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網站已關閉,發表文章請點此處訪問天馬博客

《天馬》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投稿 公告
發揮你的特長,加入我們。
查看: 1497|回復: 5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收起左側

乙兒

[復制鏈接]

11

主題

27

帖子

1431

積分

駐站作家

紅豆
1292
威望
105
貢獻
817
聽眾
4
好友
2
精華
4
注冊時間
2018-3-3
最后登錄
2019-7-8
在線時間
228 小時
性別
QQ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8-3-3 19:51:11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乙  兒

  
  
1

  
  乙兒是一只城市雌性小家鼠。其實乙兒的祖先是生活在森林里的,是鼯鼠的近親,前輩們搬遷到城市來生活,是想接近人類然后通過人類來實現祖先遺傳下來的心愿。
  
  這是一個干凈美麗的小城,乙兒就出生在這個城市。和人類生活在一個城市里,沒多久,乙兒就對人產生了興趣。和其它的物種相比,人類有很多很多的奇怪之處。比如,他們能做出各種各樣的捕捉老鼠的器具,每一種器具都做得那么精巧、玄妙甚至是好玩兒。慶幸的是人們對老鼠還知之甚少,并很少注意,這樣乙兒就不用有過多的擔心了。
  
  一場小強度地震即將發生。地震給人類造成的恐慌與混亂對乙兒來說是個好機會,它做好了準備。
  
  一天早晨,地震在預期中發生了。本來這場地震的破壞力并不是很大,但人們卻把這種有限的破壞力放大了無數倍。商店關門了,工廠停工了,人們也不敢回家了。大街小巷搭起了無數的帳篷。政府對未來可能發生的事一無所知,面對不敢回家的百姓竟然一言不發。
  
  乙兒在人類丟棄和散落的物品中尋找著有用的東西。它東轉西看,轉來轉去,它來到一個垃圾箱旁,它敏銳地嗅到一種氣味,這種東西引起了它的興趣,那是人類的一種藥物。乙兒有些困惑,在所有生物中只有人能做出千奇百怪的所謂的“藥”來,卻只有人患有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的疾病。人類看似很聰明,卻并不知道藥物為什么能治病或者為什么要用藥物來治病。
  
  乙兒感興趣的東西在垃圾箱中的一個紙袋里。它避開其它的東西,終于找到了爬進去的路線。乙兒并沒有急于打開包裝,這種東西散發出來的氣味足可以讓乙兒知道它的成份與作用了。它需要用自己的身體來感知這種東西的作用,然后決定是否要把這種東西帶到家里去。
  
  正當乙兒興趣正濃的時候,一個焦急的孕婦匆匆向這邊走來。乙兒以為躲在紙袋里沒問題,沒想到孕婦找的就是這個袋子,她似乎有什么東西落在了袋子里。當孕婦抓起紙袋,乙兒想走已經來不及了。孕婦雖然瞪著眼睛住袋子里看,但袋子里東西多,她并沒有看到乙兒。她伸進手來在袋子里一通亂翻。突然她摸到一個毛茸茸的東西,心里一喜,這正是她要找的。原來,她的鑰匙不見了,到處找不到,這才想起剛才扔一個袋子。她的鑰匙上拴一個毛茸茸的假老鼠飾品。她拿出來,老鼠還在,可是好像少了鑰匙,當她仔細一看,隨著“啊!——”的一聲慘叫,孕婦臉色蒼白,渾身顫抖,癱軟在地。
  
  孕婦的家人手忙腳亂、大呼小叫,最后送往醫院。還好,醫院沒因地震關門。
  
  人沒什么大事,只是胎兒早產了。
  
  
2

  
  孩子雖然早產,但母子平安。醫生說,早產對大人和孩子影響都很大,由于搶救及時處置得當,目前看大人和孩子基本正常。又觀察了幾天,孩子很健康,家里人很快變恐慌為歡樂了。前幾天,一家人恨不得把“那只可恨的老鼠”剁成肉泥,現在光顧著高興了,那個話題也就暫時放在一邊了。
  
  在一段時間的精心照料中,母親身體開始恢復,孩子更是一天一個樣兒。全家人別提多高興了。
  
  孩子出生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給孩子起名字。就這個名字,全家人不知費了多少腦筋和周折,可最后還是拿不定主意。
  
  一天,孩子的爸爸在街上遇到一個算卦的。本來他并不相信這種席坐在路邊的邋遢先生,但無意間他與先生目光相對,對方的眼神卻一下吸引住了他。他蹲在先生的對面。看上去要飯花子一樣的先生,神態卻很矜持。
  
  “我生了個兒子,名字還沒選好。家里人想了很多,意見不一致。”簡單搭個話,他直奔主題。
  
  “這個并不難。”先生表現出了自信的微笑:“來,先說說你們起的名字,我聽聽。”
  
  “我姓王,我想管兒子叫‘王子’,大氣響亮,將來必成大業!”一說起兒子,一想到這個名字,他眼睛就放出亮光。“你看看行不行”。
  
  先生端詳著他,揣摸著他的心里。當然不能說“行”了,如果說“行”,這錢就掙不成了。
  
  “嗯,王子,這個名字不錯。但好名字也有缺點。”
  
  “怎么?什么缺點?”
  
  “名字太大容易壓人,就怕孩子承受不起。”
  
  孩子爸爸眼睛里的光亮馬上暗了下來。
  
  “這樣吧,”先生說,“我在王子后面再給你配上個字,既保持原名的高端大氣,又能防止名字太大克人,你看怎么樣?”
  
  “哦,好好好!”孩子爸爸立馬又恢復了精神頭。
  
  先生一看有門兒,開始盤算下一步。他拿出紙筆,寫了一個“2”字。他要從兩個字的名字與三個字的名字有什么區別入手開始分析。這個玩世不恭、窮困潦倒的算卦先生喜歡隨便編些瞎話將有求于他的人玩弄于掌股之間,再順便掙點酒錢。
  
  孩子爸爸接了個電話,回過頭看到先生在紙上寫了一個“乙”字。先生正在心里措辭呢,孩子的爸爸嘴里念叨著:“乙!乙……這個字挺好!”
  
