西安的鵬科荷院

于是,帥小澤和安小惠在咖啡秀等著,梁甜陪四個英國人回房間拿了隨時攜帶用品七個人一起出酒店,由小聰拉著來到曲江池鵬科荷院小區。這里已經完全竣工,大部分開始交房,有些別墅已經交付使用他們到時,小區里人來人往,一派祥和景象。

售樓部經理認識帥小澤,親自領著他們在小區里轉悠從聯合別墅區,到小區中間的獨體別墅,再到荷花池走廊還有花叢中間的公共游樂設施區,仔細走了一遍,連地下車庫通道都看了。幾個英國人走著還頻頻地稱贊,對小區別墅構造和空間環境利用給出高度評價尤其是小區設計獨特的人車分流方式,幾人頻頻點頭表示滿意,達爾西拿著相機不時拍照。

從小區出來已經過了中午十二點,一行人開車到東大街了西安老孫家羊肉泡饃,參觀了鐘樓、鼓樓、北院門。回酒店時,帥小澤把他們送到房間門口,并安排小聰和安小惠第二天陪同四個英國客人去臨潼,把兵馬俑、華清池都轉轉。

這天晚上,帥小澤和梁甜到小寨西路的影城看電影,電影結束一起吃夜宵。梁甜本來還想到百貨公司轉轉,見帥小澤不住地打哈欠,就陪他回公寓了洗漱完喝了幾杯紅酒,他就坐在沙發上打起盹,她俯身把他吻醒,兩人擁著回樓上臥室。

接下來的時間,四個城市的鵬科荷院都相繼交房,第一期別墅小區畫上圓滿的句號帥小澤帶著安小惠威廉、艾琳一起,分別到包括西安在內五個城市的荷院項目巡視。帥小澤抽時間打電話給伍德·托馬斯,安小惠負責翻譯他認真地向老板匯報了近期工作安排,說了在老家蓋別墅的事,也說了和英國客人見面的事,征求他的意見托馬斯說這是他個人的事情,完全不需要向公司解釋,因為總公司相信他能夠勝任當前工作既然他問了,就以朋友的立場建議他放手去做,多接觸高層次專業人士,有助于他自身的提高。

袁欣敏訂婚后在家一天都待不住,心情郁悶的急于逃離老家,跟李嘉打過招呼,第二天就拿上行李走了,給老爸老媽都沒辭行,只是留下二指寬的一張紙條。到學校心情平復很多,愛情沒希望了,就寄情于事業,開始專心準備畢業論文;小敏老爸和高大銘都打過幾次電話,她只是隨便應付幾句,就以學習忙匆忙掛掉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客戶端|小黑屋|聯系我們|《天馬》博客(tianmawx.com) ( 冀ICP備11025393號-6 )

GMT+8, 2019-8-16 05:52 , Processed in 0.19287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云南11选5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