  先生一時發蒙,本來心里的頭緒還沒理好,他這一叫念叨,反倒打亂了他。他楞了半天才恍然大悟,“原來他蹲在對面,把‘2’看成‘乙’了”。
  
  先生是見過世面的,表現的很鎮靜,順著桿兒就爬了上來:
  
  “起名字不能光好聽,中國人太多,好聽的名字用多了就俗了。有的家長把名字弄得很繁瑣很拗口,這只能給孩子帶來麻煩。‘乙’這個字超凡脫俗,不但好寫,而且有新意、不俗氣,將來當官了按筆畫排序時占優勢……”
  
  先生表面平靜地說著,心理卻吃了一驚。像這樣筆畫極簡極繁的字,一般是不在名字上用的,尤其是這個“乙”字,在古書上有很多的淵源故事,同時又是無心撞上了這個字,這里必有說道。
  
  孩子的爸爸高高興興地掏出錢來,準備付錢。先生則推辭:
  
  “算了,你的兒子將來宏圖大業,是個有大作為的人。這錢不收了。”先生嘴上這么說,心里想:“這個‘乙’字可不是我給你起的,也許是命中注定這個孩子非同一般吧。我游戲江湖幾十年,還很少遇到這事,騙點錢可以,但這錢我可不能要。”
  
  孩子的爸爸見先生堅持不肯收錢,也就算了。
  
  回到家和家人說起這事,爺爺奶奶沒說啥,媽媽心里感覺不滿意,說,聽到這個名字總是想起“孔乙己”。爸爸本來挺高興、挺滿意的,可孩子媽媽不愿意,這也不成啊。
  
  爸爸最終拗不過媽媽,最后,孩子的舅舅交際廣,幫助聯系了一位在省城非常有名氣的大師。
  
  這一天,孩子的爸爸、媽媽和舅舅早早開了小半天的車,風塵仆仆地來到了大師家。大師就是大師,家中的氣派不同凡人,門外豪車不斷更是印證了他顯赫的地位。原本預約的上午,但由于“貴客”不斷,他們一直等到傍晚。本來大師一天勞累想休息了,看他們等這么久了,心生慈悲,接待了他們。
  
  大師問明來意,先給他們上第一課:名字是不能亂叫的!關于名字的深奧學問不講清楚,怎么能稱得上大師呢?爸爸不甘心,說自己給孩子起個名字叫“子乙”。
  
  大師問:“你這‘子乙’是什么來歷”?
  
  子浩爸在家時振振有辭,此時卻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大師心里有了底:“你這名字有大問題,自古陽干配陽支,陰干配陰支,子為陽支,乙為陰干,二者不能相配。再說了,天干地支相配,只有天地可用,普通的凡人用這個當名字會出大問題。……”先生滔滔不絕,兩口子聽個暈暈乎乎。
  
  “你就說起個什么名字好吧”子浩的爸爸看天色已晚便插嘴道。
  
  大師看火候到了,話鋒一轉:“如果想借天地之靈氣,在天干地支中選一個字倒是可以的。子鼠、丑牛、寅虎、卯兔,子是地支的第一位”。大師問了小孩的生辰八字,又擺弄了半天手指頭:“這孩子是錦毛鼠轉世,用子字不錯。叫王子,大氣但有些膚淺。我再給你加一個字,‘浩’,浩然正氣,筆畫為‘十’,十全十美,將來必成大業!”
  
  幾句話下來,孩子的爸爸媽媽心里豁然開朗,心里甭提多舒暢了,隨后掏出了一個厚厚的信封呈上。
  
  大師心里也高興:“那我就不客氣了!”
  
  孩子的爸爸趕緊說:“哪里哪里,以后少不了登門拜謝!”
  
  當天回來已經半夜。第二天,爸爸媽媽雖然睡足了覺才起來,但還是帶有一些昨天旅途的疲倦。可孩子的爺爺奶奶對孩子的名字似乎有些不太上心。孩子的爸忍不住說:“終于給孩子起了個好名字——王子浩”!
  
  爺爺念叨著,說,還是叫乙兒好。
  
  孩子的奶奶嘴一撇,心里說:“王子浩,浩子王(耗子王),這孩子早產,生下來就分量小,像個耗崽子似的,偏偏又起這么個名字!”奶奶幾次想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一想是大師定的事,改不了反而憑添幾分晦氣,幾次話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
  
  當時起名叫“乙兒”的時候,雖然還沒確定,孩子的爺爺就天天地叫起“乙兒”來,即使到后來還忍不住經常叫孩子的第一個名字:“乙兒”。
  
  孩子開始懂事的時候,爸爸媽媽便告訴孩子:“你的名字叫‘王子浩’,小名叫‘子浩’。”
  
  “我不是叫“乙兒嗎?”
  
  “不是。”
  
  “那誰叫乙兒啊?”
  
  “是別人。”
  
  “別人是誰呀?”
  
  此時電視正在播放一個老鼠的動畫片,“嗯……,是只老鼠,有一只老鼠叫‘乙兒’。”媽媽隨口說道。(注意,本文中的乙兒是指那個小老鼠,而不是這個小男孩)
  
  
3

  
  自從那次地震以后不久,小區的各個角落里就被布上了老鼠藥。這些鼠藥都是那個早產的婦人弄來的,每一粒藥上都沾染著她的氣息。這些藥對乙兒并不構成威脅,但這里還生活著幾只另一種類的老鼠——傳統的家鼠,它們對鼠藥的辨別能力較差,因此不幸被毒死了兩只。乙兒看到這一切,它沒有悲傷,也沒有氣憤。乙兒沒有人類那么復雜的感情,所以在地震要發生時,它不會提前提醒人們,它也不會因為人們受災而幸災樂禍,雖然人類一直很仇視老鼠。一切順其自然,這是乙兒的處事之道。
  
  乙兒的生活是無憂無慮的,如陽光般燦爛。乙兒也最喜歡陽光。當陽光透進它的身體,它能感受到自身每個細胞的健康與舒服。陽光,也能幫助它把自己各個系統調整到最佳狀態,所以,乙兒是從來不會生病的。
  
  來自人類吵嚷的聲音引起了乙兒的注意。小區一處寬敞的樹蔭下,幾個人正在圍觀兩個下棋的人。
  
  乙兒不明白,為什么總有一群人喜歡在那擺弄幾個毫無用處的小木塊。后來才知道,那是人類在下棋。乙心想,說人類是一種奇怪的生物一點都不假。人從生下來就喜歡爭奪與爭斗。當他們找不到任何理由爭斗的時候,他們弄出一個偉大發明——下棋。本來沒有任何意義的棋子,被人們弄出無窮無盡的招術、套路與變化來,他們以這種形式無窮無盡地來分別著人與人之間的勝與負、成與敗。取勝的,得意洋洋、喜形于色;失敗的,垂頭喪氣,心煩意亂。圍觀者不自覺地參與其中,通過競技與博弈挑動著骨子里的喜怒衰樂等情緒。人類的大腦很發達,但他們的行為基本都是由著性子來的,即使那些看似理智的行為,其實也是由本性在支配著。
  
  乙兒遠遠地注意著他們。一個年輕的圍觀者情緒上升的最快,幾乎到了失控的地步。他不斷地幫忙支招兒,還對弱勢一方言語羞辱,贏得了圍觀人群的陣陣笑聲。輸棋的人是個長者,他本來就心浮氣躁,又被一個年輕人羞辱,臉上掛不住,便惡語相加。年輕人氣盛并不相讓,長者沒有討得任何便宜,一時沒忍住動起手來。年輕人雖然沒有使出全力與之爭斗,但也沒讓長者占到便宜。長者氣得臉色鐵青渾身顫抖。這時,長者的兒子來了,見老爸受辱二話不說抄家伙沖了上來。圍觀的人這時想勸解拉仗已經來不及了……
  
  當然,乙兒體會不到什么是“驚心動魄”。最后,兩人都受了傷,其中一個嚴重的已經倒地不動了,紅的耀眼的血液在不停地流著。
  
  嘈雜、救助、議論……漸漸恢復平靜。
  
  乙兒趁沒人的時候來到那一大灘血前,趁溫度尚在它嘬了幾口。乙兒喝這個可不是為了填飽肚子,人類的血液并不在乙兒的食譜上,除了很少有這樣的機會外,主要是因為人類的血其實是很臟的。今天,乙兒是為了得到血液中的某種東西。
  
  但讓乙兒沒想到的是,新鮮的人血在乙兒的身體里迅速發揮作用。憤怒、沖動、痛恨,好勇斗狠等這些乙兒從來都沒有過的心理情緒迅速占據了乙兒的腦子。它首先想起那個早產的婦女一家人。恨是什么?憤怒是什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人類的血液讓它決定報復人類。
  
  天黑以后,乙兒來到樓上一個通過管線的空間里。它先嗑開兩根電線的外皮,再把不遠處一個塑料水管嗑漏水,然后它來到子浩家門外躲了起來。不一會,整個單元停電了。隨后,就相繼有人家拿著手機當手電,吵嚷著出門來查看原因。乙兒趁機進入子浩家。
  
  今天的夜,靜得出奇。當人們都進入夢鄉的時候,乙兒則剛剛睡醒,它開始行動了。乙兒想著用什么辦法進行報復,它有很多選擇。乙兒盯住了那個孩子。小孩子的生理系統單純而又脆弱。
  
  室內已經關燈了,但乙兒并不知道什么是黑暗。它順著床腿爬到孩子的床上。它發現孩子雖然睡著了,但手里仍然拿著一個玩具小老鼠。再看他的身邊和桌上,有著各種各樣的玩具鼠。人類是敵視老鼠的,但這卻是一個喜歡老鼠的孩子。乙兒的心受到了觸動。
  
  孩子是人類中最純潔的。孩子的身體里沒有一點負面的、丑惡的東西,干凈得就跟老鼠一樣。乙兒想想自己的報復行為,忽然覺得有些羞愧:自己怎么連人都不如了?
  
  乙兒定了定神。人類的基因有著各種各樣的缺陷,人類的免疫系統十分薄弱,病痛幾乎伴隨所有人的一生。人都這樣了,還有什么可報復的呢?
  
  孩子的純潔感化了它。而且,乙兒要實現與人類的親密接觸,這個孩子是最好的選擇。乙兒從孩子的床上下來,它開始調整自己,有意識地排解由人血帶來的毒素。雖然費了很大功夫,但毒素還是被代謝出體外,乙兒身體輕松、心緒舒暢。憤怒、沖動、痛恨、報復等心理已經完全沒有了。
  
  面對著睡得甜甜的孩子,乙兒決定放棄報復。
  
  乙兒藏在一個垃圾袋里,第二天返回樓下回了家。血液中的毒素險些讓它忘了原來的目的。它開始調整好自己的狀態,開始分析和利用血液中有用的東西。
  
  乙兒低估了人的復雜性和危險性,這回它知道了:流淌在人類血液中的東西,是可怕而又危險的。
  
  
4

  
  時間過得很快,子浩已經會說話并能到處亂跑了。
  
  有一天,媽媽陪伴子浩玩耍的時候,他問媽媽:“為什么要用毒藥毒死那些可愛的老鼠呢?”
  
  “老鼠偷人類的糧食吃。”
  
  “我們家的糧丟了嗎?”
  
  “那倒沒有。老鼠有傳染病,鼠疫。”
  
  “有人得這病了嗎?”
  
  “沒有。過去好像有。”
  
  “別毒死老鼠了,媽媽,我還要和小老鼠玩兒呢!”
  
  “那可不行,老鼠可臟了。”
  
  ……
  
  媽媽的話,子浩并不相信,因為動畫片里的老鼠個個都是聰明淘氣的小可愛。
  
  終于盼到有一天,媽媽帶著剛從學習班回來的子浩回到小區,媽媽遇到了一個熟人不知道在說些什么,子浩有機會在小區內東跑西看的玩兒。他在一個墻角處忽然發現有一只可愛的小老鼠。其實這不是偶然,因為乙兒早就嗅到了孩子的氣息,它是有意出來見他的。
  
  “你叫什么名字?”子浩問。“你家在哪啊?你是不是找不到媽媽了?”
  
  乙兒知道,像子浩這樣對老鼠沒有敵意的人是很少能見到的。它沒有回答子浩,它也回答不了。
  
  “對了,你叫乙兒!”子浩記得媽媽說過有一只老鼠叫乙兒。
  
  其實老鼠是不需要名字的,但人類不行。如果人以及所接觸的各種東西沒有名字,那人類將無法說話、交流甚至是無法思維。但乙兒的交流與思維與人類卻是不一樣的。
  
  他們在一起并沒玩兒多一會,媽媽便叫他回家了。他們在一起玩兒的時間雖然短,但子浩極為高興。他把這只小老鼠當成了自己的朋友。
  
  自從認識了乙兒,子浩一有機會就找乙兒玩兒。這只小老鼠也確實很有趣,比如,子浩手里握一塊小餅干,另一只手是空的,他讓乙兒猜,猜中了就給它吃。乙兒每次都能猜中,但它并不吃乙兒給它的東西。
  
  子浩和乙兒玩躲貓貓,每一次都是子浩輸。子浩不知道乙兒猜東西、找東西為什么這么利害。他藏一枚硬幣讓乙兒找,不管他藏的多么隱秘,乙兒總是輕而一舉地就能找到。有一天,乙兒不但叼回了他藏的那枚硬幣,還叼回來一個古錢幣,子浩也不知道這是個什么東西,隨手放兜里當了玩具。
  
  玩游戲時子浩雖然總是輸給乙兒,但他還是很開心。
  
  
5

  
  這個年齡本來是玩樂的年齡,但子浩不行,因他要按照爸媽的安排去各種各樣的學前教育班。
  
  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子浩難得因為老師們有事而意外放了假,這一天將由奶奶帶他。奶奶帶孩子一般只有一個去處:樓下小廣場邊有個小亭子,老人們幾乎天天聚在那里,要么唱唱戲,要么嘮家常。這樣的地方按說不是小孩子喜歡的地方,但子浩平時安排的學習任務太多了,只要能玩兒,在哪他都高興。
  
  奶奶自然有她熟悉的人聊家常,她只是偶爾看著子浩別跑遠了。
  
  奶奶們的話題首先是誰誰的退休金高,而誰誰的少了。再說這疼吃什么藥,那又難受吃什么藥。然后再說誰家的孩子有出息,誰家的孩子不孝順。然后再說今天吃什么飯,明天做什么菜。說來說去,說到孩子早產這件事。
  
  一個老奶奶煞有其事地說:“孩子早產影響大了,那誰家的孫子就是早產,腦袋瓜兒不好使,班級成績最差了……”子浩的奶奶看著孩子,一絲擔憂掠過心頭。
  
  這個話題嘮完了,又嘮因果報應。這個繪聲繪色地講了一個“真事”。這個還沒講完呢,下一個搶過話題又講一個“真事”……
  
  就這樣爭來搶去,不知講了多少“真事”,但最終的目的就一個,她們用事實證明了因果報應。
  
  就在她們講累了、盡性了,想要散局回家做飯的時候,一個老奶奶突然說:“喲!你家孩子怎么了?”
  
  當大家跑到子浩面前,發現他口吐白沫,倒在地上。
  
  幾個老太太一陣亂叫,馬上來了幾個熱心人幫忙,又是叫車、又是通知孩子的父母……
  
  醫院給出的結果是——老鼠藥中毒。好在發現及時,沒有生命危險了。
  
  “都是你干的好事!”爸爸埋怨著媽媽。
  
  “因果報應啊,把自己的孩子藥著了!”奶奶也嘟囔著。
  
  “那藥可不是我放的,我放的藥早沒了!”媽媽說的確是事實。孩子的媽媽只放了一次,風吹雨打的早都沒了,后來也不知道是哪個好事者繼承了她的做法,定期就弄一些老鼠藥來放在媽媽弄來的那些藥餌盒里。
  
  原來子浩找乙兒沒找到,東翻西找地來到了墻角處。孩子很少接觸外面的世界,他看什么都新鮮,他雖然聽說過老鼠藥,但并沒見過。在孩子的心里,毒藥就應該是很丑陋、很嚇人的樣子。他看到一個小盒子裝的東西像是好吃的,便好奇地想嘗嘗什么味,結果就中毒了。
  
  按說這洗完胃恢復幾天就應該沒事了。但孩子一直有些指標不正常。
  
  又是一輪的檢查、化驗,等結果出來醫生會診。
  
  主治醫生輕描淡寫地對子浩的父母說“這孩子還有別的病,現在還不能出院,需要進一步治療。”
  
  “什么病啊?”家人焦急是問。
  
  醫生說:“主要是免疫系統也有一些問題。”
  
  這次住院時間不短,也沒好利索,但醫生:“出院吧,再養養。”
  
  孩子出院一段時間,病又犯了,再住院,治療。好了(其實并沒真好)出院。再犯,再住院。就這樣反復了不知多少次。
  
  醫生說,免疫系統有問題就是這樣,稍有不慎就會生病。
  
  
6

  
  自從那次鼠藥中毒以后,家里人基本不讓子浩再到小區里玩兒了。但子浩想乙兒呀,他便找機會偷偷把乙兒帶回了家,這樣就不用再磨著奶奶領著他下樓玩了。
  
  回家的第一天,子浩還給乙兒洗了個澡,因為媽媽說過老鼠臟。其實他不知道,老鼠是不需要洗澡的;不洗澡的老鼠也要比人干凈得多。
  
  子浩雖然有病,但對他的教育卻基本沒有耽誤。
  
  一天,子浩家大張旗鼓地搬運來一件重物——鋼琴。這是新任的音樂老師極力推薦的一款琴,當然,價格不菲。
  
  乙兒躲在子浩給它搭建的一個隱蔽的小窩里。房門打開了,它清晰地傾聽著搬運工們粗壯的喘息聲和腳步聲。這鋼琴上樓的確不是件易事,不僅是因為它重,關鍵是這樓道狹窄空間不足。其中一個搬運工已經氣喘吁吁,一只手就要把持不住。他把手往里一伸也不知抓住個什么物件,然后一用力,忽聽“咔嚓”一聲。“壞了”,搬運工心里一震。其他搬運工也聽到了聲音,但誰都沒吱聲。這是這一行的規矩,只要東家不知道,誰都不會多說一句話。
  
  鋼琴擺好后,調音師不久就來了。
  
  調音師的工作流程是標準的、表現是專業的,看著年輕卻很老道。他看到了琴中被弄的部件,這個部件很貴重,如果他說出來,這家就會以質量問題提出換琴。他想了一會,終于想出了將就的辦法。他弄完之后,還別說,能對付用。其實琴發出的聲音好與壞、準不準,常人是聽不出來的,調音師也未必都聽得出來。乙兒從這架鋼琴上散發的氣息感知到,音樂老師、琴店老板和這個調音師之間有著或遠或近的親緣關系。
  
  一段時間以后,子浩各方面都有進步,音樂方面也一樣。他參加了一個什么什么杯的大賽,拿回了一個獲獎證書,全家人高興得不得了。乙兒嗅到,那個大紅的證書上有頒獎的評委上完廁所沒洗手而留下的污跡。污跡中,混雜著音樂老師的氣味。不過,乙兒對其中的“關系”沒有一點兒興趣。
  
  其實乙兒對人類最有興趣的東西還是音樂。乙兒能聽到很多很多人類聽不到的聲音,在所有的聲音中只有人類的音樂最好聽,雖然人們弄出來的音樂還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
  
  子浩除了鋼琴還有別的樂器,每件樂器的音調都有誤差,差的少了,誰也聽不出來,有時差太多老師聽出來了,就調一調。乙兒不僅有敏銳的聽力,它還有超強的記憶力,子浩每次彈奏的差異,與原創彈奏的差異,它都一清二楚。如果乙兒長出人類般大小的十個手指頭,它完全可以成為讓人類望塵莫及的音樂大師。
  
  
7

  
  子浩的病已經住過幾次醫院了,但仍然是時好時壞。一家人越來越感到情況有些不妙。
  
  七大姑八大姨聚一起出主意,最達成一致:轉院!首先確定省城知名的醫院是哪個,大家很快就統一了思想。然后,通過什么關系找到權威的醫生以及最快捷的入院通道。最后還是孩子的舅舅:“這事我辦吧!”
  
  該找的人找了,該花的錢花了,因此過程很順利,但結果往往是人力所無法左右的。
  
  醫生說:“這是一種很少見的疾病,目前世界上還沒有太好的辦法,先住院治一段時間看看。”
  
  治療并沒有什么效果。不久,家里人就開始有了一個新想法:換一家醫院看看。從此,他們便開始了尋醫問藥的征程。在痛苦的煎熬中,他們消耗著有限的精力和財力。
  
  一個剛剛會說話會走路的小男孩怎么就治不好了呢?媽媽整天精神恍惚,爸爸整天東奔西走尋醫找藥或以酒澆愁,爺爺奶奶整天焚香磕頭……
  
  還是舅舅有主意:“不行,得到全國最好最權威的醫院去看看!”他托朋友找到了市里一個什么部姓張的副部長,他熟悉首都一個知名醫院的李主任。聯系好了之后,孩子的爸爸媽媽又燃起希望,便匆匆上路。
  
  找到李主任,說明是張部長介紹來的,李主任很客氣,掛號排隊當然都免了。看完原來的資料,又重新安排了一些化驗和檢查,事隔一天又來找他。醫院里人山人海,每個醫生都步履匆匆。他們度日如年一般等待著。一直到過了中午吃飯的時間,李主任才倒出空來。
  
  “這孩子得的是一種罕見的疾病,表現為免疫系統不正常,這只是初期癥狀,將來發展,全身各器官各系統都會相繼出現問題。這種病目前還是世界性難題,還沒有什么好辦法!”李主任開門見山。
  
  “這是什么病啊?”爸媽如五雷轟頂一般,兩耳嗡嗡響。
  
  主任說了一大串的名稱,文化淺的人根本記不住。
  
  孩子的爸媽本來燃起的希望瞬間破滅。到京城來,是他們的最后希望啊。孩子的媽媽幾乎暈過去。
  
  孩子的爸爸不死心:“李主任,能不能是跟老鼠藥有關系,這孩子原來……”
  
  “這種病的病因還不清楚。但我個人判斷,應該沒什么關系。”
  
  “可這么小的孩子,怎么會得這種病呢?不可能啊!”
  
  “你也能看到,我們醫院的患者都排不上號兒,什么樣的病人多大年齡的病人都有。現在科學技術還不夠發達,有些病還無法治療;有些病雖然找到了一些辦法,但也要因人而宜,效果也不能百分之百滿意;不論是有辦法的還是沒辦法,很多病我們都不知道病因是什么。……”
  
  “難道,僅僅是因為我們倒霉?”孩子的爸爸自言自語的時候,李主任已經忙他的去了。
  
  這時,朋友來電話了,問“已經聯系好李主任了,為什么沒去?”
  
  原來,朋友聯系的李主任,是這家醫院下屬分院的一個科主任,不是他們找的這個李主任。巧的是這個李主任前段時間正好有個部長和他打過招呼,說有個親屬要來看病。當然,這個部長,是首都的一個部長。
  
  朋友又找張部長,張部長又聯系李主任,李主任傳回話來:“你們找的那個李主任可了不得,他是專門給高級領導看病的,是國內國際上數的頂級專家!他看過就行,就不用我再看了!”
  
  “哈哈,你們的運氣可真好!這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著的待遇啊!”張部長對孩子的舅說。
  
  是啊,他們是幸運的,能夠得國內外頂級的專家親自給看病。但這種幸運在他們的不幸面前又有什么意義呢?
  
  
8

  
  春天的陽光透過窗簾照在子浩暖洋洋的被窩上。現在子浩不用按時起來去各種各樣的學習班了。每天睡到自然醒,連夢都比過去好了很多。
  
  子浩雖然得了絕癥,但他的病痛現在還不是很明顯,基本不影響他的玩樂,因此,他現在才真正過上了幸福快樂的生活。
  
  孩子雖然很高興,大人們卻每天度日如年般地煎熬著。這不,子浩的媽媽也病了,大毛病沒有,小毛病不少,醫生說,主要還是憂慮、悲傷造成的。
  
  子浩的爸爸心情也不好,總是與孩子的媽媽吵。今天早上,又無緣無故地與媽媽吵了起來,早餐也沒吃,便氣哼哼地上班去了。媽媽對早餐也沒有一點胃口。她倒了杯水,準備把昨晚準備好的中藥吃了。當她把藥拿到嘴邊時又放下了,她感覺不對。這藥里確實有一樣東西像老鼠屎,但多出來的這幾粒分明就是老鼠屎啊!她用手一捏,還很新鮮。她找出沒開包的藥,對照一看,確實沒有這種東西。
  
  “這一定是老鼠屎!”她感到一陣惡心,前天吃藥時也沒注意,不知吃了多少這種東西。
  
  她東看西找,思索著是不是家里進來老鼠了。按說現在的樓房是進不來老鼠的。找了半天沒什么結果,也只好作罷。開始忙著給兒子做飯。飯做好了,她來到兒子房間,突然看到兒子正在與一只老鼠嬉戲玩耍。她大吃一驚。這次雖然沒有嚇暈過去,但也著實嚇了夠嗆。
  
  原來,乙兒拉屎的時候總拉在垃圾桶里或便池里,但這兩個地方都很危險,一旦掉下去就麻煩了。一天,它嗅到女主人拿回來的所謂的中藥里有同類的糞便。乙兒想,既然你喜歡吃老鼠屎,我就把屎拉這里吧。想想乙兒就覺得有趣兒,人幾乎什么都吃,實在不能當食物吃的,就當做藥物吃。
  
  媽媽火急火燎地把爸爸催回來,爺爺奶奶也來了,全家總動員開始抓老鼠。子浩哇哇大哭,爸爸則不管不顧,翻箱、移柜、搬床……
  
  不管他們怎么努力,就是抓不到乙兒。爸爸氣急敗壞,狠不得把屋里的東西全拆了,看你還往哪跑!



  
  “別抓我的好朋友!”子浩的嗓子都哭啞了,不停是喊著這一句。
  
  媽媽和爺爺奶奶心痛孩子,就勸孩子的爸爸:“還是算了,孩子就喜歡小老鼠,就讓他玩吧。也不一定就能有什么傳染病。再說了,孩子都已經這樣了,還怕什么傳染病啊!”
  
  爸爸既累了,也是沒有辦法了,一聽他們也有一定道理,不如先這樣,以后再說。
  
  大人們出去了,乙兒回到子浩身邊。子浩一邊抽搐著,一邊撫摸著乙兒。當子浩的眼淚掉落下來的時候,乙兒品嘗了他的眼淚。不知道為什么,乙兒第一次被人類的哭聲所感染,當子浩的眼淚滲透到它的五臟六腑以后,它被打動了。從此,它把子浩當成了朋友。
  
  就這樣,子浩與乙兒繼續親密地在一起享受了較長一段時間的歡樂、幸福時光。
  
  一天早上,子浩突然大哭起來。原來,乙兒不見了!
  
  “一定是你們把它抓走了!”子浩一口咬定是爸媽抓走了乙兒。爸媽怎么解釋,子浩就是不信。
  
  沒辦法,爸媽帶子浩到樓下小區去找、去喊,還是沒有乙兒的影子。
  
  乙兒既然沒出來,就是不出來了,再喊也沒用。因為乙兒的聽覺是極靈敏的,別說你在小區喊它,只要子浩從家里一出來,他的喘息聲乙兒就能聽見。
  
  “行了,孩子,爸爸到寵物市場給你買一只。”
  
  “那能一樣嗎?乙兒可聰明可好玩了!”
  
  “也許它回家看它媽去了,它想媽媽了,等它看完媽媽,它就會回來找你的。”子浩也是哭累,聽媽媽這么一說,他感覺還有希望。
  
  
9

  
  按照醫生的囑咐,上周就應該去醫院復查、化驗、輸血了。但由于子浩的爸爸主管工作出現了事故,使他難于脫身。原來,他們單位的控制系統突然癱瘓,全線停產,這可是影響全廠生死存亡的大事故啊。設備的廠家、軟件系統的公司、供電設計公司都說自己東西沒問題。公司的老總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見他一次罵他一次,開除他都難解心頭之恨。子浩爸爸焦頭爛額,哪里還顧得上家里的事。但找了好幾天也沒找到事故出在哪了,更沒找到會處理的人。可巧,一個同事常常提起自已那個不愛學習讓人操心的已經上了高中的兒子,偶然到單位來遇到了這事。他打開機器,敲了幾下鍵盤,改了一個字符,一切神奇般恢復正常。
  
  其實有些問題如果你明白,解決起來是極簡單的。
  
  今天是周一,媽媽嘟囔著要今天去,偏偏爸爸今天又有事不想去,于是你一句我一句地吵了起來。
  
  “去去去,不知道你急的是啥!這狗屁的醫院根本就看不明白孩子的病,白搭那冤枉錢。再說了,這周一醫院人太多了,再等一兩天就不行啦?”上周事故的調查和處理還沒有結果,公司說不定怎么處理他,他正煩著呢。
  
  “給孩子看病的錢你也心疼,你還是人不是人啊?”
  
  “別胡攪蠻纏不講理啊!”
  
  “到底誰不進理啊?非要借個車,人家還有事了,打車去不行啊?”
  
  “行啦行啦!今天去!”爸爸沒辦法,推了單位的事。
  
  果然,周一的醫院,比自由市場還熱鬧,每個環節都得排隊。
  
  “回去吧,等結果出來看看。”當疲憊的父母聽到醫生說這句話時,小半天的時間已經過去了。
  
  隔了一天,媽媽從醫院回來說,單子弄錯了,還得去重來一遍。沒辦法,第二天又去醫院,又是小半天排隊,樓上樓下地奔走。好在這次不用付款了,人也比周一少一些。
  
  單子出來了,還是有問題,問題就是沒查出孩子的問題來。爸爸氣得破口大罵。
  
  醫生倒是很有耐心和修養:“你家孩子的這種病,是一種極少見的病。檢驗的器具和藥品也是極少用的,這樣就很難保證結果不出問題。最近采取什么新的治療方案沒有?或是,用什么藥沒有?”
  
  “把錢退了再吧。”爸爸沒好氣地頂了醫生一句。
  
  醫生只是笑了笑——這個不用解釋,無論哪個醫院都沒有退錢的習慣,即使病人死在醫院里。
  
  “那,這樣。我們這就要新進一批新的檢驗器具和藥品,到時你們再來。這期間,如果你們方便,可以到更權威的醫院檢查一下。”
  
  “得!這狗屁醫院就是白耽誤時間。”爸爸心里罵著。
  
  孩子的病不僅花光了家里的積蓄,還欠了一些債。但為了孩子,他們將不惜一切代價。這不,他們又厚著臉找親戚朋友借了些錢,又來到京城,厚著臉、壯著膽來找那位李主任。對于李主任來說,只要是原來看過的病人他都要負責到底的。
  
  他們到的當天就進行了檢查和化驗,然后告訴他們第二天上午十點來。你看,京城的醫院就是快,效率高。
  
  他們就近找了住的地方。第二天早早到李主任門口等候。
  
  十點左右,李主任把他們叫了進去。
  
  “最近吃什么藥了?”李主任一邊看著檢查結果,一邊問道。
  
  爸爸媽媽數著那些藥名,一口氣說了五六種還沒說全。然后,爸爸又想起一個,一會媽媽又想起一個來,加一起十多種藥。但這些藥都是些增強免疫的藥和營養藥并沒有什么特殊的藥。
  
  “很奇怪。”主任說。
  
  “怎么了?”
  
  “這種病,目前還沒有被治愈或是自愈的案例。但從檢查指標上看,這孩子已經好了。”
  
  李主任觀察著孩子,不時問問這問問那,然后很肯定地說:“從目前的癥狀看,這孩子是正常的,再觀察觀察,很可能他已經恢復健康了。”
  
  “怎么可能?真的嗎?”夫妻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們又拿出家鄉醫院的檢查結果給李主任看。李主任說:“他們的檢查沒問題,和我們這的結果一樣。”
  
  “可他們說檢驗儀器出問題了。”
  
  “孩子的檢驗結果和有病的人不一樣,但和正常人也不一樣,所以他們不敢相信這個結果,以為自己出了問題。”
  
  “可是……可是……”夫妻倆個不知所措。難道這惡夢般的經歷就在不知不覺中突然結束了?
  
  “有件事和你們商量一下。”李主任說道。
  
  “好,好啊,您說。”夫妻倆一時還不適應這意外的結果。
  
  “凡事都是有原因的。孩子得的這種病,目前我們既不知道原因,也沒有治療方法。這孩子能夠痊愈,是我們深入研究這種病最好機會,我們希望得到你們的配合,當然,我們會適當給予一定的補償。”
  
  “行行行,沒問題!”李主任說什么他們都能答應。
  
  李主任安排人給孩子建了檔案,留下相關資料,又抽了孩子的血等一系列的東西,并留下了聯系方式。
  
  一家人在京城高高興興地玩了兩天,這種快樂時光是過去從未有過的。
  
  
10

  
  一家人回到家,少不了一番歡聚。
  
  舅舅說:“還是人家知名醫院的專家有水平。”
  
  爸爸說:“找時間我得祭拜祖墳去,祖上保佑啊。”
  
  媽媽說:“還是哪種藥吃對了,起作用了。”
  
  奶奶說:“是我天天燒香磕頭有效果,不信因果可不行。”
  
  爺爺說:“是我孫子自己有福份。要不,就是醫院壓根說的就不對,他根本就沒什么病。現在的醫院啊,我信不著他們!”
  
  子浩說:“是乙兒幫我的結果。我要找乙兒,給它送好吃的去!”
  
  “乙兒怎么幫你了?”大家問。
  
  “反正就是乙兒幫我了,只要和它在一起我就舒服。”
  
  “老鼠從不生病,難道它真能幫助生病的人康復嗎?既然連它拉的屎都可以幫人治病,也許,真的能吧!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除爺爺奶奶外,最后連舅舅也認可了這個觀點。
  
  “你別惡心人啊!那藥只是像老鼠屎。”媽媽搶過話頭,佯裝生氣的樣子,心里卻一直是喜滋滋的。
  
  “誰惡心你啦,那味中藥就是老鼠屎,別看名字好聽,不信你查查。哈哈……”
  
  反正孩子的病好了,吃屎她心理也舒服。
  
  第二天,媽媽把布置在小區里的老鼠藥全部收回沖進了下水道。爺爺奶奶還經常在小區的角落里放一些吃的東西,他們怕小老鼠們餓著。
  
  全家人又選了個良辰吉日,一起祭拜了祖墳;然后又找了個有名的寺廟,磕了頭、燒了香、還了愿。
  
  不久,京城的李主任傳來消息,說子浩的病確實是痊愈了。孩子不但過去的病痊愈了,他的免疫系統要比平常人強很多,而且顯現出平常人根本不具備的自我修復能力,甚至連基因都能自我控制與修復。同時,希望家長帶孩子在近期再去一趟京城。
  
  家里人又是一陣歡喜。這段時間子浩確實變化很大,他不但更聰明、更活潑、更懂事,而且聽力和記憶力極好,不管學什么速度極快。比如在音樂方面,即使很難的曲子他聽兩遍就能記住,練幾次就會彈奏了。
  
  爺爺說:“這是我們老王家的希望啊!”
  
  后來,李主任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這孩子,也許是人類的希望。”
  
  
11

  
  乙兒已經老了,雖然它才在這個世上生活了幾年,但由于鼠類的新陳代謝是極快的,如果按心跳的次數計算,它已經相當于一個人五百歲以上的年紀了。
  
  最后,它要抓緊再生兩批孩子,所以它沒時間再和子浩玩了。它現在生的孩子大腦要比過去更發達,體型也要比過去稍大一些,同時它也把自己的心愿遺傳給了孩子們。
  
  乙兒明白,鼠類未來的出路只有一條:要么學會人類的創造能力以此主宰世界,要么通過控制人類來主宰世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649

主題

1517

帖子

1萬

積分

站務人員

紅豆
11842
威望
9596
貢獻
11907
聽眾
30
好友
86
精華
1
注冊時間
2018-1-30
最后登錄
2019-7-20
在線時間
2710 小時
性別
QQ
沙發
發表于 2018-3-3 20:47:37 | 只看該作者
  作品從開始就牢牢抓住讀者的閱讀興趣,讓我一口氣讀完,很是過癮。  
  我癡癡地閱讀作品,竟模糊了鼠的眼光和人類的思想之間的界限。  
  作者似在表達一種宿命,一種因果報應。  
  作者對這種宿命和因果報應的反思不是立足于個人的角度,而是站在整個人類的高度。    
  既讓人反思,又具有可讀性的作品是好作品。  
  佩服作者。  
  期待您的更多佳作。

站長微信
掃一掃即可獲得幫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1

主題

27

帖子

1431

積分

駐站作家

紅豆
1292
威望
105
貢獻
817
聽眾
4
好友
2
精華
4
注冊時間
2018-3-3
最后登錄
2019-7-8
在線時間
228 小時
性別
QQ
板凳
 樓主| 發表于 2018-3-4 11:29:17 | 只看該作者
皇島 發表于 2018-3-3 20:47
  作品從開始就牢牢抓住讀者的閱讀興趣,讓我一口氣讀完,很是過癮。  
  我癡癡地閱讀作品,竟模糊 ...

謝謝鼓勵,這將是我沿這條路走下去的動力。說實話,我第一次寫小說,也從未涉足這個圈子。新兵中的新兵,希望給予指導和幫助。
靜者心多妙,飄然思不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649

主題

1517

帖子

1萬

積分

站務人員

紅豆
11842
威望
9596
貢獻
11907
聽眾
30
好友
86
精華
1
注冊時間
2018-1-30
最后登錄
2019-7-20
在線時間
2710 小時
性別
QQ
地板
發表于 2018-3-4 18:11:56 | 只看該作者
思不群 發表于 2018-3-4 11:29
謝謝鼓勵,這將是我沿這條路走下去的動力。說實話,我第一次寫小說,也從未涉足這個圈子。新兵中的新兵, ...


您一定有扎實的基礎,不然寫不出這樣的文章。
大家在交流中提高。

站長微信
掃一掃即可獲得幫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0

主題

1

帖子

3

積分

一星作者

紅豆
2
威望
0
貢獻
0
聽眾
2
好友
0
精華
0
注冊時間
2018-3-28
最后登錄
2018-3-28
在線時間
0 小時
性別
5#
發表于 2018-3-28 06:41:59 | 只看該作者
寫的很好,讓人思考的地方很多,有思想性的文章,向你學習。不過把老鼠屎寫成藥,太脫離現實,看著心里也不舒服,建議改一下就更好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1

主題

27

帖子

1431

積分

駐站作家

紅豆
1292
威望
105
貢獻
817
聽眾
4
好友
2
精華
4
注冊時間
2018-3-3
最后登錄
2019-7-8
在線時間
228 小時
性別
QQ
6#
 樓主| 發表于 2018-3-28 07:42:36 | 只看該作者
      謝謝您的鼓勵,我是個新兵得身您學習。不過,那個老鼠屎并不是虛構的,真的有一味中藥叫“五靈脂”就是老鼠屎。人類吃的藥各種各樣,千奇百怪,不乏一些讓人反胃的東西。這也是應該人類反思的,為什么人的免疫系統這么吹脆弱。希望科學發展了,能找到好的辦法解決。
靜者心多妙,飄然思不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客戶端|小黑屋|聯系我們|《天馬》博客(tianmawx.com) ( 冀ICP備11025393號-6 )

GMT+8, 2019-7-28 09:28 , Processed in 0.140624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云南11选5网上投注